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交手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先法制敵
    胡秋元借著來縣城開會,其實是向常建有訴苦的。http://www.tqtrv.com.cn/49/49699/他到三塘鎮警備隊當隊長,看似當了土皇帝一樣,可實際上,他的命令連警備隊都出不了。

    胡秋元哭訴道:“大隊長,這次協助皇軍去共區征糧后,能不能調我回縣城?”

    常建有詫異地問:“待在三塘鎮不好么?”

    待在縣城,上面有自己,還有黃貴德以及新民會的人,行事說話都有諸多不便。但在三塘鎮就不一樣了,可以說,除了小川之幸外,就是警備隊長最大。至于三塘鎮的新民會長和維持會長,在警備隊長面前,都得彎腰說話的。

    可現在,胡秋元卻要調回縣城,寧愿在自己手下受氣,也不想待在三塘鎮。

    胡秋元苦笑著說:“大隊長,在三塘鎮我就像個傀儡一樣,警備隊的人和事,我根本作不了主。”

    常建有吃驚地說:“什么?你作不了主?那誰作主?”

    胡秋元說:“三塘鎮警備隊的人,只聽三小隊長陳光華的。不調我回來也行,把他調走吧。”

    他本是隨著曾希離的部隊叛逃過來的,警備隊的人,都看不起他。再加上陳光華在三塘鎮經營日久,警備隊的人,只知有陳光華不知道有胡秋元。

    常建有蹙起眉頭:“陳光華?他在三塘鎮如此跋扈嗎?”

    之前范培林提起,陳光華在警備隊散布抗日言論,可最后證明,范培林才是共產黨。或許,日本人正是因為這一點,才懷疑自己與共產黨有關系。

    胡秋元猶豫著說:“那倒不是,或許,各方面的原因都有吧。”

    他知道,如果把實情說出來,只會讓常建有笑話。

    常建有突然問:“陳光華在警備隊,有沒有抗日言論?他是不是共產黨?”

    胡秋元實話實說:“抗日言論?沒有,至少我沒聽他說過。至于他是不是共產黨……,我不知道。”

    常建有沉吟道:“胡隊長,你暫時還不能調回來。但是,我可以給你調一個小隊到三塘鎮。你的任務,是查清陳光華。”

    憲兵隊在查共產黨七零五的消息,他已經聽說了。常建有是警備大隊長,還曾經是調查科長兼特務隊長,雙棠縣隱藏著一個這么大的共黨臥底,就算日本人不查,他也得把這個共黨挖出來。

    胡秋元感激地說:“多謝大隊長,我一定查清陳光華。他在警備隊只手遮天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常建有冷笑道:“你是中隊長,陳光華只是小隊長,讓他只手遮天,胡秋元,你好本事啊。”

    雖然對胡秋元冷嘲熱諷,但常建有決定,還是幫他一把。如果胡秋元連陳光華都斗不過,還談什么揪共產黨呢?

    常建有決定,從三塘鎮警備隊把陳光華的三小隊調到第八中隊,再從第八中隊,調一個胡秋元原來的老部下組成的小隊,讓陳光華當小隊長。

    常建有的算盤打得很精,胡秋元也很滿意。他也想讓陳光華嘗嘗,手下人不聽指揮的苦頭。

    但常建有和胡秋元都低估了陳光華的能力,他巴不得有新的手下過來呢?現在他的三小隊,幾乎就是新五排。這個新五排到了八中隊,關興文如魚得水。

    張曉儒得知消息后,雖然有些意外,但他也很高興。關興文本就帶了一個小隊來八中隊,再加上陳光華的三小隊,現在警備八中隊,有三分之二是七零五民兵連的人。

    就在常建有下了命令后,孫世潤突然得到消息,八路軍針對日軍的行動,準備提前動手。他等不及向張曉儒報告,直接向上杉英勇匯報了。而且,是以回流一號的名義。

    孫世潤并不知道,連榮春傳回情報的時候,中共雙棠縣委,已經開展了反對征搶糧食斗爭,并且決定先法制敵、

    日軍原計劃搶征糧食三十二萬石,每閭派征麥子一千三百斤,谷子一千二百斤,白面三十斤。下面維持村的百姓,也準備好了糧食。

    然而,八路軍和游擊隊提前出手,將這些征糧截走,日軍知道后,也沒辦法。百姓早早把糧食交到了維持會,游擊隊從維持會把糧食截走的,日軍一點辦法也沒有。

    孫世潤回來后,才向張曉儒報告:“張科長,剛才我去了趟上杉英勇的辦公室,向他提供了回流一號提供的情報。”

    張曉儒隨口問:“回流一號是不是從共產黨的黨校學習回來了?”

    孫世潤把連榮春的情報,當成回流一號的情報,他自然心知肚明。回流一號早被八路軍秘密處決,永遠也不會傳回情報。而連榮春本就是自己的同志,他帶回來的情報,都是出自張曉儒授意。

    張曉儒想讓日偽知道什么情報,連榮春就會提供什么情報。不能被日偽知道的情報,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

    孫世潤連忙說道:“是的。回流一號的工作有所調整,一個月只能正常聯系一次。”

    張曉儒說道:“他不方便,說明地位更高了。像回流一號這樣的臥底,不要經常聯系,讓他安心在八路軍干。他的工作越有成績,地位越高,以后對我們的幫助就越大。”

    孫世潤說道:“張科長提醒得是,我們應該把回流一號當成戰略間諜來培養。”

    張曉儒問:“七零五查得怎么樣了?”

    原本調查七零五是很機密的事,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成了公開的秘密。幾乎所有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孫世潤是特務隊長,自然也不例外。張曉儒得知后,索性將這個任務交給孫世潤。

    孫世潤搖了搖頭:“還是沒有線索。”

    突然要調查一個潛伏的共黨,而且地位可能還很高,一時之間,確實無從查起。

    孫世潤并非沒有線索,只是他心里有小九九,沒有向張曉儒說出來罷了。

    張曉儒懷疑常建有有嫌疑,孫世潤則懷疑張曉儒。自從調到雙棠縣特務隊后,孫世潤就在想辦法了解張曉儒,他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

看過《交手》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篮球比分直播捷报网 好用的电竞比分app 上海快3 新新浪体育 北京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 湖北十一选五 湖北30选5 云南11选5 电竞比分网手机版 山东时时彩 3d开机号 浙江6+1 快乐10分 宁夏11选5 新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