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霸道大叔寵甜妻 > 第1497章 閉嘴 ,睡覺!
    第1497章 閉嘴 ,睡覺!

    韓天琢這輩子也沒有被人打過,他好心幫人,竟然被打了。

    瞧著女人哭的梨花帶雨,他氣笑出聲。

    在她面前蹲下,伸手要幫她擦眼淚,女人卻閉上眼睛,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他隱忍的舔著牙槽。

    起身,離開臥室。

    聽見他離開的腳步聲, 白玉睜開眼睛,看臥室的門關上,她慌張,怕他離開,趕緊追出去。

    跑到樓下,因為腳步太急,褲子有太長,下樓梯的時候,她踩到褲腳,幸好她及時扶住欄桿,要不然就栽下樓梯。

    她后怕的拍著心臟的位置,好險好險。

    抬眸和樓下韓天琢對上,察覺他眼中的嫌惡,她低頭放慢腳步,走到他坐的沙發旁邊,就在他腳邊坐下。

    韓天琢打開藥箱,正在拿藥敷臉,看女人又像小狗一樣坐在他腳邊,嘴角一扯。

    敷了一層藥,他又拿冰塊敷了一會 ,臉上的紅腫才消散,已經是凌晨了。

    韓天琢折騰的心累,起身上樓的時候,看女人又要跟上來,轉身冷眼看她。

    “你自己睡,再來打攪我,我就把你丟出去。”

    白玉怯弱的站住,一眨不眨的盯著他上樓的背影,想到自己傷害了他,心里難受,她坐在沙發上抱著膝蓋,還是望著二樓的方向。

    韓天琢第三次躺在床上,等了一會,沒有聽到任何動靜,閉上眼睛。

    可是看不見她,又擔心她會鬧出什么幺蛾子,他煩躁的起身,起身走到樓梯口,看女人孤零零坐在沙發上,明亮的燈光照在她臉上,異常蒼白。

    她是準備坐在那里一晚上嗎?

    “上來!”

    白玉聽見他的話,雙眼一亮,立即跑上樓,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韓天琢,對不起,白玉,不是故意的。”

    韓天琢嫌棄皺眉,“少廢話。”

    他轉身回臥室,給她拿了一床被子,丟到地上。

    “自己弄好,睡覺。”

    白玉愣愣的看著地上的被子,再看他床上的大被子,她張了張嘴,想說她要睡床上,因為床上更舒服,可瞧著男人陰沉沉的臉色,如能索命的閻王爺一眼,冷意森森,她趕緊把話咽下去。

    韓天琢看她笨拙的鋪著被子,連被子的長短都分不清楚,丟了一個枕頭到她身上。

    “鋪錯了。”

    白玉不解,再看自己的被子,迷茫的撓頭。

    “哪里錯了?”

    韓天琢深吸一口氣,起身把她被子扯走,幫她鋪好。

    白玉驚訝的男人長手臂,很容易就把被子鋪的平整,崇拜的雙眼冒星星。

    “韓天琢,你真厲害。”

    韓天琢再次躺在床上,“你睡覺,打呼嚕嗎?”

    白玉立即搖頭,“不,不打的,你要是打呼嚕,白玉不會嫌棄你的。”

    “……”

    韓天琢睥睨著她,他不嫌棄她,她就祖墳燒高香了。

    “閉嘴,睡覺!”

    “哦。韓天琢,晚安。”

    白玉躺下,閉上眼睛。

    韓天琢閉上眼睛,突然自己的房間里多了一個人,他有些不習慣,翻了幾次身,還是睡不著,看著床邊的女人,倒是睡得香甜。

    ……

    第二天,韓天琢生物鐘時間清醒,睜開眼睛看見旁邊有臉上帶著傷的女人,瞳孔一縮,蹙緊眉頭。

    緩和了幾分鐘,他才清醒過來,昨晚他救了一個女人。

    “盯著我做什么?”

    他起身,看地板上被子亂糟糟,看得十分礙眼。

    他習慣有條理有規矩的陳列任何東西,在他的房間,還是第一次,出現如此凌亂的狀況。

    “餓了。”

    韓天琢薄唇一掀,“餓了,盯著我能填飽肚子?”

    白玉好幾天沒吃東西,昨晚只是喝了一點粥,睡了一覺,肚子早就餓扁了。

    她無措的低頭,不知道該怎么樣才能討好他。

    “把被子鋪好,鋪不好,就別想吃飯。”

    他起身去洗漱間洗漱。

    白玉發愁的盯著地上的被子,她很想吃飯,只能乖乖的把被子折疊起來。

    韓天琢洗漱完,看地上的被子,被女人兩斜對角折疊起來成三角形,凹凸不平也就算了,妞妞歪歪的丑死了。

    “韓天琢,這個好難弄。”

    韓天琢不理她,拿衣服去洗漱間換了出來,再看她自己的被子沒弄好,她卻跑到床上對他的折疊好的被子,戳戳點點的,打開研究,卻又恢復不到原來的模樣,看他出來,她慌亂的跳下床。

    察覺他冷厲的視線,她做賊心虛,抱著自己的被子,擋住臉。

    韓天琢氣笑,昨天還是小狗,今天就變成猴子嗎?

    過去床上被子折疊好,白玉認真站在床邊,看他把她弄亂的被子攤開,再次一絲不茍的折疊好,她滿眼崇拜的盯著他。

    “韓天琢,你好厲害。”

    韓天琢面無表情,“疊不好你自己的被子,早餐你就把這被子吃了吧。”

    “……”

    白玉臉上的笑容僵住,委屈的低頭去把被子再次攤開,她記憶力很好,規規矩矩的把被子跌成豆腐塊,抱起來放在他被子的旁邊。

    “韓天琢, 你看,疊好,白玉就不用吃被子了。”

    韓君羽冷嗤,看她身上穿著襯衫,因為太大,她扣子又沒有全扣上,露出一邊的肩膀,還有褲子也太大太長,她不僅是拖著褲腳地走路,褲子也是空蕩蕩的,怎么看怎么怪異。

    他盯著自己的目光越來越冷,一股壓迫感襲來,白玉咽口水,害怕的后退。

    男人往她走來,白玉驚嚇的想跑,卻被他抓住肩膀,她身體發抖,心中恐怖,哭出聲。

    “韓天琢,白玉錯了,白玉再疊好。”

    韓天琢把她丟到沙發上,按住她亂動的肩膀。

    “別亂動!”

    白玉瑟縮著肩膀,窩在沙發里,含著淚的雙眼怯怯的望著他。

    就看他彎腰把襯衫的紐扣扣上,再把襯衫扯好,又在她面前蹲下,把她褲腳卷起來。

    “以為我要打你?蠢貨!”

    “……”白玉低頭,視線卻偷偷的打量他。

    她剛開始是以為他會欺負她,可沒想到他竟然是幫她穿好衣服。

    韓天琢不僅聰明,對她還好,她露出笑容。

    韓天琢看她眼角還帶著淚,卻又笑起來,俊臉冷漠,起身離開。

    白玉趕緊起身,跑著跟上去,跑到樓梯口,男人的腳步一頓,她一時沒收住腳,徑直撞到他的后背,哎呦一聲,摸著額頭往后退。

    韓天琢轉身看女人迷迷糊糊的,蹙眉,冷眼瞧了她一眼,再轉身下樓。

    白玉無辜的摸著額頭,亦步亦趨的跟著他下樓,就看見客廳站著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瞪大著雙眼盯著她,她立即躲到韓天琢的背后。

看過《霸道大叔寵甜妻》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