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最難不過說愛你 > 第132章 我的父親母親
    她道:“席湛說的并不代表席家!”

    席諾聽見我說的話氣的臉色發白,一向溫雅的女人怒氣沖沖的說道:“時小姐,我來并不是想與你吵架的,我只是想與你認識打個照面,你要是那么不知好歹我沒法與你共處。http://www.tqtrv.com.cn/49/49699/

    席諾的話真特么搞笑,像是她施舍我似的,我也把話撂下道:“我可沒你這么迂腐,我寧愿不嫁給他我也不會與其他女人分享他!”

    席諾閉了閉眼克制著自己的情緒,緩了很久才平靜道:“再見時小姐。”

    席諾被我氣跑,這女人一看就是平時自持高貴太久沒與人吵過架,遇到我這樣的就沒轍了,維持著自己的金貴如一陣風瀟灑的離開。

    我站在原地深深地吐了好幾口氣才說服自己不生氣,在去公司的路上我給元宥發了消息,“席湛有未婚妻這事你知道嗎?”

    元宥無所謂的回我,“知道,又跟二哥沒關系,都是席家安排的,不用放在心里。”

    元宥說不用放在心里,可那好歹是席湛名義上的未婚妻,我心里怎么可能不膈應!!

    再說他很多天都沒有聯系我。

    那個男人忘了自己還有女人么?!

    我氣急敗壞的關掉手機去了公司,在公司里翻著文件半天一個字都沒有看進去,心里一直委屈的要命,委屈過后就是對現實的無奈。

    他有未婚妻是其次。

    主要是他對我的漠然。

    讓我感到可怕。

    更感到絕望!

    在快要下班的時候我將老管家寫的那幾個字對助理提了提,他當即問:“這個蘇字會不會指的是寧鎮上姓蘇的人家?”

    “你去查一下鎮上有沒有姓蘇的。”

    助理調查去了,沒多久他回來說道:“鎮上只有一家人姓蘇。”

    “老管家是想我去找他們嗎?”

    助理附和道:“或許是。”

    “寧鎮距離這里多遠?”

    “三個小時,不知道那邊的路況。”

    我猶豫問:“姜忱,要不我們去一趟?”

    我很想弄清楚老管家的那些話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為什么又不是時家的人!!

    “嗯,我去備車。”

    助理開著車,晚上九點鐘我們才到寧鎮,是一個偏遠的山區小鎮!

    我和助理根據地址找到蘇家,敲了許久的門都沒有人開,周圍陰沉沉的令人感到可怕。

    我忐忑的問:“今晚會不會下雨?”

    助理解釋道:“最近一直都在下雨,我們來的時候路況都不好,而且天氣預報說晚上有雨,要是下雨我們會被困在這的。”

    蘇家一直沒開門,我和助理打算放棄時,里面突然傳來略顯滄桑的聲音問:“你們是誰?”

    我在黑夜中看了眼助理,他趕緊答道:“我們是路過的人,天晚想進來借個落腳的地方。”

    助理沒有直接說我們的目的。

    門后傳來開鎖的聲音,當門被推開的那一瞬間,當我看見門口站著的人時我說不出一句話,眼淚猶如泉涌。

    我猛的撲進了他懷里。

    “爸,我好想你。”

    我忽而明白老管家說的那句,“其實老爺和太太…沒有…”是什么意思了!!

    他想告訴我爸媽還活著的事!

    我緊緊的抱著眼前的中年男人,一刻都不敢松開,怕松開之后眼前就會煙消霧散。

    身后傳來震驚的聲音,“笙兒。”

    我錯愕的抬頭喊著,“媽。”

    “走吧,先進去坐著。”

    ……

    客廳里很整潔,角落里還有一臺老式鋼琴,我想象著母親每天在那兒演奏的場景。

    我緊緊的握著母親變的粗糙的手心,聽見她平靜的說道:“抱歉,我們離開了你。”

    我壓抑的問:“為什么要這樣?”

    他們為什么要拋下十四歲的我消失?!

    “我和你父親早就厭倦了商場上的事,再加上有人警告過我們……笙兒,媽媽對不起你。”

    九年的時間,他們躲著我整整九年!

    到底是誰在幕后警告過他們?!

    母親抱著我哭個不停,父親過來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撫她道:“見著孩子應該開心。”

    我抱著母親問:“是誰威脅你們了?”

    當年的時家有誰敢威脅?!

    我的眼淚一直流個不停,母親伸手替我擦拭著臉頰,溫柔的嗓音說:“笙兒,你長大了,很多事媽媽也不愿意再瞞著你,而且你既然找到了這里肯定聽到了些什么流言蜚語!”

    我貪戀著母親的溫柔,想要她撫平我內心的創傷,我緊緊的抱著她一刻也不肯松開,像小時候那樣緊緊的依賴著她。

    “笙兒,你不是我們的親生女兒。”

    我震驚的望著父親,“你在騙我!”

    我希望他是騙我的,可老管家說的那些話歷歷在目,父母也沒有打算瞞著我。

    父親拍了拍我的腦袋,紅著眼圈說道:“你的親生母親在二十三年前將你送到了我們手上,讓我們養育你長大!我和你媽媽那時一直都沒有孩子,我們……沒有生育能力,所以當有個孩子放在我們的面前時我們欣然的同意了!甚至從沒有想過這個孩子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我滿心震撼,說不出來一句話,目光有些無措的望了眼門口的助理。

    我心里絞痛的快要死掉,手指緊緊的抓住母親的胳膊想借點力。

    父親悲憫的目光望著我又道:“你的親生母親在九年前找到我們,讓我們離開時家,讓我們將時家過給你,而且這個離開……她希望我們徹底的消失。”

    “所以你們就假裝喪生在出事的飛機上?”

    父親無奈的點點頭,我艱難的開口問:“我的親生母親是誰?為什么她讓你們離開你們就離開?”

    “笙兒,她掌握一方權勢,卻又是世上最可憐的女人,她將你過給我們也是迫于無奈!”

    我流著眼淚問:“她究竟是誰?”

    “這是她的聯系方式。”

    父親并沒有告訴我她是誰,只是給了我一張紙條,我緊攥在手心里一時沒了辦法。

    父親突然急切的趕著我離開,“笙兒,你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就當從未見過我和你媽!你記住,我現在叫蘇寧,你媽也改了名。”

    我悲痛欲絕的問:“為什么要這樣!”

看過《最難不過說愛你》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陕西十一选五 陕西十一选五 汇巨福配资 喜乐彩 短线股票推荐有哪些 6场半全场 一本道地下室创作 北单 球探即时篮球比分 体彩p5 即时指数赔率s2 黑龙江36选7 快捷比分直播 上海快3 黄金配资 福建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