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虛空之主 > 第181章 決定介入
    孔虛穿越前,即便是非常現代的大棚種植,什么滴灌,都不可能徹底解決氣候對糧食生產帶來的影響。http://www.tqtrv.com.cn/60/60321/

    所以古代文明大多是沿著河流孕育的。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這種做法,在生產力落后的情況下,有著顯而易見的便利。

    菲爾諾帝國糧食的不足,使得皇帝在黑暗紀元1年,做出了拋棄幾個附屬國的決定,剝奪了幾個國王的王冠。若是人類就此敗退,或者等了十幾、二十年才卷土重來,收復淪陷區,菲爾諾皇帝的做法必定不會有人說什么。

    甚至有人會拍馬屁說皇帝是壯士斷臂。

    問題是孔虛在黑暗紀元2年的收復行動,變相狠狠地打了菲爾諾皇帝的臉。托魯斯和拉法蘭近乎收復所有領土,還誕生了一個虛空王國。菲爾諾只能靠施舍一樣,拿到孔虛給的一個小位面。

    看在實利份上,菲爾諾支持孔虛建國。暗地里,不知皇帝和多少菲爾諾痛恨著孔虛。

    不患寡而患不均!

    憑什么這兩家拿到了好處,幾乎沒損失,我菲爾諾就虧土地,虧聲望?

    貴族眼里,人口沒了可以再生,土地沒了就是天大的事。

    一種不需要言語都能體會到的敵視就這樣產生了。

    大國就是這么不講道理。

    這就是孔虛收到克洛伊的警示之后,感到非常難辦的地方。

    最頭痛的是,這是人家皇帝造的孽,憑什么要區區一個穿越者來擋槍?

    當孔虛明白這個大勢不可阻擋之時,那就干脆為自己打算了。

    “讓索克來一下。”

    半小時后,索克來到孔虛的御書房。

    “陛下,你的臣子索克*胡安來了。”索克恭謹地下跪行禮。

    孔虛開門見山:“索克,出了件緊要事,我需要改變主意,征用你的胡安位面。作為補償,我會將原來的胡安城多劃一些土地給你作為補償。”

    索克一愣,立即低頭:“陛下言重了。全靠陛下,胡安家族才得以恢復榮光,有機會繁衍下去。胡安家族的一切都是陛下賜予的,別說借用區區一個小位面,有需要的話,只剩下胡安家的祖墳,其余陛下一并收回,臣下全族也不會有任何意見。”

    貴族們拿到新的封地,自然是迫不及待地開始建設。孔虛知道,索克手下在新的小位面上,投入了不少財力、人力物力。可惜按照孔虛的新計劃,那塊1.2萬平方公里的小位面,只怕要拿來當救生艇了。

    索克的誠懇,讓孔虛很是感動。

    孔虛手上可以動的就三個小位面。普莉姆和默多克侯爵都是鐵桿自己人。要問的,也就是索克一個。

    現在看來,手下的忠誠度還是不錯的。

    “那你跟他們一樣,轉移足夠的糧食和救援物資到新領地,然后準備準備吧。”

    索克其實還有點茫然:“可以問一下,我們的目標是……”

    “菲爾諾,希望我們過去的時候,不會太晚了。”

    索克的眼角抽搐不止。再怎么說,菲爾諾以前可是胡安王國的宗主國啊!

    就算胡安一族被殘忍地拋棄,但那份羈絆,那份傳承了千百年的關系,哪里有那么容易徹底割舍?

    “可以問一下,菲爾諾帝國出什么事了嗎?”前國王小聲地試探著問道。

    “滅國危機!”孔虛惜字如金。

    索克沉默了。

    他不年輕了,人到中年,經歷了過山車一般的起落。他對世事看得更深更透徹。菲爾諾對虛空王國的態度,他非常清楚。這固然不好,卻很難歸咎為錯誤或者罪惡。

    以這種關系為前提,自家主君哪怕提出警示,菲爾諾也不會聽的。

    索克不同,他是親身體會過,孔虛的警示有多么準確。當初的他,下不了那個決心將貴族圈大清洗,所以圣胡安滅國了。他一直內疚至今,無數次午夜夢回都想著,假如自己100%按照孔虛說的去做,結果是否會有所不同。

    后悔,但不怨恨!

    畢竟決定是他自己做出來的。

    沒想到,簡直是宿命的輪回。這一次居然輪到他曾經的宗主國了。

    索克想的更多,比如為什么不叫默多克侯爵,而叫他來。他瞬間就覺得自己知道關鍵所在了。

    索克深深鞠躬:“請陛下不要在意臣下的立場。臣下既然是陛下的封臣,那么必然要以虛空王國的利益最優先。如果陛下判定這樣做有利于王國,而且不影響大局。那么請陛下放手去做,臣下會心甘情愿配合的。”

    孔虛有點意外。

    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既有當人奸的,也有不忘本心的。經歷了守成之君、亡國之君、再次崛起的人生起落,索克*胡安很顯然找對了自己的位置。

    孔虛用食指敲了敲桌面,琢磨一會兒:“明白了。我會在適當時候,介入菲爾諾的。”

    此時此刻,菲爾諾帝國已是晚上。

    皇都的【不夜宮】一如既往地燈火輝煌,就算是暗影骷髏來襲那天,皇宮都不曾停止過舞會。因為他們有最值得信賴的半神法師法蘭克*提亞戈斯坐鎮,那一天,暗影骷髏尚未在皇宮里展開殺戮和破壞,就被這位強大的老法師以華麗的魔法解決。

    皇都里其余地方的死亡與破壞,更像是不值一提的小騷亂,甚至沒有在貴族圈里被提起。

    端坐于皇宮邊上的法師塔最高層露臺上,61歲的老法師默默地凝望著不夜宮里閃爍不停的魔法燈。寒風吹拂,吹起了他蒼白的頭發。那張宛如樹皮的老臉上沒有一絲感情波動,他就這樣出神地望著皇宮。

    這個時間,不會有任何人打擾他。

    不知多少年了,這早已是常態。他終生未娶,也沒跟任何一個女子傳過緋聞。偏偏他又不像那種對魔法極度癡迷的狂熱份子。

    他的生活是如此按部就班,早上教導弟子,中午開始進行魔法研究,晚上就一直看著喧鬧的不夜宮直到深夜,稍微冥想一下代替睡眠。

    日復一日,盡忠恪守地保護著皇宮,從不曾有任何錯失。

看過《虛空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专炒一只股票的股民 浙江股票配资网怎么样 北单比分蛮高的 信管家有股票配资马系统吗 陕西快乐10分 日本av女优冬月枫黄色比基尼作品封面 配资平台哪种 深圳风采 威力财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 访问出错或页面为空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3d试机号 锦鲤配资 雷速体育分析师 辽宁3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