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虛空之主 > 第55章 各人
    “我?未來的冠軍騎士?真的?”阿麗婭頓時陷入了狂喜之中。從小到大她都被人看不起,丟臉慣了,最不經得別人夸獎。

    一個冠軍騎士手下敗將這樣夸她,她感覺已經飛上了幸福的云端。

    就這時,突然她被一拍后腦勺。

    “傻樂呵干什么?你還差得遠!”

    “是……師父!”少女委屈中。

    那個仿佛被欺負慘了的模樣,任誰都會有種搶了三歲小孩棒棒糖的負罪感。

    誰知,一罐奇怪的黑色飲料遞到面前時,阿麗婭馬上川劇變臉似的,陰轉晴就是那么一瞬間的事,捧著紅色罐子,麻利地打開瓶蓋,吸溜吸溜地喝起來。

    那個幸福模樣,簡直升仙一樣。

    兩師徒在鬧,旁人還能怎樣?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

    這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就孔虛在最后一刻閃身趕到,一把將阿麗婭丟了出去。那個速度看得孟菲斯和幾個騎士護衛心驚膽戰。

    倘若少女劍士的表現是驚艷,那么孔虛就是真正的深不可測。

    感覺上,這種級別的強者,不該出現在一個小小伯爵領。

    “真是名師出高徒啊!”孟菲斯陪笑道。

    “高徒算不上,這呆子我就訓了她四天。路還長著呢。”

    看似謙遜的話,讓兩個特使有種心肌梗塞的趕腳:沒錯吧?看資料她才剛剛18歲,之前在下院幾乎是學院之恥來著?

    他們在風中凌亂了,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普通人看到了一個點石成金的煉金大師。

    到底是怎樣的導師,才能將一個全院公認的學渣變成屠魔的大英雄?

    看向孔虛的目光已全然不同,他是導師界的超級導師嗎?

    本來瑪法還有點想再跟阿麗婭比試多一次。

    年輕人,心高氣盛。

    何況他身為冠軍騎士,自然有自己的驕傲與矜持。

    就這時候,孟菲斯拉了拉他臂甲的肘部位置。

    瑪法*卡洛斯頓時醒悟,他是來為國王辦事的。如果打一次,失手戰敗,還可以說是他謙讓后輩,第二次還失手,那就是丟了他冠軍騎士的臉了。好友是在顧及他的名聲。

    然而,他朝好友搖搖頭,輕輕拍拍好友的手背,那是一個灑脫的笑容:“圣*胡安王國太小了。既然父親安排了我明年出去看看,那么我會碰上更強的冠軍騎士吧?早點碰到失敗,這無異于上天送我一份很寶貴的財富。”

    瑪法笑了,笑容中有著陽光:“韋斯特小姐。還是要恭喜你的勝利。等魔鬼此事一了,我希望能有機會再次跟你切磋。”

    大大方方,光明磊落。他這樣的人,一般來說很難讓人心生厭惡。

    可惜,阿麗婭本來還好,一聽頓時就嚇得縮到孔虛背后,就像是一只找媽媽庇護的小鴨子。

    孔虛無比蛋疼,他透過虛空烙印,在精神海里明晰地聽到了阿麗婭的心靈吶喊。

    “不行了!太耀眼了。”

    “又是那種我最討厭的人生贏家!”

    “嗚嗚,不行,我要融化了。好想躲起來。”

    “師父的后背不錯……”

    ……

    亂七八糟的心音,聽得孔虛一面囧相。

    “抱歉,卡洛斯閣下,阿麗婭她有點怕生……”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還好孟菲斯幫忙圓回來了:“沒事,很多出名的大人物都有這樣那樣的特點或者癖好。在為了人類抗擊魔族的大義面前,這些都是小問題。”

    一時間,總算賓主盡歡。

    又問了一些關于魔鬼的動向猜測,兩個特使就告辭,轉而向其他貴族問詢。

    足足忙到晚上十點,兩特使迅速寫好初步報告,讓信使連夜趕回去遞送給國王。

    讓侍衛里的專家確定貴賓館沒有監聽后,瑪法一邊用晚餐,一邊皺著眉說出了自己的疑惑:“你有沒有感覺那些貴族不對頭?”

    “這么一說,我也有感覺。”孟菲斯敲著自己太陽穴:“不是說他們不好。而是有點……不像普通的鄉下貴族。更像是……菜鳥騎士?”

    “不,是裝出來的騎士!”瑪法篤定。

    “裝?”

    “對,我好幾次聽到他們仿佛入魔一樣低聲呢喃‘勇氣’、‘榮耀’什么的。可是一個真正的騎士絕對能感受到同類的氣息,他們并不是渴望騎士道,而是……有點像被什么逼著?”瑪法皺著眉。

    這種怪異的感覺,孟菲斯也說不上來,他想出了一個解釋:“該不是現場太可怕了,那些家伙嚇破膽,然后黎明之光和騎士圣殿一起去布道吧?”

    瑪法忽然苦笑,發現這很可能是最貼近事實的答案。

    一般來說,夢魘可不會找上手無抓雞之力的普通貴族。很多貴族,一輩子都不一定能見到血,正吃著火鍋唱著歌,阿不,是唱歌跳舞時突然身邊幾個同僚夢魘化,舞池變屠場,受到驚嚇也很正常。

    兩個特使討論的時候,默多克公爵府的密室里,老公爵也正在向孔虛報告。

    “沒有誰露馬腳。幸好這次特使團沒有狩獵女神的人。”老公爵在后怕著。

    他也好,其他本地貴族也罷,誰都不想將戳穿自己曾經夢魘化這件事。那種被旁人當怪物看的感覺糟透了。

    孔虛看破不說破。

    身體表征沒有變異,體內所含虛空之力低于體內力量1%。他把人恢復到這地步,絕對是標準意義上的【完美復原】。

    沒有直接的證人證據,除非狩獵女神本尊來,否則誰都不好說這是夢魘化之后的恢復,還是稍微被虛空力量入侵身體。

    虛空之力入侵也是很模糊的事,普通人若是碰上附近有誰用虛空之力、又或者是黎明之光的法術,都會被力量或多或少侵染。

    孔虛故意不說,就是讓他們自覺脖子上懸著達摩克利斯之劍,夾著尾巴做人。

    孔虛擺擺手:“沒事,除非最頂階的獵手,否則誰都看不破。況且最頂階的獵手來不了這個位面。有人問起,你就讓他們平時生活盡量如常,然后心中多點正能量。”

    伯爵放心了。

    孔虛回到虛空學院已經晚上十二點了,愕然發現黛西還守候在大門外,來回踱著步。一看到孔虛的身影,她立馬提著裙子小碎步迎了上來。

    “還不睡?”

    “黛西惦記著主……師父,睡不著,干脆出來逛逛。”

    “他們呢?”

    聽到孔虛先問其他人,黛西眸子微微一黯,可很快她就調整過來:“阿麗婭早就睡了,似乎很開心的樣子。胖子在磨刀。潘多拉在看書。”

看過《虛空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河南22选5 内蒙古快三 p3试机号 球探网足球比分 点石策略 捷报网足球即时指数 股票融资低于多少要强制平仓 辽宁35选7 网上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手机版 体彩p3 欧冠足球直播 短线股票推荐软件 东京热系列全集磁力下载 金元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