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道門生 > 第1625章 出路
    看著手中震顫的令牌,東方墨法力鼓動,注入了此物當中。霎時,就見令牌靈光大放,而后從中傳來了一道聲音。

    “東方老弟!”

    聽聞此聲,東方墨神色一動,這聲音赫然屬于楚長老。

    “楚兄,敢問何事?”于是就聽他道。

    “總算是聯系到你小子了。”楚長老道。

    東方墨微微皺眉,看來楚長老已經聯系過他不止一次了,只是前些時日他踏入了空間之門,一直都在那處須彌空間中,因此即使是秘術楚長老也無法聯絡到他。

    不等他開口,楚長老便繼續道:“眼下我等有一個機會,可以逃出蝠魔人裂縫。”

    “哦?”東方墨臉上浮現了一抹喜色,“不知楚兄所說的是什么辦法?”

    “此事說來話長,最好你我等人見面了再說,而且這個辦法還需要你幫一些忙,可行性會更大。”

    “這……”

    東方墨露出了明顯的疑惑之色,不知道楚長老所說的是什么意思。

    可隨即他還是點了點頭,“好,楚兄如今在何處,是要貧道過來找你,還是你來找貧道呢。”

    “我等人多不方便移動,你來找我等更好一些。”

    東方墨摸了摸下巴,隨即他還是道:“好!”

    接下來,楚長老就告訴了他詳細的位置,而后便掐斷了跟他之間的聯系。

    東方墨將令牌收了起來,轉而陷入了沉吟。雖然不知道楚長老所說的是什么辦法,不過他還是要過去一趟才是。畢竟在蝠魔人裂縫中,隨時隨地都充斥著危險,而且他還被那位噬魄大人給注意到了,甚至當日那蝠魔人首領級人物還親自找上了門,若是有能夠離開這鬼地方的辦法,即使是有些風險他也要試一試的。

    看了看剛剛才布下的洞府,東方墨搖了搖頭,而后呼啦一聲站了起來,著手將他布置在洞府的中的禁制跟陣法給拆卸。

    不多時,就見他的身形被一團黃色靈光包裹,向著頭頂方向掠去。當他從地面沖天而起后,立刻取出了那張四四方方的毯子將自身一罩,身形隱匿了下去。

    他將司南法器取出,仔細辨認了一下方向后,便向著某個方位破空而去。

    而早在他有所動作之前,影子已經在他前方數十里了,就像一雙千里眼,能夠提給他匯報前方情況。

    ……

    一個月后,一路上隱匿了身形的東方墨,出現在了一片綿延的山脈上空。看著腳下的山脈他有些驚訝,這種地形在蝠魔人裂縫中還是頗為少見的。

    頂多再有半個月的路程,他就能夠趕到目的地了。

    這一路走來,他倒是碰到了不少的蝠魔人修士,不過有影子存在,全都被他給提前避開了。

    唯獨有一次,影子引起了一個歸一境蝠魔人修士的察覺,好在那歸一境蝠魔人修士似乎有要事在身的樣子,只是讓手下幾個破道境修士去查探了一番。而以這些人的修為,自然無法發現影子的存在,此事也就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小半個月后,隱匿了身形的東方墨,來到了一座看起來毫無出奇之處的綿延山脈之間,四下看了看發現無人之后,他便身形一動向著下方掠去,沒入了一座山脈當中。

    當他向著地底深入了數萬丈,就身形一頓,開始四下巡視起來。他穿梭的身形在地底尋找了小半日后,終于在看到了前方一團看起來十余丈大小的綠色光球。

    東方墨神色一喜,來到了綠色光球前,并揮手向著其中打出了一道法決。

    “嗡!”

    僅此一瞬,從綠色光球中,就傳來了一股強悍的神識波動,瞬間將他給罩住并掃視起來。

    好在僅僅是片刻間,這股神識就退了回去,并且東方墨面前的這團綠色光球還顫了顫。

    于是他向前一邁,身軀跟綠色光球觸碰的瞬間,便融入了進去。當他再度現身之際,已經是在一處頗為寬闊的空間中。

    東方墨放眼一看,發現了三個人影早已等待在此。其中為首的,正是披頭散發,袒胸露乳的楚長老。

    在他身旁還有兩人,這兩人一個是虎背熊腰的虎妖族老者。另外一人是一個身著道袍,背后有著一對雪白羽翅,一看就是來自雪鷹族的道姑。

    這兩人東方墨都見過,二人正是當年跟隨羊長老,參與襲殺噬魄任務的五位青靈道宗歸一境長老之一。

    當年他們襲殺噬魄任務失敗之后,所有的青靈道宗的修士就各自逃命去了,沒想到如今這三人竟相聚一堂。

    除了這三人之外,此地便沒有其他青靈道宗修士存在了。

    不過東方墨一眼就注意到,在幾人所處的空間正中,有一團丈許大小的刺眼白光,其上噼啪彈射出了一道道電弧,讓人看不清其中的情形。

    “嘿嘿,來了嗎!”

    就在這時,楚長老看著東方墨后微微一笑道。

    聞言東方墨的目光從那團刺眼白光上收了回來,轉而看向了楚長老三人,含笑拱了拱手道:“楚兄,二位長老,貧道這廂有禮了。”

    虎妖族老者跟雪鷹族道姑的目光,具是落在了他的身上。對此二人只是點了點頭并未開口,神色淡然看不出喜怒哀樂。

    “來來來,坐下說。”

    楚長老看著他抬了抬手,示意他坐在一旁的一把木椅上。

    東方墨沒有猶豫,向前走去后坐在了木椅上。

    “我便知道當日你小子是肯定能夠逃出來的,現在看來果然如此。”此時又聽楚長老道。

    聞言東方墨打了個哈哈,“呵呵,貧道也是運氣不錯,所以當日才能逃出去的。”

    對此楚長老倒是沒有懷疑,畢竟就連羊長老如今都不知所蹤,他們這些小雜魚能夠在蝠魔人裂縫中茍延殘喘,的確是運氣。

    “對了,不知道楚兄所說的能夠逃出蝠魔人裂縫的辦法,到底是什么。”此刻東方墨直言問道。

    楚長老收起了臉上的笑意,變得正經起來。

    “不錯,眼下的確有一個辦法能夠逃出去,而且說不定是唯一的機會了。”

    “嗯?”東方墨古怪的看著此人,不知道楚長老到底是什么意思。

    接下來,楚長老就將其中的原委,向著他娓娓道來。

    小半個時辰后,寬敞的空間中陷入了寂靜,唯獨能夠聽到正中間那個白色光球噼啪彈射出一條條電弧。

    原來楚長老所說的辦法,是從蝠魔人裂縫的出入口,直接殺出去。

    不過這個乍一聽愚蠢至極的辦法,并非行不通。

    因為楚長老收到了消息,還有一年的時間,青靈道宗會有兩位半祖直接開啟空間之門,空降蝠魔人裂縫的出入口,到時候會以雷霆手段,將蝠魔人裂縫的出入口給轟塌。此舉只為阻斷蝠魔人修士大軍的持續向外輸出。

    這些年來,蝠魔人大肆的繁衍生息,就是為了補充足夠多的修士大軍,從而跟青靈道宗打一場持久戰。

    而當那兩位半祖境修士空降蝠魔人裂縫之后,勢必所有蝠魔人修士的注意力都會被吸引過去,不用說也知道蝠魔人會亂成一鍋粥,死傷更是不計其數。那時候,就是他們從蝠魔人裂縫出入口逃出去的絕佳機會。

    至于楚長老一定要找到他參與到其中,是因為他可以施展絕靈咒。絕靈咒一經爆發開來,就能牽扯大部分的蝠魔人修士大軍,并且造成大范圍的恐怖殺傷力,從而給他們逃走帶來絕大的機會。

    這時東方墨就想到了什么,看向楚長老道:“貧道雖然能夠施展絕靈咒,不過駐扎在蝠魔人裂縫的高階修士必然數量成群,即使貧道對破道境修士施展了此術,短時間內也無法造成太大的迫害性的。”

    “這一點我等也想到了,”楚長老含笑道,“所以到時候你就對歸一境的蝠魔人修士施展那咒術,那樣勢必就能對蝠魔人高階修士造成嚴重的威脅。”

    “歸一境修士?”東方墨一驚,而后臉色抽動道:“楚兄開什么玩笑,貧道可沒有那種實力。”

    聞言楚長老高深莫測一笑,“這一點東方老弟先不用管,你先說說看,那咒術本身能否對歸一境修士施展吧。”

    東方墨不知道楚長老是什么意思,但他還是點了點頭,“能。”

    “那就對了。”

    得到他的回答后,楚長老跟那虎妖族老者以及雪鷹族道姑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笑意。

    見狀,東方墨心中的疑惑更甚了。

    而在他不解的目光中,只見那雪鷹族修道姑屈指一彈。

    “咻”的一聲,一道靈光從此女指尖激射而出,打在了此地正中間位置那個彈射出一條條電弧的刺眼白光中。

    僅此一瞬,就看到一條條彈射的電弧盡數收斂,就連刺眼的白光也逐漸暗淡。

    而當東方墨看清白光中的情形后,臉色不由一變。

    只見在白光中,居然是一個嬌軀被一根白繩五花大綁的蝠魔人女子。

    并且在看到此女容貌的瞬間,東方墨一聲驚呼。

    “是你!”

看過《道門生》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