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都市最強狂少 > 第八百八十二章 不是我多嘴
    兩人就這么在撣邦的街頭逛了小半天。

    聊著那些有的沒的,不時會懟一下對方。

    就在葉默與圣柔感到累了,想回酒店的時候,一輛吉普在路邊停了下來。

    “葉默兄弟!”

    薩迪諾的腦袋從車窗里探出來,跟葉默和圣柔笑著打招呼。

    經過之前的虎口逃生,他本來就佩服葉默的膽識與智慧,葉默又給了他錢,關鍵這錢是可以拿的,不用跟陳大圖請示,所以他心里是很感激葉默的,也愿意交葉默這個朋友。

    出來混的誰要說他不愛錢,那是在拿命在裝。薩迪諾之所以跟在陳大圖身邊,為陳大圖賣命,就是當初因為錢遇到了麻煩,恰好陳大圖出手幫了他,所以葉默給他的錢,他拿的也沒有壓力。

    見薩迪諾熄火下車,葉默笑了笑,將薩迪諾手里的煙接了過來,隨口問道:“薩迪諾兄弟,你回去以后,你們老板沒為難你吧?”以陳大圖的為人,還真有這樣的可能性。

    “沒有。”薩迪諾微微一怔,搖搖頭道,事實上回去以后,陳大圖就訓了他一頓,陳大圖說派薩迪諾過去,就是為了看住葉默,怎么能讓葉默與桑坤走那么近?關鍵薩迪諾又沒有及時匯報這個情況,以至于陳大圖計劃里的1000萬美金,最后直接少了一半。不過好在陳大圖也清楚,這事怪不得薩迪諾,要怪就怪桑坤的臉皮太厚了,葉默這個小子也是可恨,笑起來人畜無害的,沒想到竟然心也這么黑…

    葉默自然看出來了薩迪諾這刻笑的有些勉強,頓時就想到自己所猜都是對的,可既然薩迪諾自己都說沒事了,葉默也犯不著去替薩迪諾出這個頭,畢竟他跟薩迪諾之間,只能勉強算得上是朋友,還沒到那種患難與共的地步,即便葉默知道,如果真遇到那樣的情況,薩迪諾肯定會與他共進退。

    卻是笑了笑,有意無意的提醒了一句:“薩迪諾兄弟,我看的出來,你跟你的老板陳大圖不是同一類人,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希望你可以干點別的,畢竟干你們這行,實在是太危險了!”

    反正葉默覺得,自己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了,若是薩迪諾聽不進去,那他也沒什么辦法。

    薩迪諾瞬間眼神變冷。

    給人的感覺,就像葉默說陳大圖的不是,直接變成了他的仇人一樣。

    可葉默仍舊笑瞇瞇的看著他。

    大概堅持了幾秒種,薩迪諾最終移開了目光,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嘴邊泛起一抹苦笑:“我師傅臨死前跟我說,我下手沒個輕重,讓我盡量不要出手,所以我跟人學起了賣燒烤,掙的不多,但也不愁吃穿,后來連人帶燒烤攤都被人算計了,我當時就把算計我的那個人打的半死,后來他喊來很多人砸了我的店,我差點將他們全殺了,是陳大圖幫我擺平了那件事,所以我就跟了他,一跟就是八年。”

    聽得出來薩迪諾是個苦命人,葉默頓時對他多了幾分好感,當即笑著說道:“想不到薩迪諾兄弟,這么重情義,實在是叫人佩服,不過……”

    “不過什么?”薩迪諾問道。

    “你別怪我多嘴,在我看來,你的老板陳大圖,是那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如果我是他的話,我為了你這樣的人才,我也什么事都干得出來。”葉默說這話的時候語氣輕描淡寫,但言外之意卻是在說:薩迪諾兄弟,你很有可能被陳大圖騙了,你想想陳大圖是什么人?沒準你當初被人算計,就是陳大圖安排的呢!難道你真認為,這個世上有那么多巧合的事?

    薩迪諾聞言頓時雙眼一瞇,就是不知道他被葉默這話嚇了一跳,還是覺得葉默不應該質疑陳大圖?

    而葉默說完這話,就漫不經心的吧唧小煙,一臉索然無味的樣子。還真別說,外國牌子的香煙,只適合少數人抽,大多數煙民,只怕抽了一次就不想抽第二次了。

    “何以見得?”薩迪諾看了葉默半晌,終于忍不住問了出來。

    “我也只是說說而已,你別往心里去。”葉默言盡于此。

    而恰恰是他這副云淡風輕的樣子,讓薩迪諾看了止不住心驚肉跳,沉吟了一會兒,下意識問道:“葉默兄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還望你如實相告。”

    “我說的是不是對的,你找到當年算計你的那個人,一問便知!”葉默笑的人畜無害,倒不是聽到了陳大圖的心聲,說當年的事,只是陳大圖自導自演的一出好戲,而是葉默潛意識認為,陳大圖就是那種人。

    薩迪諾沉默了片刻,說道:“葉默兄弟,咱們改天再見。”

    說著鉆進車里,火急火燎的離開了。

    看著遠去的吉普車,葉默嘴角揚的更高了,不用說都知道,薩迪諾肯定是去證實了。

    直到此刻,圣柔才忍不住問道:“你為什么要這么說?你有證據嗎?”

    葉默誠實的搖搖頭。

    圣柔:……

    她是真對葉默感到無語,深吸口氣道:“如果薩迪諾求證下來,結果不是你說的這樣,那你就等于多了個敵人,葉默,就算你真想幫他,拜托你也別開這種玩笑,至少不要當著我的面,ok?”

    “就算他求證的與我說的相反,他也會感謝我的!”葉默自信一笑。

    “為什么?”圣柔微微一怔。

    “我們身為臥底,難道不應該做點什么嗎?”

    “你的意思是……”

    葉默的若有所指,讓圣柔滿臉懵,只見葉默輕笑道:“陳大圖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讓老子去送死,既然他能做到這么狠心,那我也不會跟他客氣,你可別忘了,我們的手里,現在拿著桑坤的4張收據單!”

    “收據單?”圣柔微微一愣,不過很快就明白葉默的意思了,他是想借助國際緝毒警嚓的手,來收拾陳大圖報仇,頓時就懷疑道:“桑坤給陳大圖準備的這些收據都是他自己偽造的,這…有用嗎?”

    “你要是鐵了心想弄誰,看到能讓他跌入崖底的證據,你會管它的真假嗎?”

    “呃……”

看過《都市最強狂少》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