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還看今朝 > 第七卷 第三十七節 進入
    漢川省發計委是一個單獨的院落,距離省政府也不算太遠。

    事實上因為很多業務都和省政府那邊息息相關,距離太遠會帶來很多不便,所以從省計委時代,就一直在這里,略顯老舊的六層大樓,呈現出一個l形,另外還有一幢小樓和部分附屬的平房。

    院落不算很大,但是在寸土寸金的主城區中心區域已經非常寶貴了,尤其是還有一處保留得很好的林帶,微微凸起的坡丘,一處大概有十畝地左右的植被,外圍這是草坪,再鋪設上幾條石板小徑,使得大樓、小樓和平房之間的互聯互通都可以通過穿越這處坡丘的青石板小徑來實現,當然這是指人行,而環繞著一處坡丘的環形車道周圍這分布著停車位和車庫。

    省發計委的領導辦公室都沒有設在很多人都認為的小樓,也不是平房,而是就在大樓里邊,二樓、三樓和四樓都有主任和副主任們的辦公室,而小樓則是政研室(政策法規處)、人事處、離退干部處、機關黨委、財務后勤處等部門所在,而平房則是經濟合作處、重點項目辦、稽查辦、鐵路機場規建辦所在,其他處室則都在大樓里邊。

    沙正陽的辦公室安排在四樓,略高,條件沒法和長河集團那邊比,但是沙正陽還是覺得不錯了。

    三十多平方米的辦公室,辦公桌椅、書柜、沙發、空調、飲水機、綠植盆栽,一應俱全,容納七八個人開個小會,也綽綽有余。

    辦公室副主任于幼廉把他帶到辦公室看了一圈,沙正陽表示了感謝之后,就安安心心在辦公室里翻閱了一下書籍和文件。

    書柜里書不算多,大部分是各種相關法規,專業性的,估計應該是每位委領導都全套準備了一套,沙正陽估摸著要把這些相關法規看完,沒有一兩年不行,所以更多的時候這些書籍是充當工具書的作用,方便查閱。

    當然如果你要真心要在發計委里邊干下去,慢慢抽時間一本一本細看,也不是不能看完,估摸著看完連帶著你這幾年對工作的熟悉,你也差不多就能成為發計委的一個內行人才了。

    先前省委組織部一位處長把他送到了康廣量那里,康廣量馬上要開會,所以只是簡短在一起交談了十分鐘,康廣量都匆匆忙忙到省政府開會去了,預計一個小時之后能回來,沙正陽不能等到人家來召喚自己,得掐著時間過去。

    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來,是于幼廉來的,告知康主任已經回來了。

    這也是沙正陽專門叮囑于幼廉的,康廣量一回來就電話通知他,這樣也是對康廣量的尊重,同時也不至于讓自己失禮。

    康廣量的辦公室在二樓最頂端,緊挨著他辦公室是一間會客室和小型會議室,這是主任的專享。

    副主任們就稍微悲催一些,沒有專用的會客室,一般來客就只能在辦公室里,另外一每一層樓有兩個專門的會客室和一個小型會議室,還有一個中型會議室,大會議室有兩個一個在六樓,一個在一樓。

    最糟糕的情況莫過于所有辦公室都沒有單獨衛生間,哪怕是主任辦公室,衛生間都設在l狀的拐角處和另一端。

    這也是老式樓宇的基本風格。

    在門上敲了兩下,沙正陽這才發聲:“主任。”

    “正陽來了?進來坐。”康廣量坐在大班桌后,正在看手里的文件,估計是從省政府那邊帶回來的,辦公室小邱已經把茶泡了進來,很乖覺一個青年秘書。

    除了主任有明確的秘書,副主任們實際上也都有固定辦公室工作人員跟隨,但是沒有誰說這是秘書,但大家又約定俗成知道他們實際上就是秘書,從事的就是秘書工作。

    發計委的工作相當的繁雜,接近三十個處室,個個都分量不輕,七個副主任中,每一個分管的工作里邊,隨便拿出來兩樣,都能吸引下邊市縣的目光,當然省這一級發計委完全無法和國家發計委比,這主要是因為94年之后國地稅分家,稅收財力大幅度上移至中央財政,所以在項目審批和資金調撥上,中央收權力度太大,使得從省到地市在區縣和鄉鎮的權力都遭到了極大的削弱。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94年不搞這個國地稅分家,中央財力嚴重不足,很多時候都要靠和地方上協商,所以迫不得已才會采用分稅制,問題是分稅制極大的充實了中央財力,但是相對應的事權卻沒有上移,仍然沉在下邊,這又把地方上財力給徹底拖垮了。

    加上gdp主義的盛行,迫使地方上為了強化自己的招商引資環境,不得不加大力度在基礎設施建設上投入,后來中央又把民生作為考核地方領導的政績的焦點,這也一樣使得地方上不得不把財力用在這些方面。

    總而言之,窟窿太大,而財力不足,這就成為地方各級政府的夢魘,沿海地區略好,而中西部地區就很大程度需要依靠轉移支付來彌補,這也變相的促成了土地收入成為地方財政的主力這一現象的蔓延。

    對于地方上來說,轉移支付,或者就是去爭取中央財政支持的項目,這些都成為地方上“跑部進京”的原動力,而中央一樣有應對舉措,那就是你想要項目要資金可以,那么每一個項目每一項工作都需要地方在資金上配套,省級配套多少,相對應的,省里也會一樣分解,市級配套多少,縣級配套多少,這樣層層分解,一句話,你想要搞項目,可以,你也一樣出錢,否則,沒戲。

    甚至在配套資金比例上也成為大家博弈的關鍵,為了幾個百分點都能爭得頭破血流,從上至下,皆是如此。

    不過在九十年代,這種配套分解尚不盛行,所以能夠爭取到中央項目或者上報中央納入相關項目中,就成為省級各部門的最重要工作之一。

    “主任會開完了?”沙正陽坐下,康廣量從辦公桌后邊繞出來,坐在了沙正陽旁邊的沙發上,然后靠在沙發背上,略顯疲憊的道:“嗯,算是一個短會,研究幾個農業方面的工作,王省i長主持,潘省i長主講。”

    “潘省i長工作風格比較細膩認真,我在宛州工作時接觸過兩回。”沙正陽點點頭,“真陽蔬菜基地項目上,潘省i長還是幫了我們大忙。”

    康廣量微微頷首,不過似乎對這個話題沒太大興趣,轉開進入正題:“我也正要和你商量一下,下一步你的工作分工問題。”

    “主任您安排,我堅決服從,不講條件。”沙正陽立即表態,雖然顯得有點兒殷切,不過想想沙正陽也才三十歲不到,在康廣量這種久經沙場的老手面前,這個態度反而更容易贏得對方的認可。

    “呵呵,工作大家還是要商量著來。”康廣量笑了起來,一邊思索著道:“老錢退下去之前,分管的是重點項目處和鐵路機場規建辦以及財政金融處,他走了這塊工作我暫時代著,我考慮過,現在老張分管著工業處,我打算讓他接手重點項目管理處和鐵路機場規建辦,把工業處交給你,另外高新產業處這一塊原來是老謝在管,我考慮將財政金融處交給他,讓他把高新產業處交給你,你覺得如何?”

    前一任副主任退下去了,交出來三個處室,問題是涉及到的部門太多,如果要進行大規模調整,不太合適,但程頌把沙正陽轉門要來,主要目標是負責未來新興產業和重點領域中的關鍵核心產業,康廣量雖然對程頌的這一想法不是很認同,但是程頌態度很堅決,而且王云祥也傾向認同這一點,所以康廣量當然無法反對,只能捏著鼻子認了,但內心是有些不舒服的。

    見沙正陽沉吟不語,康廣量心中更是不悅,這個家伙難道還不滿足?或者說是覺得壓力太大?不是說這家伙牛逼哄哄無所不能么?

    “正陽,怎么了?你說說你的想法。”

    “主任,我很感謝您對我的看重和信任,不過我初來乍到,對委里邊的很多工作還是比較陌生的,那我說一說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如果說得不對,或者唐突冒犯,請您盡管批評。”沙正陽想了一想。

    “你說。”見沙正陽姿態如此之低,倒是讓康廣量有些刮目相看,微微點頭。

    “我考慮我才來,情況不熟悉,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我覺得是不是可以給我一些時間,我帶政研室幾個人跑一跑下邊,先摸摸情況,尤其是剛才您和我提到的新興產業這一塊,我覺得非常有必要,至于我的工作分工,可以稍微緩一緩,等下一步再來研究考慮?”

    康廣量微微瞇縫起眼睛,打量著對方,這小子很老練啊,婉拒了這個可能會引起波瀾的安排,選擇了先調研摸情況,而且只提了新興產業。

    這是程頌專門交代的,涉及到中央的一些決策,康廣量也很重視,當然要用熟手來,交給沙正陽是鐵板釘釘,這小子甚至有點兒只管高新技術產業處的意思,這倒是有點兒意思。

看過《還看今朝》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