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偷香高手 > 第2245章 提前上演
    回到南宋行館房間,宋青書倒頭就睡,直到第二天薛寶釵一直見不到他,便跑來砰砰地敲門:“都什么時候了,還不起來么?比賽快要開始了。http://www.tqtrv.com.cn/20/20651/

    敲了很久門都沒動靜,要不是從中原一點紅口中得知他在房間里,恐怕她早已破門而入了,過了良久房門才被打開,

    注意到對方一對黑圓圈整個人有氣無力的樣子,薛寶釵嚇了一跳:“你怎么了?”

    宋青書打了個哈欠:“可能沒睡好吧。”

    薛寶釵一臉狐疑:“你昨晚不是很早就回屋睡了么?”

    “是么?”宋青書訕訕一笑,“可能是最近發生的事太多了,再加上水土不服,昨晚一直失眠,很晚才睡著。”

    掰著指頭算一下,這段時間基本上每天都沒停過,要不是他有歡喜-禪法護身,換作其他再強壯的男人,恐怕早已成藥渣了。

    “你馬上就要比試了,這種狀態怎么行?”薛寶釵不禁眉頭大皺。

    一旁路過的薛蟠忍不住笑了起來:“妹子你還真把他當回事啊,今天面對的是遼國南院大王蕭峰,他哪怕狀態再好也沒戲。”

    薛寶釵這才醒悟過來,也忍不住撲哧一笑:“不錯不錯,是我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因為他一路走到這一步了,覺得放棄有些可惜。”要知道之前她的期望只是能小組出現就行,到時候回臨安也好有個交代,不至于被人當笑話,誰料想他也不知道踩了什么狗屎運,竟然一路過關斬將到了半決賽。

    對于薛蟠的話宋青書也沒放在心上,知道他并沒有什么惡意,只是損友之間互黑而已:“那可不一定,萬一我能晉級呢?”以蕭峰的實力,還真沒什么取巧的法子,只能展露一下武功了,幸好之前也有所鋪墊俠客島的事情,對薛寶釵她們來說也不會那么突兀。

    “你能打贏蕭峰?你要是能贏,接下來一年去喝花酒的錢我都包了。”薛蟠哈哈大笑起來。

    宋青書臉色一變:“可別,喝花酒別找我!”開什么玩笑,自己家里這些都已經讓人忙得夠嗆了,哪還有心思去什么青樓啊。

    薛蟠還想再說,已經被一臉黑線的妹妹揪著耳朵拖到一旁了:“你自己去那些骯臟的地方也就罷了,為

    什么還要帶壞寶玉!”

    薛蟠可謂是欲哭無淚:“我帶壞他?這丫一肚子壞水,比我會玩多了。”

    很快一行人來到校場之中,盡管如今比試的人數越來越少,但觀眾的熱情卻越來越高。

    “蕭大王,蕭大王……”

    宋青書一踏進校場就聽到山呼海嘯的呼喚著蕭峰,除了讓他好好教訓自己這個濫竽充數的人之外,喊得最多的口號竟然是把他打出屎來?

    循聲望去,果然看到無雙城那邊獨孤鳴在那里上串下跳,想必這個口號是他煽動起來的。

    邊上的薛寶釵拉了拉他的衣袖:“等會兒上臺后就認輸,免得真被打出……那我可不理你了。”

    宋青書無語道:“人家蕭峰是正人君子,怎么可能下手那么重。”說完過后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味啊,這樣說起來自己把獨孤鳴揍出屎來就是卑鄙小人么。

    最后在千呼萬喚之中,宋青書還是先上了臺,迎接他的是一陣陣噓聲,他也不以為意,依舊云淡風輕地站在上面。

    耶律南仙、李清露這些看到了,心想宋郎這份氣度就是不一般,但落到其他人眼中,卻是覺得他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接下來一群人又高呼蕭峰出場,可始終沒有見到蕭峰的人影,大家往遼國的方向望去,只見耶律齊此時也焦急地看著校場口方向,很快一個遼國武士急匆匆趕來交給他一封信,他看到過后臉色數變。

    最后無奈上臺告之蕭峰已經獨自離去了,原來昨天和游坦之一戰,勾起了他聚賢莊一役的回憶,情不自禁想念起阿朱來,更何況他對娶什么西夏公主根本不在意,再留下來也沒意義,便留書作別。

    得知蕭峰走了,場中響起陣陣遺憾的嘆氣,不過緊接而來的是更洶涌的憤怒,憑什么,臺上那個狗屁不懂的紈绔子弟竟然一路幸運地晉級決賽了?

    “怪我咯?”宋青書聳了聳肩,他也沒料到蕭峰竟然會不辭而別,本來還以為今天要有一場大戰的呢,畢竟昨晚李清露可是百般威脅他,一定要比武奪魁給她漲面子。

    “不要逼臉!”不少人被刺激得不行,氣得沖上擂臺要打他,畢竟在他們看來,這里面隨便找一個人都能把他

    按在地上摩擦。

    幸好一品堂的高手早就在擂臺附近防備,攔住了那些人,段延慶急忙將臺上那個招人厭的家伙轟了下去,媽的,每次都是你這里出幺蛾子,讓我們一群人給你擦屁股!

    接下來趕緊讓另一場比試開始來轉移注意力。

    “恭喜你!”待宋青書回到座位后,薛寶釵眼睛笑得如同月牙兒一般,哪個女人不想意中人更本事,她可不管對方是怎么取勝的。

    “謝謝。”宋青書忍不住看了薛蟠一眼,只見對方目瞪口呆:“你這狗屎運也太好了吧,我怎么就沒有這樣的運氣!”

    薛寶釵直接無視了凌亂的哥哥,湊到宋青書身邊問道:“寶玉,你說上面兩人誰會贏?”不知道為何,她忽然覺得對方的話很有一種信服力。

    看著虛竹和旭烈兀,宋青書沉聲道:“如果沒什么意外的話,應該是虛竹取勝,旭烈兀就算雙手持槍,可畢竟行動不便,虛竹武功太高,又有了防備,可不會像之前陳家洛等人一樣。”

    可事情就是這么讓人意外,虛竹上臺后說道:“阿彌……咳咳,我冥思苦想,實在想不出破解王爺火槍的辦法,所以這次認輸。”要是開打后再假裝不敵未免太損少林的威名,索性一開始就認輸還能留下大度的名聲。

    “又一個認輸?”所有觀眾都傻眼了,沒料到今天兩場半決賽都這么戲劇性地結束。

    “也難怪了,火槍的威力那么大,觸之非死即傷,這小和尚也算是明智,更何況還容易得罪強大的蒙古。”大多數觀眾都是這樣的想法。

    唯有少數真正的高手眉頭暗皺,因為他們都看出虛竹取勝的概率很大,怎么會直接認輸呢。

    西夏這邊也沒料到今天比賽就這樣結束,一個個也有些發蒙,結果臺下觀眾也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反正今天一場都沒打過,不如直接開始決賽了。”

    “對對對,一槍打死那個不要逼臉的。”

    “可他運氣這么好,萬一等會兒上臺了對手又出現什么意外了呢?”

    “媽的,他要是能奪魁,老子從此不喝酒了!”

    “加一個,老子從此不碰女人了!”

    ……

看過《偷香高手》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四川金7乐 海南飞鱼 河北十一选五 河北11选5 新浪体育国内 华体网即时赔率 nba比分数据 幸运农场 快速赛车 皇冠即时指数比分 500万彩票网即时指数 七星彩 北京十一选五 体球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山西快乐10分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澳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