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虛空之主 > 第197章 半神守護靈
    孔虛進來之后,身后的‘門’就自行關閉了。http://www.tqtrv.com.cn/65/65393/

    展現在孔虛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青銅門扉,高8米,寬3米,怎么看都有幾噸重。

    門上面有一把貌似是銅制的大鎖。大鎖有手掌那么大,上面橫的豎的有著足足十二個鎖孔。這種類似千機鎖的設計,一看就讓普通強者覺得頭痛。

    能發現這么隱秘的魔法密室,多半是盜賊職業者中有著最敏銳的洞察力。一個合格的盜賊,開鎖往往是第一堂必修課。好多盜賊有著開鎖成癮癥。

    如果傻乎乎上前去開鎖,那么就gg了。

    這是天地間最無恥的陷阱之一。

    坑的就是盜賊。

    游戲里,孔虛曾有一次心癢難耐,偷偷放了一個類似法師之眼的窺視道具,在一個來這開荒的精英團某個馬大哈成員身上。

    他親眼目睹了這個當時全服平均等級最高的精英團是如何滅團的。

    三個頂級盜賊上去搗鼓了一番,然后就觸發了陷阱。

    先是次元錨,禁錮住整個空間,壓根不許你逃。

    接著地水火風四元素齊齊殺到。

    一片玩家嚎叫聲中,僅僅十秒就將所有人送去了墓地。

    幸好玩家是可以復活的,玩家們用前赴后繼的氣勢,終究研究出來神他喵的,十二個鎖孔都是陷阱,無論把開鎖工具或者類似鑰匙的物體捅進哪一個孔,都會觸發空間陷阱。

    開鎖的方式既荒誕又合理……

    孔虛控制著影魔,用雙爪抓住鎖頭,大概用上五十斤的力量,往右一拉。

    非常神奇地,門居然就這么開了一條縫。

    對!

    看似無比沉重的大門,竟然是個滑輪門!

    根本就不用開鎖,往右拉就能拉開一條縫。

    孔虛的動作就此停下,他沒有一次過拉開整扇門,而是以三右三左,每次幅度比上一次大點的節奏,仿佛在搖晃著大門一樣,擺弄著大門。

    完成這一切動作之后,影魔手上的大鎖和整扇門扉,驀然消失在空氣中。

    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條頎長的走廊,寬兩米高三米,走廊兩側墻壁上是一排自行點亮、以黃金打造底座的魔法燈。柔和的燈光,一直延伸到遠方。

    孔虛并沒有順著走廊前行,那也是坑。

    走著走著就會掉入空間裂縫,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讓影魔保持著勻速前行,心神卻集中在魔法燈的燈光上,想象中,他不是踏上了走廊的地磚,而是走到了魔法燈的燈光之路上。

    遵循著燈光的指引,他很清楚地‘看’到,影魔走著走著,身體就沒入墻壁里去了。

    看似是直路的地方,其實早已被魔法和精神誘導陷阱給帶歪了。

    一晃神,眼前景象又是一變,孔虛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小小的偏廳里。

    很神奇,這里看得到太陽。

    和煦的春光透過干凈的玻璃窗射入偏廳里,灑在白色底色金鑲邊的家具上。

    偏廳中,一個身穿黑色晚禮裙的貴婦人正悠閑地喝著茶。

    “歡迎你,年輕人。來到這,是有什么要事么?”

    孔虛下意識地深呼吸一口。

    最難的一關來了!

    眼前這位雍容華貴的老婦人,起初玩家們認為她是一個塔靈。在強攻失敗之后,對她各種忽悠,企圖蒙混過關,又或者試探出她的破綻。

    事實上,玩家都錯了,被這看似慈祥的老婦人各種秒殺。

    不過玩家有著最無恥的打法人海戰術。

    依靠一旦來訪者全滅,老婦人的理智和記憶就會重置的特性。

    玩家發動超過幾個公會,幾千人輪流各種試驗,終究是一個新地善良的妹子試驗出唯一的可行通關法則。

    孔虛控制著影魔,對老婦人深深一鞠躬。

    “尊敬的加利亞夫人,我來只有一個目的很遺憾地通知你,菲爾諾皇家的血脈……斷絕了!”

    一句話正中要害!

    曾經被無數玩家認為是塔靈的存在,就在孔虛的面前,眼角流下兩行清淚……靈魂之淚!

    下一秒鐘,老婦人臉上的皺紋仿佛被怒氣所填滿,整張臉都變得猙獰起來。

    “誰!是誰干的!?到底是誰那么大膽子!竟然毀掉圣王血脈!”老婦人的身上,赫然蕩出鋪天蓋地式的恐怖元素狂瀾。

    即便她似乎已經刻意控制著力量,不讓元素巨浪撲向孔虛控制的影魔,但那種澎湃到光是余波就能摧毀城墻的元素紊流,依然讓孔虛心驚膽戰不止。

    正常情況下,又有誰會想到,菲爾諾皇室還有一個半神級的守護靈,守護在最后的密室中?

    孔虛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道:“約翰*菲爾諾81世,小名、又或者說是教名馬拉*菲爾諾!他欺辱了自己的親妹妹法提娜,然后法提娜連同愛人半神法師法蘭克來報仇了,屠光了整個菲爾諾皇室。你不信的話,可以放開感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什么!?”老婦人稍微感應一下,立即大驚失色,她的靈魂投影瞬間變得黯淡、呈現出半透明的狀況。

    孔虛一動不動,就這么靜靜站在原地。

    他不能有任何敵意的舉動,否則當頭罩來的就不是一個靈魂囚籠什么的。這可是現實中的虛空世界。他不敢賭這一位半神守護靈會不會有什么記憶重置。

    真要是一切都按游戲里的經驗,就是作大死。

    十幾秒后,老婦人的靈魂核心似乎回來了。

    她臉上有止不住的靈魂之淚。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的。被毀滅者摧毀都算了,居然是這樣……那我苦守這里千年,又算什么?”她無比自責地低聲抽泣著。

    假若是外敵,她當然有遷怒的目標。

    問題是自己后輩玩德國骨科作大死,這該哪里哭去?

    孔虛默默地看著她哭。彼此立場的天然不同,他也沒必要做出什么刺激這個守護靈的舉動。

    好不容易,老婦人哭完了。

    “好了,年輕人,我知道這個影魔只是你的皮囊。說出你的身份、來意,以及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存在的?我會視你的答案,決定對你的態度。讓我感到憤怒的話,就算你嵌入影魔里的只是一塊小小的靈魂碎片,我也有辦法讓你付出代價。”老婦人聲音不算嚴厲,但孔虛不會懷疑她的本事。

看過《虛空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雷速体育比分网 点点盈配资 浙江快乐12 球探网足球即时指数 金牌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a贵丰配资 北单 甘肃十一选五 从哪里下载a片 国融资管 北京快乐8 即时赔率加强版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黄站视频免费网站 鸿E配资 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