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都市少年醫生 > 第2768章 楊青葉的傷情
    楊云林當然不認可楊遠山對羅子凌的稱贊,只是他沒有再站起來懟羅子凌,而是冷眼坐在一邊。

    羅子凌讓吳越進來。

    在吳越進來后,他讓她協助楊家人調查清楚被他們擒獲的那襲擊者的身份,再想辦法把其他襲擊者都逮住,以消除自己的懷疑。

    吳越馬上領命去了。

    其實在通告羅子凌的時候,她已經讓手下的人行動,搜捕那幾名逃脫的襲擊者。

    襲擊楊青葉的總共有五個人,除了一名被楊青葉的保鏢抓獲外,其他全部逃走了。

    吳越讓手下的人,想辦法把那幾名逃跑者抓獲。

    在吳越被羅子凌叫進來的時候,她已經收到了消息,一名襲擊者被抓獲。

    大數據時代,天眼無處不在,通過監控視頻的數據,要查到某個人的行蹤,難度比以前小了很多。

    王震軍是超級黑客,警方的治安監控系統他能輕松侵入,而且不留下痕跡。

    其他部門的監控系統也能輕松調看。

    因此,在接到吳越的命令后,王震軍馬上行動,在通過監視查找后,很快就找到了其中幾名襲擊者的蹤跡。其中一名倒霉蛋,在被發現行蹤后的不到十分鐘內,就被吳越手下的人逮住。

    另外幾名在逃人員,王震軍在繼續追查行蹤,并布置人手追捕之中。

    被逮住那人已經交待了問題,說是有人出錢雇他們打人行兇,出錢雇他們的是叫羅子凌。

    但吳越并沒告訴羅子凌和楊遠山、楊云林他們已經抓獲了一個人。

    “你也解釋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楊遠山吩咐沉默不語的楊云林,“凌家人和羅家人都懷疑是你雇請兇手行兇,初查的結果也表明楊家人涉及此案,我們要主動配合,別使性子!”

    楊遠山的話,楊云林不敢不聽,最終很不情愿地解釋了一下。

    他完全否定昨天晚上的事情與楊家人有關,說他根本沒策劃過這事情。

    以前,他確實是想把羅子凌消滅,但后來就沒再做這事情了。

    他也表示,一定會主動配合執法部門,把昨天晚上襲擊羅子凌的事情調查清楚,還楊家一個清白。

    “如果我們能一直這樣坦誠相待,我想誤會肯定不會出現!”羅子凌笑了笑,又很鄭重地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們一定加倍還擊。我沒有什么特別的要求,只希望日子能過的平平安安。”

    楊遠山點了點頭,并沒多說什么。

    再說了一會后,羅子凌知趣了站起了身,說想去看看楊青葉的手術情況。

    楊遠山也同意了,讓羅子凌幫忙看看楊青葉的手術情況。

    他讓依然候在外面的醫院院長,帶羅子凌進手術室查看情況去。

    在醫院院長的帶領下,羅子凌換了手術室專用工作衣進入了楊青葉在手術的房間。

    燕大附近醫院的院長當然認識羅子凌,他對羅子凌的醫術可是很佩服。

    畢竟,吳明云都很推崇羅子凌,而且他也見識過羅子凌的醫術。

    更重要的是,楊遠山自己都在接受羅子凌的治療。

    而且是楊遠山讓羅子凌進手術室觀察手術進展的。

    在進手術室及換衣服的過程中,醫院的院長向羅子凌介紹了楊青葉的情況。

    楊青葉雖然在手術治療,但他的情況隨時都要向醫院領導通報,以便他們第一時間向楊遠山和楊云林報告。楊遠山和楊云林的身份都非同尋常,他們只能仰望。

    楊遠山讓羅子凌進手術室查看情況,并幫忙治療,他們肯定盡最大可能提供便利。

    在羅子凌進手術室后,醫院方面將所有詳細資料都提供給了羅子凌,并告訴了他現在的手術情況。

    羅子凌很仔細地查看了病例資料及各種應急檢查,再和院長一道進入了手術間。

    楊青葉的脾臟被打破了,導致大出血。

    手術主要的目的就是止血,能不能保住脾臟還要看手術探查情況。

    羅子凌進入手術室的時候,出血已經基本被止住了,但在要不要保住楊青葉脾臟的問題上,兩位主刀醫生出現了分歧。助手覺得要把脾臟切除,不然還是有可能再出現出血的情況。

    主刀醫生覺得能保住楊青葉的脾臟,但他不敢完全保證保住脾臟的情況下,能完全杜絕出血。

    脾臟是人身體里面最大的免疫器官,占全身淋巴組織的百分之二十五,里面充滿了大量的淋巴細胞和巨噬細胞,是機體內最大的免疫中心,血循環非常豐富。脾破裂會導致大出血,是能夠致死的腹部急癥之一。較小的破裂可以縫合修補,但如果止血不住,只能切除。

    脾臟切除后,人依然能正常生活,也就是說,脾臟并不是人體不可缺少的臟器。

    但脾臟切除的人,身體抵抗力會比切除前有明顯的下降,比正常人更容易出現感染。

    當然,脾臟并不是身體里面唯一的免疫器官,脾臟切除后,人身體里面的免疫功能會通過其他免疫器官的代償而有一定程度的恢復。

    但不可能恢復到正常狀態。

    因此,雖然脾臟破裂能通過切除再縫合血管止血,但能保住脾臟的情況下,手術醫生還是會盡可能不把脾臟切除。

    脾臟破裂,手術治療過程中不切除,出血的風險當然會比切除要高。

    如果再有出血癥狀,很可能要再次手術,結果依然要把脾臟切除,那就得不償失了。

    羅子凌聽了兩位主刀醫生的不同意見后,馬上上前查看情況。

    在聽了情況分析,再用自己的辦法診查后,羅子凌認可了保住脾臟的意見。

    他告訴在場的醫護人員,盡可能把病人止血,并修補后脾臟,后面的事情他會接手。

    他完全有把握讓楊青葉的脾臟出血止住,并盡可能將他的脾臟功能修復。

    聽了羅子凌的意見后,院長馬上要求兩位主刀醫生,采取相對保守的治療手段,先血止住,再修復脾臟,接下來的治療讓羅子凌幫忙。

    在和院長走出手術室的時候,羅子凌向他提了建議:“剛剛發生的事情,你一定要和病人的家屬說明解釋,他們有知情權。”

    “我明白!”

看過《都市少年醫生》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