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打造超玄幻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試探白玉京的態度
    三等序列道意有多強?

    這點……

    陸番心中最清楚,畢竟,他融合了多個四五等的序列道意,都難以凝聚出三等道意。http://www.tqtrv.com.cn/49/49699/

    足以可見三等序列道意的珍貴。

    這玩意……就像是天賦,可遇不可求的那種。

    漂浮在瀚海上的陸番,沒有去感受帝京中的戰斗,雖然他知道帝京發生了戰斗,可是,他不想管。

    這個世界,該讓他們自己去發展一下了。

    至于讓倪玉和凝昭利用“通天鏡”觀看戰斗,這是為了讓他們不與世界脫節。

    陸番沉著心,平靜的擺盤棋局。

    陰陽局,難度很大,每次擺盤,陸番都能感悟極多。

    參差分兩勢,玄素引雙行。

    陸番擺盤棋局,靈識像是受著棋子和棋勢的牽引,化分陰陽,一黑游蕩其上,一白縹緲其下。

    每一次,陸番落一子,靈魂都會被震顫的洗禮。

    專門用來修行靈魂與感知的修行法很難得。

    其實陸番很好奇,這《奕天勢》中的棋局,是如何記錄出來的?

    記錄的又是誰與誰的對弈?

    從第一局山河局開始,就是那種循序漸進的感覺。

    雖然棋局看上去簡單,可是里面蘊含的意蘊可完全不同尋常。

    系統介紹,《奕天勢》不過是玄階心法,但是,陸番卻覺得,不僅僅只是如此。

    不過,如今,陸番連《奕天勢》都不曾研究透徹,對這個問題也就沒有深究了。

    層次不夠,深究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湖心島上。

    倪玉和凝昭盯著通天鏡中的戰斗。

    “三等序列道意……好強!”

    凝昭面色嚴肅。

    霸王的爆發三等序列道意,竟然將周留對他的傷害全部聚集爆發,直接秒殺了周留。

    強如七轉金丹的周留,竟然扛不住霸王的一拳!

    “凝姐……道意真的這么強么?”

    倪玉也不由的咂舌。

    這讓原本打算偷懶的她,都不好意思偷懶了。

    “從這戰斗……你自然能夠看的出來,道意越強,對戰斗的增幅就越強!”

    凝昭道。

    “不過,接下來的行事……對于霸王等人不太有利。”

    凝昭說完,抬起頭,看向了朦朧著一層濃霧的陸番所在的白玉京樓閣。

    當然,這一切,需要看陸番的隱退是否是真的隱退。

    很大程度上,這些人,似乎也在試探陸番的想法。

    凝昭也無法說什么,她只能繼續觀看“通天鏡”中的情況。

    ……

    帝京,御花園。

    霸王恐怖的拳頭裹挾著強大的氣勁。

    砸向了周留的腦袋。

    嘭!

    一拳,結結實實的打中。

    噗嗤!

    周留只感覺到一股劇烈的疼痛蔓延了他的腦袋,便失去了知覺。

    而現實中。

    整個御花園則是鴉雀無聲。

    遠處。

    鐘南的面色非常的難看。

    周留死了……

    整個腦袋都被霸王一拳打爆,尸體無力的砸在了地上。

    天元域,人榜第十……戰死外域。

    蕭月兒的臉色微微煞白。

    這是天元域的天才們登臨外域后,戰死的第一人。

    而且是人榜第十,地位和身份都很敏感的一個人。

    聶長卿佇立在斬龍之上,面無表情。

    孔南飛一身邋遢儒衫,似笑非笑。

    周留的死,對他們而言,沒有什么影響,他們與周留又不熟。

    “我讓你住手……”

    鐘南盯著霸王,冷冷道。

    霸王知道鐘南,在亡靈城的進度石碑上,一直都排名靠前。

    不過,霸王卻沒有多畏懼。

    “你要跟他一起死?”

    霸王斜睥道。

    對于鐘南等人的出手,霸王其實沒有多意外。

    如今的五凰和天元保持著一個微妙的平衡。

    實際上,白玉京的隱匿,對于整個天下的格局發生了重大影響,不僅僅是五凰本土勢力在蠢蠢欲動。

    天元駐扎在五凰的勢力也同樣有所動作。

    “你知道殺了周留會引起什么后果?你承擔的起這個責任么?”

    鐘南冷冷道。

    他握著背后的那柄大刀,身上的氣勢在不斷的攀升。

    頭頂之上一顆金丹浮現而出。

    九道波紋在震蕩著。

    九轉金丹!

    天元域的天驕,人榜第一!

    可怕的氣息席卷開來,御花園中大戰的修行人們都是稟住了呼吸。

    蕭月兒面色蒼白的搖了搖頭:“你不該殺周留,你這會引起天元域與五凰的紛爭。”

    霸王佇立原地,目光中帶著桀驁和冷酷。

    “此人的劍扎穿本王胸膛的時候,你們怎么不阻止?”

    “只許他殺本王?不許本王殺他?什么道理?”

    “不殺此人,留著過年?”

    霸王的話語響徹。

    御花園中。

    許楚頓時咳著血大笑了起來。

    “對,王上!殺特娘的!我西涼,沒孬種!”

    許楚大吼。

    鐘南沒有開口,他其實想說“弱者就該有弱者的覺悟。”

    但是,他想到了白玉京,那個讓門主葉守刀都忌憚無比的勢力。

    因而,他將話語給收了回來。

    雖然那白玉京說歸隱了,但是……鬼知道,這白玉京會不會突然回歸,聽說那白玉京之主的脾氣可不太好。

    聶長卿和孔南飛平靜的看著他們。

    在他們看來,霸王是屬于五凰大陸的人,天元域的人若是要強殺霸王,他們自然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

    霸王目光中帶著冰冷之意掃視而來。

    仿佛有雷弧在其中竄動似的。

    鐘南笑了。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講講道理吧。”

    “拳頭大,才有資格講道理。”

    鐘南說道,說完,他動了!

    身軀在屋頂上,陡然彈出,猶如弓弦繃動之聲炸響,身軀化作一道弧線,一種身法施展,遠遠的砸落而下,手中的大刀掄起,可怕的勁風直劈霸王。

    鐘南作為絕刀門的天才弟子,手中所握的大刀可也不是凡物,這把大刀重逾千斤,陡然斬下,像是要將山峰都給劈開似的。

    而他的刀意,也陡然爆發。

    鐘南沒有領悟道意,但是,他卻是有屬于自己的刀意,雖然沒有達到道意的層次。

    可是,并不弱!

    刀客,攻伐不弱劍客!

    聶長卿動了。

    身軀像是一片枯葉一般飄出,落在了地上,手一招,斬龍沖起。

    嗡!

    聶長卿的眼眸盯著鐘南斬出的一刀。

    目光中閃爍過諸多的畫面。

    他第一次入天元,被武帝城的弟子追殺猶如喪家之犬的畫面。

    再有,便是他只身一人闖武帝城,與武帝城內門弟子戰于生死擂上的畫面。

    他每一次都是全力以赴,每一次都是險象環生。

    陸番帶著白玉京隱匿了,可是卻沒有帶走他聶長卿。

    聶長卿很清楚,公子的目的,是讓他歷練,讓他變強。

    “斬龍!”聶長卿手握斬龍,低喝一聲。

    刀氣呼嘯。

    刀意帶著鋒銳和極強的斬滅威能,與鐘南的大刀撞擊在一起。

    兩位刀客的碰撞,兩股刀意的對抗。

    轟!

    地面炸開,飛沙走石,更有強大的風在吹拂。

    鐘南身軀穩定巋然不動。

    而聶長卿則是后撤了半步。

    高下立判。

    聶長卿雖然在九獄秘境中突破了不少,可是,如今的他也不過剛達到五極天鎖,正在沖擊最重要的六極。

    五極到六極天鎖是一個坎。

    在金丹境,五轉金丹便可突破入元嬰,但是這樣的元嬰,只能說一般。

    因而,第五,便為一個轉折點。

    不管對于金丹,亦或者是對于天鎖境皆是如此。

    鐘南乃是九轉金丹,從五轉開始經歷了四次蛻變,半只腳踏入了元嬰境。

    聶長卿比較還是弱了些。

    這一招的碰撞,使得御花園中的氣氛,變得越發的嚴峻。

    霸王邁步,身上殘余的力量開始不斷的涌動。

    “朝本王來!”

    霸王目光璀璨,道。

    他一步一步,魔氣纏繞。

    聶長卿眉頭一簇,再度揚起了斬龍。

    孔南飛一笑,張開嘴,乳白色的氣流涌動,化作一柄浩然劍。

    氣氛緊繃到了極致……

    大有戰斗一觸即發的緊迫感。

    忽然。

    武帝城的風一樓邁步而出,他輕笑著打了個圓場。

    “人死不能復生……”

    “大家各退一步吧。”

    “這一戰,的確是周留咎由自取。”

    風一樓的話,倒是讓在場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蕭月兒有些不解的看著風一樓,似乎沒有想到風一樓居然會出來打圓場。

    以前的風一樓,可是不戰斗不舒服的主啊。

    鐘南倒是想到了什么。

    風一樓這是在提醒他,注意聶長卿背后的白玉京。

    眼眸微微一動。

    鐘南視線橫移。

    他揚起了沉重的大刀,盯著霸王。

    霸王卻也怡然無懼。

    鐘南最后視線落在了聶長卿的身上。

    “那便……給‘白玉京’一個面子。”

    鐘南道。

    話語落下,大刀背負在了后背。

    “不過……殺了周留,這件事,可大可小,周留乃是蒼劍派唯一入人榜的弟子,是他們的希望,蒼劍派的宗主不會輕易饒過你的。”

    “要知道……丟失了希望的人,最瘋狂。”

    鐘南的話語意有所指。

    爾后,身軀陡然如弓弦繃動,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鐘南離去,蕭月兒也沒有繼續留下。

    風一樓則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聶長卿。

    他與聶長卿也算是老相識了。

    天元域的人榜天才們離去,御花園中的緊迫氣氛頓時沉了下去。

    霸王瞇起了眼,眼眸中意蘊涌動。

    聶長卿挎刀,面無表情。

    孔南飛則是搖了搖頭,哼唧著什么。

    兩人也沒有與霸王說什么,便相繼離去。

    “多謝。”

    霸王看著聶長卿和孔南飛離去的背影,拱了拱手。

    “霸王,你好自為之吧。”

    孔南飛回首,笑了笑道。

    霸王若有所思。

    而另一邊。

    劉元昊已經逃了。

    在霸王一拳打死周留的瞬間,劉元昊便感覺渾身毛骨悚然,雖然后面鐘南或許會出手,可是他沒有將希望寄托在鐘南這些人身上。

    在霸王與鐘南等人對峙的時候,立刻就逃了,帶著幾位黑龍衛逃離御花園。

    缺少了頂級戰力,黑龍教沒有可能對付的了霸王,到了霸王這個層次,已經不是人數能夠決定戰斗的。

    霸王回首,剩余的黑龍教教眾和士卒根本沒有任何的戰斗欲望。

    他們紛紛繳械跪伏。

    畢竟,連劉元昊都逃了,他們也沒有必要拼命。

    “全部押解入大牢!給本王逼問出黑龍教在帝京的全部據點。”

    “殺我西涼人,遲早要償命。”

    霸王冰冷道。

    “是!”

    流血的西涼項家軍紛紛耿直了脖子,嘶吼起來。

    御花園中的戰亂,一下子就結束了。

    劉元昊的想法是好的。

    想要利用周留來制約霸王,但是他沒有想到霸王居然將周留給打死了。

    另外,劉元昊沒想到的還有澹臺玄管理的大玄,不僅僅沒有落井下石,反而雪中送炭。

    居然派兵來增援西涼。

    劉元昊很不甘心,可是不甘心也沒有辦法。

    他敗了,便是敗了。

    他帶著殘余的黑龍教強者,離開了帝京,甚至連臥龍嶺都不敢去了。

    畢竟,得罪了霸王,他若再去臥龍嶺,怕是要被打死。

    不過,劉元昊也沒有放棄。

    他在等……

    周留的死,對他而言,并不完全是壞事。

    周留背后的門派,可絕對不會輕易饒過霸王的。

    因而,他只需要再度蟄伏等待機會便好。

    薛濤帶著剩余的玄武衛見到了霸王。

    “替本王帶一句話給北玄王,就說,這個人情……本王記住了。”

    “另外,讓北玄王小心一點……劉元昊此人很陰毒,此次援助西涼,或許會讓劉元昊記恨。”

    “北玄王修為……嗯,罷了,你好好保護北玄王吧。”

    霸王,道。

    薛濤面色嚴肅,拱手帶軍順著龍門撤走。

    而霸王的歸來,讓西涼軍有了主心骨。

    從龍門中,西涼鐵騎紛紛入京,鐵甲森森徹底的清掃帝京中的黑龍教殘余。

    黑龍教元氣大傷,霸王也不講什么道理,遇到便是殺。

    鮮血,再度染紅了帝京這座古老的城池。

    觀望這一場熱鬧的世家強者,則是紛紛撤走。

    消息傳回了各大世家。

    霸王以三等序列道意加身,打死了七轉金丹境的天元異域天才,震驚了天下,讓世人再度認識到了序列道意的重要性。

    鐘南等九轉金丹境的天才,被白玉京的名頭嚇退,卻也讓世人驚嘆于白玉京的強悍。

    雖然已經隱匿了數個月,但是,威壓依舊讓天下人忌憚。

    霸王重新掌管了帝京。

    帝京外,與黑龍教勾結的世家則就慘了。

    霸王的西涼鐵騎,轟鳴踐踏,一個又一個世家,在霸王的鐵騎下覆滅。

    而三日后。

    更讓世人震撼的是。

    霸王做出的另一個決定。

    讓西涼大軍全部撤出了帝京,舉兵離開,回歸西郡。

    失去了勢力管轄的帝京,無疑是讓出了一個巨大的誘惑。

    一些外地的世家忍不住,駐入帝京,使得這座古老的作為多朝帝都的城池,進入了世家管轄的時代。

    ……

    東陽郡。

    一座建立在洞天福地之上的城池。

    一位灰袍老者,徒步登上了這座城池,面對武帝城緊閉的大門,跪伏在地。

    “老叟蒼劍派宗主,周海生,求見武帝城杜城主!求杜城主為我蒼劍派討一個公道!”

    灰袍老者凄厲的聲音響徹整個武帝城外。

    然而,武帝城的城門已然緊閉。

    灰袍老者在城外跪了三天,佝僂著背,失望離去。

    在老者離去后。

    武帝城后,一位元嬰境飄然入了武帝城內部。

    杜龍陽盤膝而坐在一塊蒲團上,在參悟著什么。

    “城主,周宗主已經退走了。”

    元嬰境的長老恭聲道。

    許久后,杜龍陽睜開了眼。

    “唉……”

    “這事,管不得……巨鯨馱仙島,白玉京歸隱于海,可是,白玉京如今到底是何態度尚且不明,而且,陸公子在歸隱前,警告過本座,所以,此事……武帝城管不得。”

    “先靜觀其變吧,至少得探清白玉京的態度。”

    杜龍陽的話,讓這位元嬰境的長老心中一凜,低垂下腦袋,越發的恭敬。

    乾女宮。

    灰袍老者跪在乾女宮外,被兩位女卒攔住。

    他同樣是來乾女宮求公道的。

    可是,女帝根本不見他。

    灰袍老者面色慘然,退走離去。

    爾后,他去了天虛宮和絕刀門,結果都是一樣……

    天元域四大頂級勢力,居然沒有一個勢力愿為他蒼劍派討回個公道。

    亦或者說,沒有一個勢力愿意當出頭鳥。

    東陽郡外,望著無垠瀚海,老叟流露出了慘笑。

    蒼劍派最杰出的弟子,也是最有希望帶蒼劍派崛起的弟子,就這樣死了。

    等他老死,蒼劍派便會徹底的落寞,甚至淪落為不入流的門派。

    老者不甘心啊。

    他換去了灰袍,換上了黑色勁裝,佝僂的背也緩緩挺直。

    他擦拭干凈那柄被送回來的屬于周留的劍,擦拭的精亮,一塵不染。

    爾后,盤膝浮空。

    將擦拭的一塵不染的劍,搭在了雙腿上。

    蒼老的眼眸中,帶著萬念俱灰的悲傷和殺意。

    飄向了西郡。

看過《打造超玄幻》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60 辽宁十一选五 华东15选5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localhost 6场半全场 ok足球竞彩比分直播 生肖时时彩 南粤36选7 3g体育比分网 福建36选7 脱兔电竞比分网 分分彩 今日竞彩比分推荐 让分胜负 安徽快3 雷速体育怎么设置静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