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乘龍佳婿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殘局
    眼見柳楓帶著兩個內侍上前“恭請”皇后回坤寧宮,皇后雖說面色變幻連連,最終還是強自鎮定地轉身而去,裕妃這才收起剛剛那張揚的做派,凜冽的氣勢,垂下眉眼,重新變成了往日里那個內斂溫和的宮妃。

    而永平公主親眼看到母親三言兩語將皇后逼得進退失據,而后又信口雌黃鑄成大錯,她只覺得一顆心怦怦直跳,可皇帝開口說出來的話,卻讓她一顆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要抓皇后的錯處,以你的聰明,能想出一千個一萬個法子,何苦這樣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讓她把當初那血淋淋的舊事重新揭出來,你難道就好過,明月難道就好過?你不為自己著想,也為明月想一想!不忿她興風作浪,你大可以來找朕又或者太后要公道!”

    “皇上言重了,臣妾乃是永和宮之主,富貴已極,并不在乎別人的詆毀,但明月云英未嫁,臣妾卻看不得被人質疑身世之后,又誹謗她的終身大事!更何況,宮外瑩瑩和張壽何其無辜,居然連那樁已經快要水到渠成的婚事也要被人拿來非議!”

    “臣妾忍了十六年,本來今天想要豁出去出了這口惡氣,但既然被明月攔住,我不是不能繼續忍下去,但既然如此,至少要嚇一嚇她!如果皇上來得再晚一些,我也許會真的把劍架在她脖子上,讓她自己承認是外頭那些事的主使!”

    永平公主終于倒吸一口涼氣。她再也不敢讓裕妃繼續說下去了,慌忙上前擋在了母親跟前,低頭謝罪道:“父皇,母妃只是一時氣急,所以才行事沖動,她都是為了我。至于母妃引得皇后指斥當年舊事,那也是因為皇后一直都是這么在后頭誹謗我們的!”

    皇帝看看裕妃,再看看永平公主,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母為子則強。朕不想多說什么。張壽是個不錯的兒郎,但不論有沒有婚書,既然是瑩瑩……”

    沒等皇帝把話說完,永平公主就斬釘截鐵地說:“張壽和朱家有沒有婚約,那是他和朱家的事情,和母妃和我都沒有半點關系!別說我是不想嫁,就算我真的嫁不出去,卻也不會無恥到去搶朱瑩的男人!”

    見永平公主把自己說的話給說了,皇帝有些尷尬地揪了揪他那整整齊齊的一撮胡須,隨即苦笑道:“好,好,朕既然答應過你,你就自己選吧,無論是文武狀元,還是民間才俊,總之你自己好好看一看。但是,十八歲之前,你得把自己嫁出去,否則太后那朕擋不住。”

    裕妃情知皇帝暗指只能拖延這一年,但還是不禁心中釋然。

    能給出這樣的寬限和這樣的條件,皇帝確實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可接下來皇帝說出來的話,卻讓她著實哭笑不得。

    “如果實在挑不出人選,那你不妨考慮一下秦國公之子……就是張琛那小子。當初他在朕面前放豪言說想要娶你,為此還要學寫八股文。朕挑了個老翰林去教他,聽說他是叫苦連天,硬著頭皮在那學。”

    皇帝仿佛沒看到裕妃那不以為然的表情,自顧自地說:“雖說他是愛慕你那絕色容貌和特立獨行,談不上真了解你,情投意合更是一點都沒有,但至少是個人選。當然,你也許能選中比這小子更優秀的。朕也就是那么一說。大冷天的,御花園沒什么好逛,你們也回去吧!”

    眼見皇帝就這么轉身揚長而去,永平公主心頭又是羞怒,又是不忿,但更忍不住替母親抱不平,當扶著裕妃回永和宮時,她就低聲說道:“這種時候,父皇也不陪你回去……”

    “他要去太后那里收拾殘局。”裕妃哂然一笑,淡淡地說,“太后一直不太喜歡我,大概是覺著皇上當年就是太偏向了我,這才以至于帝后失和,宮中不太平。幸好明月你是個女兒,如果你是個兒子,那我這個裕妃就不是麻煩,而是禍害了。”

    永平公主忍不住一顆心狠狠悸動了一下,隨即再三告誡自己不要胡思亂想,這才強笑道:“娘說的是……父皇剛剛應該是聽到消息特意趕過來的,如果不是他來,事情要收場起來恐怕更加麻煩……”

    裕妃笑了笑,沒有去接永平公主這明顯偏向皇帝的話。但是,今天永平公主一直都沒有稱呼她為母親又或者母妃,而是直接叫她娘,這卻是從前不多見的,她心中自是不無欣慰。

    她何嘗不知道皇帝確實是為了她們母女而來?所以,她并沒有不滿意,而是已經很感謝皇帝這些年來對她們母女的偏愛。其實到現在,她想起進宮舊事,仍然覺得那是命中注定。

    明明已經想方設法希望落選,明明太后也談不上如何中意她,可她竟然從初選一路走到終選,竟然和其他幾個女人一塊,最終被選進了宮。

    最初那兩三年帝后和睦,她一個小小的美人,當然樂得關門自己過日子,誰知道后來皇后連生兩個兒子卻性情大變,皇帝一怒之下轉向幾個妃嬪,她方才發現,皇帝和她想象中截然不同。既不是獨斷專行的君王,也不是城府深沉的至尊,而是一個很真實的男人。

    既有喜怒哀樂,也有頹唐無奈,是人,不是神,因此她很快就丟掉了惶恐,做回了自己。也正因為如此,她成了那時候最得寵的宮妃。那把未開鋒的鈍劍,便是皇帝得知她擅長舞劍之后賜給她的,兩人甚至還在永和宮院中舞劍自娛,直到她確證懷孕。

    那段日子,真的是她進宮后最愉快的一段日子。

    而且,因為皇帝的縱容,她的閨中密友,嫁給趙國公朱涇的九娘也常常往來永和宮,當發現彼此都身懷六甲,日子居然還差不多的時候,便開玩笑地約為婚姻,之后又軟磨硬泡求了皇帝松口,讓她們倆一塊去祈福。

    說是祈福,其實更多的是自從進宮后就沒出過那狹窄院子的她希望去透口氣。所以,當發現皇帝和趙國公朱涇竟突然出現,陪她和九娘一塊去的時候,她簡直高興到了極點。

    而那之后,便是樂極生悲。她和九娘知道事情緊急,執意攆走了兩個男人和那些侍衛,又聯手平生第一次殺人突圍……再接著,她們便遇到了命中注定的那個貴人,那個手持鐮刀,和渾身浴血的她們一樣殺氣騰騰,而且也一樣身懷六甲的張寡婦。

    她們是如何彼此扶助從側門逃開,又是如何回到張寡婦家里,更是如何將血衣脫下,有些情景她至今還記得,有些情景卻有些記不清了。她只知道,強撐著到了張寡婦家,她便已經有了臨盆之兆,九娘亦然。

    而這一次,又是張寡婦不顧自己也同樣腹痛難忍,叫了吳氏去隔壁穩婆家,砸開門把那個醉醺醺的婆娘硬是拖了過來……

    那時候,她就和九娘暗自發誓,如果能夠母子平安,將來便把張寡婦當成親生姐姐,她們的孩子互為同性就義結金蘭,為異性便約為婚姻。只是沒想到,最終事情會變成那個樣子。

    恍惚之中,裕妃仿佛看到了那個奄奄一息的人影,耳畔又響起了她那托孤的話。而后當從吳氏口中得知張寡婦坎坷一生的時候,她的那種負疚感就更強了。

    比起她和九娘,那才是一個真正命運多舛的女人。

    直到耳畔傳來了永平公主的叫聲,裕妃才回神,卻是對旁邊的女兒微微一笑。

    “你不用多想。你父皇為人素來有擔當,這件事太后縱然責備申飭我,也不至于太過。至于皇后……她自己把兩個兒子養成了那個樣子,最近這些天更是如同瘋狗一樣,如果真的被查實,她那璽綬也許就保不住了!”

    此話一出,永平公主雖然有些不可置信,可看到裕妃那張冷冽的臉,她不禁下意識地認真琢磨父皇真正的心思。等她們母女二人回到了永和宮,幾個宮人慌忙迎了上來,為首的大宮女連聲念了好幾句阿彌陀佛,這才帶頭跪了下來。

    “娘娘,是奴婢攔著大伙兒呆在永和宮,又去了乾清宮報信。我們若是跟著您和公主去了御花園,不但沒用,說不定還會被皇后娘娘拿來挾制您。但不管怎么說,都是我們這些做下人的無能……”

    沒等她把話說完,裕妃就淡淡地說道:“都起來吧,不用再說了。你們呆在永和宮是對的,否則我之前和皇后針鋒相對的時候,卻也沒辦法顧得上你們,說不定到時候真的對她動了劍,那就麻煩了。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關上宮門,讓小廚房預備晚飯吧!”

    太祖年間,東西六宮和坤寧宮就都設有自己的小廚房,但后來變故頻起,后宮妃嬪中擁有小廚房的就越來越少了,這也被視為嬪妃在宮中地位的標志。而如今裕妃吩咐預備晚飯,這并不出奇,可居然吩咐關閉宮門,這言下之意卻讓眾人不得不惶恐。

    難道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今天晚上皇帝竟然不會來嗎?

    永平公主見裕妃徑直往里走去,她卻是心思細膩的人,當下慢走一步,招手叫了那大宮女和其他幾個宮人過來,言簡意賅地講了講今天御花園那件事。反正此事遲早都會傳揚開來,與其讓人瞎猜瞎打聽,還不如她說個清楚。

    當講完整件事,見眾人面色各異,她就沉聲說道:“娘這次是為了我討公道,這才一反常態,和皇后硬頂了一場。但事情已經過去了,你們接下來安分一點,別再惹事!”

    聞聽此言,永和宮眾人唯有苦笑。裕妃鬧出這么大的事,他們恨不得縮起腦袋裝透明人,誰還敢去惹事?他們又不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二皇子!

    當永和宮忙著關門消化自家娘娘大發雌威的一幕時,皇帝正在清寧宮太后面前努力消弭這件事的影響。當然,皇帝也沒忘了派人出宮,把這事告知了太夫人和九娘。畢竟,當時御花園人不少,皇后詆毀朱瑩和張壽的話,估摸著也瞞不住。

    當柳楓如實告知皇后被裕妃氣得進退失據,后來又對永平公主和朱瑩張壽的身世口出惡言,而裕妃拿著一把沒開封的鈍劍把皇后嚇得大叫行刺,太夫人一邊聽一邊轉動著手中佛珠,最終哂然一笑,搖了搖頭。

    而九娘則是在聽到皇后竟然聲稱什么奪夫的時候,忍不住痛罵了一聲信口雌黃。

    奉命傳話的柳楓卻不敢提醒九娘,她罵的人畢竟如今還是一國之母,既然他帶的話都已經帶到了,當下就準備提出告退。可就在這時候,他聽到外間傳來了一個清脆的笑聲。

    “阿壽,在紫煙閣里和我二哥對牛彈琴了這么久,累了吧?你快進來!”

    隨著這聲音,門簾高高打起,先進來的朱瑩側身一讓,等張壽進來,她這才笑著放下了簾子。而柳楓看到這位小姑奶奶來了,哪敢多留,立刻干笑告辭。他這一走,朱瑩方才皺眉道:“這柳公公怎么瞧著有點怕我,一見我就躲?祖母,娘,出什么事了?”

    張壽見太夫人依舊笑得慈和,九娘卻是一副余怒未消的樣子,他就知道宮中肯定是又發生了什么事。果然,在朱瑩的軟磨硬泡之下,九娘到底還是說出了實情,這下子,朱瑩頓時氣得發昏,來來回回轉了一圈就大發脾氣。

    “她還像是個國母嗎!改名叫三姑六婆算了,竟然連這種不著邊際的瞎話也敢說出來……等等,那幾個御史背后的人不會是她吧?她是不是瘋了,我還以為是大皇子又或者二皇子給他們撐腰,她一個皇后竟然比我還沒腦子嗎?”

    張壽聽到朱瑩連自己都罵進去了,忍不住啞然失笑。

    果然,下一刻大小姐旋即如夢初醒,可也就是懊惱了片刻,隨即就發狠地說:“做得多錯得多,我就不信這次她還能安安穩穩過這一關!阿壽,你之前不是說,阿六讓人去追查那幾樁御史被人告的案子了嗎?就沒個結果?”

    張壽頓時想到了葛雍對阿六那番舉動的猜測,鬧得他之前看見那小子就犯嘀咕,心想這到底是假悶騷真腹黑,還是簡單粗暴效果好……就在他猶豫時,突然聽到了阿六的聲音:“少爺,你和大小姐有空出門溜達一圈嗎?”

看過《乘龍佳婿》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