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5188 > 1161 衣錦還鄉
    南王怎么處理隱殺組中的臥底,那是他的事情,我就不便再插手了。

    我有我的事情。

    我在南王的辦公室里,將我在殺手門的所遭所遇都講給他聽了。

    春少爺讓我加入殺手門,南王還很不屑,說春少爺真是想得美;說到紅花娘娘也是這個意思時,南王徹底地沉默了。

    紅花娘娘是他唯一的軟肋。

    不知過了多久,南王才緩緩地說:“既然是你媽的意思,你就去殺手門吧!”

    這就是南王,他對紅花娘娘真的太寵了點。

    我無話可說半天才憋出來一句:“殺手門的別人我管不了,但我自己,絕對不會和隱殺組作對的!”

    南王點了點頭,說好。

    “爸……”我忍不住了,眼圈紅了起來。

    “沒事。”南王笑了起來:“跟著你媽,記得多說點我的好話,還指望你撮合我們兩個吶!等你媽回心轉意了,你倆一起回來多好?”

    我便破涕為笑,說了聲好。

    “對了。”南王像是想起什么,繼續說道:“這一次你給殺手門立下奇功,春少爺沒理由再囚禁你二叔了吧?”

    我點點頭:“我媽也是這么認為的,雖然我還沒跟春少爺說這件事,但想來他不會拒絕我的。”

    “好。”南王說道:“我和你二叔也很久沒見了,這次正好和他見見。”

    因為紅花娘娘的事,南王和二叔大吵一架,再也沒見過面。

    一家人能團聚、和解,也不枉我費了這么久的工夫。

    我很開心地離開了隱殺組。

    走時十分低調,沒和任何人說,畢竟我要加入殺手門了,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回到殺手門的總部,也就是紅花大樓,春少爺和紅花娘娘已經等待我多時了,看我平安歸來也是挺開心的。

    紅花娘娘還問我,南王沒有為難我嗎?

    我說沒有,南王知道是你做主,他就立刻沒脾氣了。

    當著紅花娘娘的面,我也不敢叫爸。怎么說呢,春少爺和南王都很怕她,我也一樣。

    紅花娘娘叉著腰說:“就知道他不敢廢話!”

    對于殺手門的人來說,掌管江省的小南王能加入殺手門,絕對是件值得慶祝和慶賀的事,舉門上下一片歡騰。

    尤其是老乞丐,更是開心的不得了,說我這個徒弟真是沒有白收,關鍵時刻不掉鏈子!

    為此,春少爺特地開了一場宴會,邀請了殺手門各路有頭有臉的人,表示對我的歡迎和重視。

    小南王啊,掌管整個江省,紅花娘娘的兒子,還是老叫花的徒弟,身份何其尊貴!

    不用春少爺多說,大家就都知道我有多重要了,紛紛來向我敬酒、道喜,恭賀我加入殺手門。

    “小南王,久仰大名啊!”

    “小南王,以后咱們說不定有機會合作,提前認識下哈。”

    “小南王……”

    之前殺手門追殺我時,這些人估計沒少出力,但是現在和我熟的好像老朋友一樣。

    因此我也喝了不少的酒。

    借著酒勁,我把牤牛叫了過來,公之于眾,說這是我的徒弟,希望大家以后多照顧點。

    眾人當然紛紛答應,又和牤牛套起了近乎。

    牤牛自從加入殺手門,從未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別提多興奮、多開心了。

    趁著大家轉移了注意力,我端著一杯酒,起身來到春少爺的身前。

    春少爺以為我要向他敬酒,連忙站了起來,而我則把他按住了,說道:“春少爺,您先坐著,我有三件事要和你說。”

    春少爺點了點頭:“你講。”

    我先干了杯中酒,接著說道:“你知道南王是我父親,也知道我曾經在隱殺組呆過,說實話我跟隱殺組的人關系不錯……”

    眾人聽到我說的話,紛紛安靜下來,朝我看了過來。

    我繼續說:“但我既然進入殺手門了,肯定不會再做他想,我只請求一點,不要派我去對付隱殺組的人就好。”

    四周頓時起了一陣竊竊私語。

    殺手門最大的死對頭就是隱殺組,如果我不肯對付隱殺組,要我還有什么用呢?

    我說:“我只負責對付戰斧。”

    春少爺之前已經下過命令,從此和戰斧誓不兩立。

    “可以。”春少爺爽快地答應了我。

    我又給自己倒滿了酒,接著一飲而盡。

    “第二件事。”我說:“我加入了殺手門,拜你做老大,從此信任你、依仗你,希望你也不要利用我、欺騙我。”

    我的潛臺詞是,不要利用我去對付南王,春少爺一定聽得懂。

    “可以!”春少爺再次答應。

    我呼了一口氣,又給自己倒上了第三杯酒。

    “龍,不要再喝了!”紅花娘娘制止我。

    “沒事。”我又將第三杯酒一飲而盡,“春少爺,我是二叔養大的,如果沒有他,我活不到今天……”

    我忍不住流出淚來。

    當初我從縣城出來,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嗎?

    春少爺之所以禁錮二叔,就是因為二叔曾經身為飛龍特種大隊的一員,屬實抓捕過不少殺手門的人。

    “不用說了。”春少爺道:“你可以隨時去接你二叔出來。”

    說著,春少爺摸出一塊小木牌來交給我。

    是殺手門的小木牌,不同的是,上面刻著一個“春”字。

    這是春少爺的象征!

    榮海在河西省,河西是殺手門的起源之地,也是殺手門最為重要的據點,沒有春少爺的牌子真不好辦。

    “謝謝……”我由衷地說了一聲,仿佛卸下了一切重擔和束縛,雙腿突然一軟,直挺挺栽倒在地。

    是喝醉了,也是因為真的太累了。

    等我再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了,我躺在床上,看到程依依正在衛生間里忙活。

    我的頭有些暈。

    “依依……”我輕輕叫了一聲。

    “噔噔蹬蹬”的腳步聲響起,程依依從衛生間里奔了出來,她在洗臉,臉上的泡沫都還沒沖干凈,就撲到我懷里了。

    去了隱殺組幾天,昨天才剛回來,和任何人都說過話,就是沒和程依依說過話。

    我們互相擁抱了會,突然想起什么,趕緊在自己身上找了起來。

    那塊刻有“春”字的小木牌被我翻了出來。

    “哈哈……”我開心地笑了起來,有了這個東西,能救出二叔了!

    程依依也為我高興。

    “咱們下午就回榮海!”

    “好。”

    這次能光明正大地衣錦還鄉了!

    他方家再能耐,也是背靠著殺手門,現在我有春少爺的木牌在手,玩不死他!

    想想也挺感慨,二叔是何等人,當初身為飛龍特種大隊最頂尖的人才,抓捕過多少罪犯,讓多少惡人聞風喪膽!退伍以后,卻被區區一個方家欺負成這樣子……

    沒什么廢話,吃過午飯以后,我就分別聯系趙虎、錐子等人,讓他們跟我一起回榮海,憋了兩年的氣,今天終于可以泄出來了!

    該聯系的人都聯系好后,我和程依依也準備了下,立即啟程前往榮海。以前我們回去連飛機都不敢坐,悄悄地坐火車,現在必須大大方方地坐飛機,還是頭等艙!

    我們回去,巴不得方家來找我們麻煩呢,到時候就能狠狠打他臉了。

    今天的我們,可是今非昔比了。

    飛機當然很快,都是北方城市,半個多小時就到了。

    在機場的大廳里,我和程依依等了一陣子后,見到了同樣從各地趕過來的趙虎、韓曉彤,還有錐子。

    我奇怪地問趙虎:“二條呢?”

    趙虎搖了搖頭:“沒聯系上……之前從徽省回來,他和紅云就消失啦,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我知道,因為南宮卓的事情,二條還是心里過不去那道坎,所以暫時選擇消失。

    沒有辦法,希望將來有緣再見面吧。

    至于莫魚,他不認識我二叔,在榮海也沒有親人,所以也就沒來。

    大飛也不能來,那家伙被殺手門追殺,我可保證不了他的安全。

    對了,還有祁六虎,那家伙跟神仙似的,徹底聯系不上了,不知道正在哪泡妞呢。

    當初我們離開榮海的時候是七個人,現在回來五個,也不錯了。

    大家都挺開心,這都多久了啊,老家一直是我們的禁地,不能踏入,有家難回、有親難尋!

    這回好了,真的算是衣錦還鄉!

    錐子還是挺開心的,平時幾乎過著吃齋念佛的生活,不近女色不戀風塵,甚至連K都不唱,好多人以為他是同性戀呢……

    這次終于能見到杜小蘭了。

    人齊了后,我們便往外走。

    “你們說方鴻漸見了咱們,會是什么鬼樣子啊?”趙虎樂呵呵說。

    “八成跟見了鬼似的。”錐子冷冷笑著。

    “我建議,咱們這次回來,能鬧多大就鬧多大,讓整個榮海都知道咱們回來了!”

    “必須的!”

    “沒問題!”

    “狠狠收拾方鴻漸一頓!”

    “我要抽那老頭十個嘴巴子!”

    當初我們在榮海確實受了不少的氣,每一個人都打算在今天一泄為快。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我不愛冰冷的床沿……”

    我們肩并著肩,唱著早已過時的流行歌曲,邁著大步走出榮海機場……

看過《5188》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