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神級奶爸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校園
    “我說的是實話呀。”萌萌正經的說道。

    “我的漂亮小寶貝長大了,在開學就是下學期,慢慢初二,初三,高中,學校里追你的人會越來越多。”紫妍抿了抿嘴唇說。

    “多就多唄,和我也沒什么關系,我對那些小屁孩沒感覺,我喜歡爸爸這樣大英雄,超級厲害。”

    “......”

    一家三口躺在床上聊天,閑暇時光,幸福感是非常濃郁的。

    在床上膩了十幾分鐘,周菲打來電話,大家準備吃晚餐了。

    熱鬧兩個多小時,萌萌回臥室和朋友們開黑打游戲。

    “萌萌,你怎么才上線,我們都以為你失蹤了。”李沐恩的語氣很幽怨:“我找了好幾次,都找不到你,你跑哪玩去了?”

    “是啊萌萌。”貝金南忍不住說:“沒有你的日子里,我們過的很苦酸。”

    “停停停!”萌萌無奈的說道:“你可別跟我飆土味情話,小心我爸揍你。”

    “我說的是真的。”貝金南唉聲嘆氣:“我們玩游戲,你不帶我們,到處都被人追著砍。”

    “是啊,我們誰也打不過。”

    “萌萌公主,快帶我們飛。”

    “哼,等著,我上號。”萌萌輕哼了聲,上號之后,帶隊出發。

    “萌萌,就是他們,總坎我!”

    “哎呀!萌萌你也沒打過!”

    “快跑。”

    剛上線,驀然發現,對方帶頭大哥,裝備比萌萌還好一些,萌萌沒打過,一時間愣住了。

    她都習慣見誰都是一刀秒的快感。

    現在猛地這樣,還有些不適應。

    “他好像很厲害呀!”

    萌萌目光非常奇特的看著眼前的灰色屏幕。

    想當初玩小號的時候,就是這樣。

    屏幕上掉了兩件裝備,價值近五百萬。

    對方出手的人很激動,公屏打字:為了這一天,我已經等了好久,萌萌公主。

    “哼,等會兒砍死你。”

    萌萌打字回應了句,隨之叫了聲:

    “爸爸,爸爸我被人欺負了。”

    嗖!

    張漢秒到。

    “怎么了?”

    看到在玩游戲,又看到灰屏,張漢頓時笑出聲。

    “來吧,開始砸裝備。”

    張漢隨手拿過椅子,坐在旁邊開始充錢,人物回城后開始了。

    紫妍見到這一幕,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僅沒說什么,還拿了兩杯果汁來。

    半個小時后。

    萌萌帶隊再次來到那個地方。

    刷!

    一刀下去,人頭落地。

    對此,剛剛還很舒坦的玩家,淚流滿面。

    為啥我掉的裝備更貴啊!

    萌萌的幾個同學,尤其是貝金南的哥哥,坐在貝金南旁邊大眼瞪小眼,查看著萌萌的裝備,神色震撼又感慨:

    “又充值兩千萬啊。”

    “哥,你怎么知道?”貝金南愣了愣。

    “公屏啊,剛才官方發了消息,還送出不少禮包,你的萌萌同學,太豪了,神豪,玩游戲前后五千萬了吧,一般人可玩不起,這段時間,我好像也聽說了些,萌萌的家境,在香江......”

    說到這里,伍兆空略微有些猶豫,最終還是說道:“我聽一位大哥說,張先生在香江的地位,高到讓人窒息,羅家那些頂級豪門,對他唯首是瞻,他有個特點,十分慣著他的女兒,有惹到他女兒的,從來沒有好下場,以前的李家,好像就因為招惹到他的家人而覆滅,百年李家啊,那位大哥說,他女兒在第一中學,上初中,學習好,人長得也非常漂亮,你的同學張雨萌,還用想嗎?老弟,她不是咱們能高攀的起的,你的心思還是收一收吧。”

    貝金南:“......”

    我也沒說啥啊,你咋就教育上了呢。

    其實和萌萌經常一起玩的這幾個同學,家境都很不錯。

    李沐恩的父親李愷,地產大亨,不差錢,像是貝金南這位小護花使者,背靠伍山行,其他人也都有來歷。

    對于這些,萌萌也不怎么清楚,她交朋友向來都不看來歷家境。

    這些習慣都是張漢間接培養成的,因為沒人比她家境好,不需要看這些。

    休閑時光,最后一周的假期,就在香江玩耍,宅了好幾天,又去逛街,和沐雪去搞怪。

    時間很快來到開學日。

    萌萌和李沐恩手拉手走入教室,班級很熱鬧,看到萌萌不少人都打了招呼。

    樂觀開朗的萌萌,在班級、在學校人氣超高的。

    “咦?木利,你嘴角怎么是青的?”

    看到前排座的男生,嘴角有些發青,萌萌奇怪的問了句。

    “我、我......”

    木利撓了撓頭,苦惱的說道:“我挨揍了。”

    “是誰打的呀?”萌萌微微愣了愣。

    看他的嘴角,好像是沒多久吧。

    “就前天。”

    木利見萌萌和李沐恩還有貝金南幾人都看著他,想了想,還是將事情說了出來:

    “我寒假去鄉下玩,我和表哥玩的很好,然后他和父母生氣了,為了嚇唬他們,和我一起想辦法,他說假裝喝農藥,就去偷拿一瓶農藥,還倒了半瓶,把瓶子扔地上,喝了一口娃哈哈,就讓我去喊人,我去叫了舅舅,舅媽還有我爸和我媽。”

    “我裝的挺像,特慌張的喊我表哥喝農藥了,全家人一下都慌張的不行,嚇壞了,跑進屋就看到表哥口吐白沫在抽搐,我媽說撬開他嘴,別咬到舌頭,快點催吐,送醫院。結果我爸一著急,拿了自己的布鞋塞到了表哥嘴里,我爸腳特臭......”

    說到這里,萌萌和李沐恩幾人神色突然有些怪異。

    我的天啊,那是何等的折磨。

    關鍵的還在后頭。

    “因為要催吐,我舅舅急的不行,直接跑出去,我還以為他去開車要送醫院,誰知道,舅舅不一會就拿了一瓢翔沖進來,我表哥當時瞪著眼睛,說不出話,拼命的看著我,想要說什么,我當時真的嚇懵了,完全不知道怎么辦,最后表哥想要掙扎,可是有幾個大人按著他,他反抗不過,就......”

    木利說不下去了,有些凄涼的神色。

    “啊?”

    萌萌幾人神色頓時充滿了怪異。

    很別扭,真的發生了?

    “然后我就挨揍了,是表哥打的,我不怪他。”

    木利聲音弱弱的說道,似乎想起那樣一幕,他整個人都有些惡寒。

    嚇人啊。

    “額,別說了。”

    萌萌小臉一縮,不想聽了。

    “你也挨揍了啊。”

    這時候另外一個男同學坐在木利旁邊,安慰的拍了拍肩膀:“我寒假也挨揍了,讓我爺踢了一腳。”

    “你、你是因為什么?”

    木利神色舒緩了很多,有人陪著也是種特別的安慰。

    “我爺爺和奶奶今年在我家過年。”

    男同學說道:“我爸爸過年那天中午才回來,還給我帶了個天文望遠鏡,我很喜歡看月亮,當時高興極了,我想著就是賣萌點的叫一聲爸比,后來想了下,我都要上初二了,還是喊老爸吧,結果我看著那個望遠鏡,一愣神......”

    怎么了?

    男同學略微猶豫,似乎在想著要不要說,但都說到這了,哪有停的道理。

    在幾人的目光中,男同學臉色微微泛紅,嘴里吐出了幾個字:

    “我就口誤,直接喊了聲老逼。”

    “我爺爺上來就給我一腳,真踢疼我了。”

    男同學的一席話,頓時讓同學們哄笑聲一片。

    “你可真有才。”萌萌笑個不停。

    “張雨萌,你寒假去哪玩啦?”木利問道。

    關系不算很熟悉,木利也沒好意思叫萌萌,就直接叫的全名。

    萌萌聞言后回答:

    “去了好幾個非常好玩的地方,還認識個新朋友。”

    “好玩的地方?是哪里呀?”木利又問。

    “秘密。”萌萌腦瓜微微一側,很調皮的回答。

    “老師來了!”

    前排的同學突然說道,大家都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

    “同學們好久不見,寒假玩的開心嗎?”白一林走進來后笑著和大家說。

    “開心!”同學們不約而同的回答。

    “初一下學期了,經過上學期的接觸,同學們相互間也已經熟悉,關系很融洽,成績呢,在重點班級,我們是第一名,這學期,我們要再接再厲,不要驕傲,上課的時候好好聽講,下課的時候就好好休息,這第一堂自習課,老師準備和同學們玩游戲,天黑請閉眼有同學玩過嗎?同學們輪流來,沒玩過的不要緊,看兩遍也就會了......”

    白一林也很有閑情雅致,和同學們直接玩起游戲來。

    路過的教學主任見狀,也忍不住笑出聲。

    學習好,老師就喜歡,他在門外看了兩分鐘,才笑呵呵的離開,心中也有些感慨:年輕,真好。

    不只是對這些初一的學子,也是對白一林。

    像他四十多歲,想玩也玩不動了,沒那方面的心思。

    學校生涯,再次開始。

    萌萌并沒有因為成了天流之主,有什么改變,天流之主,想要彰顯下星球寶珠的威力,最少要金丹期,還差不少距離。

    也沒人著急這方面的事情。

    新月山上,紫妍和周菲又閑不住了,跑去公司當總裁,忙工作,張漢一個人開始閉關領悟。

    太虛雷經,無比玄妙,每天默念時,雷霆印記涌現出的鳴音,都能給靈識帶來提升,一開始的提升很多,漸漸地也平息下來,至于雷尊塔,張漢還沒打算去領悟雷法。

    對他來說,先參悟玄妙的太虛雷經,是第一步,不管何種神通、秘術、功法,基礎最為重要。

    想要修行雷法,對于雷霆的理解,也是頗為重要的。

    “太虛流形,雷霆磅礴,昭昭其有,冥冥其無,集之成體,散之為雷,卷之而寂爾無形,舒之而忽兮有象,太虛雷經妙在靈臺......”

    每次修行,總能有些許領悟。

    “雷法,真的很神奇。”

    久坐一上午,張漢呼出一口長氣,忍不住感慨了聲。

    站起身,骨骼咔咔作響。

    提升、不只是靈識上,就連不死體都有所提升,感覺有些奇妙。

    張漢所致的丁點雷法,根本無法與之媲美。

    對于修行這種未知的、玄妙之法,張漢的興趣也頗為濃郁,休息幾分鐘,便繼續參悟。

    中午,第一中學,食堂。

    萌萌,李沐恩,貝金南,周磊四人坐在一張餐桌,其他幾個玩的不錯的同學都在旁邊,食堂的飯味道還好,能滿足絕大部分人的口味,種類也多,只不過對萌萌來說,是有些食之無味,不過正好,吃了外面的事物,晚上回家吃飯才更香。

    也因為合群的關系,和同學們一起吃飯,萌萌也才沒讓家里送餐過來吃。

    “我過完年,在北美待了半個多月,感覺也沒什么意思,沒有朋友,還不如在學校上學了。”周磊唉聲嘆氣。

    “你這算什么。”貝金南呵呵一笑:“我放假的時候,陪我表姐去相親,那些相親對象還挺有趣的。”

    “相親?”李沐恩抬起頭,很好奇的問:“你姐姐多大呀?怎么還需要相親呢,不是說上大學的時候就可以談戀愛,畢業了也能和喜歡的人一起工作。”

    “我也不知道啊,我姐今年還不到三十,好像是二十八,家里人著急,總催她。”貝金南撓了撓頭。

    “相親是什么樣的?就兩個人在一起聊天嗎?”李沐恩又問。

    就連萌萌也抬起了頭,這個詞匯,只在網上看到過,屬于比較新奇的那一種。

    “對啊,就隨便聊聊,看對眼的就交往著試試,看不對眼就拜拜。”貝金南說道。

    “相親的都是帥哥?”李沐恩說道:“就像是電視里演的那樣?”

    “誰說的,我陪表姐去了三次,前兩個都不怎么好看,最后一個還行,就是......”貝金南笑了笑,說道:“我表姐覺得他還挺有意思呢,一開始我表姐問他有房嗎?那人直接拿出個房產證,問他有車嗎?他就拿出行駛.證,問他有游艇嗎?結果又拿出個證件,我表姐就好奇了,問他有私人飛機嗎?他又拿出飛行資格證。”

    “好厲害哦,什么都有。”李沐恩笑著說道。

    “我還沒說完呢。”

    貝金南放下筷子,笑道:“轉折來了,我表姐就問他,你什么都會,那工作是做什么的?結果那個男子回答:我是專業辦假證的。”

    李沐恩、萌萌、周磊:“......”

    神色略微有些愕然,沒想到貝金南所說的轉折,竟然是這個。

    “咯咯咯。”

    李沐恩在笑,萌萌也忍不住笑了兩聲:“有趣的靈魂呢。”

    “故事還有!”

    貝金南搓了搓手,笑呵呵的說;

    “我表姐聽到他說是辦假證的,非但沒有生氣,還對那男的有點好奇,覺得好玩,結果第一天的約會很成功,第二天出去玩,就沒帶我了,反正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交流的,第三天回來,怎么著?原來那男子說的都是真的,他不是辦假證,身價好像也挺厲害,在南島是個人物呢。”

    “叫什么呀?”李沐恩隨口問著。

    “葉寒。”

    萌萌:“我知道他。”

    有些好奇了,葉寒不是東區葉家的人嗎?

    那個人挺喜歡玩的,怎么還去相親了呢。

    “現在他和我表姐偶爾約個會,發展成什么樣我就不知道了。”貝金南說道。

    “萌萌,你放假這些時間去哪玩了?”周磊問道。

    “去了好多好玩的地方。”

    萌萌一邊小口吃著飯一邊回答。

    “那肯定非常好玩,讓你這個網癮小少女都不上網了。”周磊笑道。

    相對于貝金南,周磊要成熟很多,中學,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成長的速度是很快的。

    “這學期上完,我就要去高中了,哎,聽他們說高中的學習壓力更大,娛樂的時間非常短,三年,時間過的真慢,我想要上大學,去上京,看看首都的風采。”周磊神色向往。

    “我讀大學應該是在國外吧。”貝金南說道:“前段時間我父母還聊了,考慮我高中就出去還是大學,我高中想留在這里。”

    說話間他看了眼萌萌,心里的女神,萬一有機會呢,自己不追她,如果她喜歡上自己,那豈不是咸魚翻身?

    如果這句話說出來,萌萌一定會回答:咸魚翻身,他還是條咸魚。

    “萌萌,你大學要去哪里呀?”李沐恩對這方面也有好奇。

    “我不知道呀,到時候看看我想去哪玩唄,臨海市?西杭?上京?換個城市,也不能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都在香江。”萌萌嘟囔著回答。

    “到時候沒準我們還能一起呢。”李沐恩笑嘻嘻的說著。

    “大學的事情還很遠,萬一萌萌以后直接當了大明星呢,上次唱的那首歌,都火成那樣,萌萌都差點火了。”周磊笑道。

    “我不當大明星,我們家有大明星了。”萌萌說道。

    “是哦,萌萌媽媽是超級大牌的大明星呢。”李沐恩也說了句。

    “......”

    初中的生活,充滿了樂趣。

    只不過經歷了海龍星域,失落大陸的歷練,讓萌萌的那種興致少了很多。

    眼界很重要,如果說萌萌一直充當普通人,或許在學校里,也會有喜歡的男孩,學習好?打籃球好?有特長的男生總會討人喜歡。

    但經歷的多了,雖然萌萌年齡還不大,卻感覺同學都有點稚嫩。

    ‘哎,也不知道妮娜在干嘛,我的第一個精靈公主朋友,下次去要七月多呢,到時候可以帶妮娜回來玩嗎?唔,給她介紹沐恩她們認識......”

    萌萌吃著吃著,就有點走神了。

    這個時候的妮娜,自然是在修行的。

    莫文也豁出去了,第二次和元素精靈王通訊,是在飛船上。

    “定位上,你們的艦隊剛離開達爾星,這是怎么回事?五天前你們應該就要出發的。”元素精靈王神色平淡。

    可語氣上卻讓莫文有些聽出來,他很有可能是生氣了。

看過《神級奶爸》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