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鋼鐵燃魂 > 第76章 迷霧中的路
    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往哪里去?這是哲學終極三問。http://www.tqtrv.com.cn/60/60321/如今,困擾魏斯的問題,便是從中衍生出來的:我在哪?要做什么?該往何處去?

    他屁股下的這艘龐然大物,沒起火,沒爆炸,已經是非常給面子了。里面還困了十幾個諾曼艦員?那只是小麻煩,用不著頭疼。

    在奧倫斯星球,傳統的夜間辯位方法也是抬頭看星星,但,在華倫斯劫車那會兒明明還有星星,這會兒什么都看不到了……對魏斯他們來說,這不僅不是壞事,還是大大的好事,因為這意味著山林中又起霧了。

    霧,是游擊戰士的好伙伴,可以幫助他們神不知鬼不覺地靠近敵人,一擊即走,全身而退,也可以幫助他們從容跳出敵人的包圍圈,來去無蹤,自由如風。在觀星定位與借霧掩蔽之間,魏斯會毫不遲疑地選擇后者!

    沒有了星星,從敵方運輸艦上找出的星象儀暫時派不上用場,但航行圖、規尺以及參謀技能尚在。魏斯通過航線、時間、速度反復推算,圈定出他們此時所處的大致范圍——距離堡瑟約150-200里,離華倫斯則是差不多兩倍的距離。

    這,比之前預想的情況要好一些。離華倫斯越近,后面的難度也就越大。

    游擊先遣隊進行戰略轉移時,以野負重行軍的狀態,有過一晝夜行進200里的,若是輕裝行進,速度可以再提升20%。徒步行進,只要不迷路,最遲傍晚可以聯絡上部署在瑟堡附近的游擊先遣隊主力——若是能找到馬,半天就能抵達。此時距離聯邦軍游擊先遣隊突襲斯利恩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冬日已經悄然來臨,晨霧司空見慣,持續到午后乃至全天的大霧天也偶有出現。運氣好的話……他們有可能在濃霧的遮掩下堅持到主力部隊趕來。之后?那是下一步需要考慮的問題了。

    聯絡游擊先遣隊主力是必然的,運輸艦上唯一的無線電臺被魏斯那枚菠米彈給炸壞了,沒有配件和專門的技術人員,短時間內修復的可能性為零,現在只能派人去聯絡,但派誰去、怎么走,必須慎之又慎。附近的樹林里,那些逃走的諾曼人并沒有全部離開這片區域,有些還在暗中窺視,他們即便只是用粗樹枝和石塊,以伏擊戰術干掉一兩個報信者還是可行的。

    事關三千將士的生計,魏斯此時的抉擇已經不容有失。

    經過一番艱難的思慮,魏斯選了四名士兵,讓他們兩兩一組,分兩路趕往堡瑟。一路埋頭走、堅決走,不打其他主意;一路看著走、靈活走,想辦法從附近村莊弄到馬匹、自行車或是其他交通工具,盡可能加快行程。人員配置方面,性格耿直、身體強壯的兩名戰士編第一組,頭腦機敏、體格稍遜的兩名戰士編第二組。

    除去4名戰斗力減半的傷員,魏斯這里就只剩下1名可供隨意差遣的戰士。若是諾曼艦員聚攏起來進行有組織的反撲,或是被困在運輸艦里的諾曼艦員打開出口,亦或是有諾曼人的飛行戰艦尋蹤而至,他們將承受非常大的戰斗壓力——正是基于這方面的變數太大,魏斯把自己留了下來。

    聯絡人員派出去了,他們的行程爭分奪秒,魏斯這邊也沒有閑工夫坐下來歇息。他和沒有受傷的那名戰士一道將傷員們攙扶到艦橋、艙口、炮位等各處要害位置,使他們可以在不必活動的情況下擔當警戒哨。

    對敵人的警戒部署完畢,另一個潛在的隱患,也到了必須排除的時候,這便是諾曼運輸艦的動力系統。自迫降以來,煙囪沒完沒了地往外噴著煤煙和水汽混合的東西,這跟戰斗中的人造發煙劑大致是一個道理,多多少少有些作用,但眼下不是必須的,需要警惕的是,鍋爐里的明火在無人添煤的情況下很快就會熄滅,這燃煙的存在,意味著鍋爐外的煤炭也被點著了,說不定正一路燒向煤倉,任其發展下去,沒準援軍未到,這運輸艦連同貨艙里的物資就給燒個精光。

    滅除消防隱患這種事,一個人去不是不行,只是某些情況下難免需要有人搭把手。魏斯將目光落在了那兩名在艦橋上被俘獲的諾曼艦員身上,他們被繩子捆了個結實,丟在這里是鬧不出什么岔子來的。

    魏斯挑了那個年輕些的諾曼人,在他跟前蹲了下來,瞧了瞧他那張青澀的苦瓜臉:“你叫什么名字?”

    在這尊可怕的殺神面前,小伙子戰戰兢兢地回答說:“魏登,柏格森-魏登。”

    “見習軍官?剛從軍校畢業?”魏斯從他的軍服配飾上做出判斷。

    小伙子遲疑了一下,點點頭。

    “哪個軍校畢業的?”魏斯繼續問道,但他這可不是老大爺的啰嗦累贅,而是有意識地降低對方的戒心。

    小伙子不愿回答,低下頭沒吭聲。

    洛林游擊戰爭的一年間,魏斯利用為數不多的閑暇時間好好學習了諾曼語,盡管口音的問題沒能解決,稍有深度的溝通還是可以完成。

    “戰爭爆發前,我跟你們皇家陸軍學院的來訪者進行過一次兵棋推演,結果,我贏了。有趣的是,后來我們又在戰場上相遇了,那時我被關押在你們的戰俘營里,幸運的是,我活了下來,并且回到了己方陣營。”

    這番話恰對時機,小伙子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于是又抬起了頭。

    “說出來你可能不敢相信,你們的巴拉斯王子和塞德林茨將軍,就在那支訪問隊伍當中,而我有幸擊敗的那個人,便是你們的塞德林茨將軍。不過,后來在你們的戰俘營,我見到的是另一名軍官,一個在歡迎晚宴上打過照面的訪問者。”說完這些,魏斯給了對方一個謎之微笑,接著道:“見習軍官先生,作為聯邦軍的戰俘,你不必太過沮喪,只要你不做瘋狂的事情,活下來不是問題。如果,我是說如果,你和你的同伴愿意付出一些努力,我,可以提前釋放你們。”

    小伙子心動了,但旁邊那名年齡較他大了十來歲的諾曼艦員哼道:“簡直是一派胡言!”

    “一派胡言么?”魏斯唰的拔出手槍,“你們現在還是在戰場上,還沒有進入戰俘營,你們的性命掌握在我的手里,我大可不必跟你們浪費時間。不管你們信不信,就在剛才,你們的一些同伴撤走了,我只射殺了他們之中攜帶了武器的,至于那些沒帶武器的,都活了下來,跑進了樹林。”

    有人吃軟不吃硬,也有人吃硬不吃軟,見魏斯拿出手槍來講道理,那名年長些的諾曼艦員識趣地閉上了嘴,而年輕的見習軍官又是戰戰兢兢:“你要我們做什么?”

    “滅火,救人。”魏斯回答。

    “之后就放我們走?”小伙子的語氣,說明他思想上已經接受了這樣的交易。

    “不,你幫忙,放你走,至于他,留在這里做個見證,讓他看看我到底是一派胡言,還是說到做到。”魏斯答道,接著又補充:“但是,如果我從底艙解救的諾曼人拒絕放下武器,那我也只能將他們擊殺,這點必須說清楚。”

    放在別人身上,這口氣簡直是把牛給吹飛了,可眼前這兩個諾曼人不敢不信。

    待這名看起來既沒什么心眼、也沒什么膽識的見習軍官應允了剛剛所說的條件,魏斯給他解了綁,并且好意提醒道:“機會和生命都只有一次,別輕易浪費。”

    小伙子點了點頭,好奇地問:“你怎么知道還有人被困在底艙?”

    魏斯撒了個謊:“我聽到了敲擊聲,至于人數,是我估猜的。”

    這家伙倒是耿直:“什么敲擊聲?我怎么沒聽到?”

    魏斯只差給他翻白眼了:“隔那么遠,耳朵貼著地板才能聽到一點動靜。”

    他居然真要趴下來聽,魏斯照著他的屁股來了一腳輕的:“趕緊走吧!現在沒敲了!”

    被留在原地的諾曼艦員,用一種非常復雜的眼神看著兩人離去,似有那么一絲懊惱,又像是在慶幸什么。

    對于一個人內心的想法,魏斯無法洞察,但他有足夠的信心,在氣勢上壓倒——在戰力上壓制這名敵方見習軍官,因此,他讓對方獨自走在前面,自己手里沒有持槍。兩人沿著樓梯往下走,甲板下層的艙門口有魏斯這邊的一名傷員守著,雖然貨艙上部的廊道斷裂了一段,正常情況下已經無法橫跨貨艙了,但這依然是個關鍵位置,必須安排人值守。

    看到己方戰士捧著一支沾滿鮮血的格魯曼n型步槍,旁邊擱著一支諾曼步槍和十幾發子彈。魏斯腦海中一個激靈,叫住走在身前的敵方見習軍官:“嘿,魏登,帶我去艦橋下方的武器室……指示牌上標有位置。”

    小伙子明顯遲疑了一下,他同意合作,是基于自己可以獲得自由,并且所做的事情對己方幸存人員沒有直接性的危害,但帶敵人去武器室,顯然跟這種初衷相悖,可是那位“殺神”最后一句話,又明擺著是在提醒他,武器室就在那里,他當不當帶路黨其實并不重要。

    經過了一番思想斗爭,小伙子低下了頭,默不作聲地向前走去,在一條通道的盡頭側轉過身。

    魏斯跟過去一看,武器室的門是關著的,他示意對方開門,小伙子伸手去擰把手,一下子就把門打開了。不過,看清里面的情況,他明顯松了一口氣。

    “沒有槍了?”魏斯一邊說著,一邊走過去瞧了瞧。之前交火時,部分諾曼艦員攜帶了槍械,這說明他們已經打開了武器室,沒上鎖是正常的,拿空了武器架也是正常的,而魏斯現在要的不是槍械,而是彈藥。

    “帶上那個子彈箱。”魏斯對他吩咐說。這種鐵皮箱子,不論在諾曼軍隊還是聯邦軍隊都很常見,從它的尺寸規格來看,應該是200發子彈容量,通常每六發一小包,非常方便在戰場上向士兵們分發。

    讓見習軍官干新兵蛋子的活,好像有點不夠尊重,小伙子雖然有些不情愿,但還是順從地照做了,嘴里也沒有任何的抱怨。之后,他們每至一處有人的位置,不管會不會派上用場,都留下了三五十發子彈。

看過《鋼鐵燃魂》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雪缘园nba即时比分 2012奥运足球直播 球探足球比分 澳洲幸运5 北单比分奖金很高 足球指数及比分 浙江十一选五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 大家赢足球即时比分中 湖北11选5 足球竞彩比分澳客 篮球球探比分即时比分直播 体育比分网足球 奥运会网球比分扳 雪缘园足球即时比分 亿客隆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