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一世獨尊 > 第一千兩百二十九章 九黎幻境
    第一千兩百二十九章 九黎幻境

    第一千兩百二十九章

    九黎鼓陣外,浮云之上。

    劍驚天和一人并肩而立,兩人站在浮云上,目光都遠遠的落在了祭壇中的林云身上。

    若是林云在此,肯定會人的劍驚天身旁之人,正是帶他降臨昆侖的封玨。

    封玨此刻臉上掛滿了笑意,笑的快合不攏嘴了,輕聲道:“我就知道,把林云放你這絕對是放對了地方,嘖嘖嘖,才小半年不到,竟然掌握了半步神霄劍意,我滴個乖乖,都快趕上我了。”

    “聽說前不久,神龍鬼三陣也破了吧,還打了天絕城的臉,呵呵呵,師兄厲害了啊!”

    劍驚天神色淡漠,看似蒼老的臉上,面無表情,絲毫沒有因為封玨的話語有何改變。

    沒能得到回應,封玨不以為意。

    早就習慣了,這劍驚天除了對林云之外,很少有對其他人展露過笑意,從來都是張臭臉。

    “你怎么來了?”

    劍驚天淡淡的道。

    封玨笑道:“關于枯玄大圣的傳說可是由來已久,如今枯玄島有異動,整個荒古域的超級宗派都驚動了。劍宗自然也得派人來坐鎮,所以……我就來了!”

    “哦?”

    劍驚天品位到對方話中的其他意思,不由多看一眼,而后迅速瞥了過去,淡淡的道:“原來是成為生死境王者了,難怪這么得瑟。”

    “不敢不敢,在師兄面前怎敢得瑟!”

    封玨頗為得瑟的笑道。

    劍驚天懶得理他,沒有應話。

    封玨心中暗爽,他是知道劍驚天還停留在龍脈境,未來很長時間也都將停留龍脈境的。

    “嘻嘻,不過話說回來,師兄你對小師弟太嚴格了點吧。他才來昆侖半年,你就要將他和星君榜前一百的狠人比,這能比嗎?”封玨略有不滿的說道,太打擊人的自信,也不是什么好事。

    林云現在可以說相當了得了,不愧是第九天路冠軍之名,假以時日,必將成圣。

    “我做事,你不用管。”

    劍驚天淡淡的道。

    這家伙……封玨被懟的無話可說,他看向劍驚天,在對方蒼老的面容上,察覺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地方。

    “師兄,你好像有點變了。”封玨頗為詫異的道,他在對方如死水般的劍心上,感受到以往沒有察覺到的鋒芒。

    這可是真是讓人意外!

    曾經的三榜第一,劍宗千年難得一見的奇才,那個男人要回來了嗎?

    若師兄能走出魔怔,那對劍宗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喜事,封玨心中不由激動了起來。

    劍驚天心中略顯詫異,那小字,真的讓我重燃劍者之心了?

    “你廢話真多。”

    劍驚天板著臉,厭棄的說道。

    封玨臉皮賊厚,直接無視了對方的鄙夷,笑道:“師兄,你教人的手段雖然獨樹一幟,不過騙人可不太好吧,這九黎鼓陣應該不會死人吧?”

    “我沒有騙人,真的會死人的。”劍驚天淡淡的道。

    封玨稍稍一愣,臉上的笑容旋即僵硬了起來。

    “你這變態!”

    他身形閃爍,直接朝九黎鼓陣落去,林云要是死在了外面還好,是他技不如人了。

    可若是死在了浮云劍宗,那麻煩就真大了,那是師尊指名要收的弟子。

    啪!

    可封玨剛剛一動,就有只手,搭了他的肩膀上,其頓時動彈不得,不由怒而轉身。

    “劍驚天,你這混蛋,林云要真死了,你可擔不起這責任!”封玨臉上怒氣難消,屬于生死境王者威壓,在他身后悄然釋放,有大打出手的跡象。

    “我勸你對自己善良一點,不要想著和我動手。”

    劍驚天面無表情,冷冷的說道。

    他只有龍脈境的修為,可當目光落在封玨身上,瞬間就讓后者無比難受,連呼吸都變得困難重重起來。

    封玨臉色當即有些難堪,可劍驚天卻也沒給他臺階下的意思。

    半響,封玨憋得臉色通紅,道:“放手,我不管還不行了嘛?你這家伙,對我出手也這么狠?”

    劍驚天瞥了他一眼,眼中閃過抹譏諷,自討苦吃。

    被劍驚天一招制服,封玨氣勢明顯弱了許多,不敢再有絲毫得瑟。

    劍驚天算是用實力,告訴了他,什么叫你師兄還是你師兄,就算晉升了生死境王者,也還是老實點比較好。

    似乎覺得自己有些過分,劍驚天突然開口道:“他沒這么容易死,何況,我不是在這里看著嗎?”

    封玨聞言,才稍稍松了口氣,笑道:“這還像句人話。”

    “不過真要死,我出手可能也來不及救!”劍驚天頓了頓,又加了句。

    封玨整個臉,當即就黑了,生氣的道:“當我沒說。”

    ……

    九座山峰環繞的祭壇上,林云取出一千枚星神丹,先后扔進祭壇的無底洞中。

    嘎吱!嘎吱!

    里面出來骨骼蠕動的聲音,像是有木材被點燃了一般,緊接著有火光在祭壇底部徐徐燃燒了起來。

    “還差點血……”

    林云深吸口氣,拿出匕首在自己掌心滑了一道。

    當鮮血落滴落進去時,祭壇底部傳來陣陣蠕動的聲音,可不一會就停了下來。

    “沒反應了?”

    林云神色變幻,驚疑不定。

    轟!

    突然間,毫無征兆就熊熊大火,從祭壇中燃燒了起來。

    咚!咚!咚!

    緊接著鼓聲響起,節奏似緩實急,一聲聲,震的人心口都快跳了起來。

    怎么回事?

    林云目光閃爍,那山峰上的幾面獸皮大鼓,并沒有絲毫動靜。可鼓聲卻不知從何而起,且愈來愈急,林云眼前畫面漸漸朦朧起來,他變得昏昏欲睡,無論如何集中精神都抵擋不了這股睡意。

    呼呼!

    等到視線再度恢復時,林云發現自己至于一片荒野中,荒野中兩軍對壘。一方穿著黑衣,一方穿著白衣,涇渭分明。

    林云看了下自己的裝扮,他穿著白衣,在千軍萬馬中變成了個不起眼的小兵。

    我是在做夢嗎?

    可這夢也未免太真是點,鋪面而來的寒風,透著凌冽的殺伐之意。

    體內血氣星元和眉心中的劍繭,無一例外都是真實存在,唯獨手中握著不是的葬花劍。

    咦??

    林云雙目微凝,看來的確是在某種環境中,實力都在,可我的斷劍之軀卻沒法模擬出來。

    若是真實世界,這柄劍該早就斷了才對。

    身邊士兵皆是一臉嚴肅,神色冷峻,氣勢凌厲,可修為都不是很高,勉強達到天魄的境界。

    “似乎不是很危險。”

    林云心中暗自說道,這種天魄境的武者,放在現實,他一個眼神就可以嚇死一大片。不用動手,光是劍意就足以讓對方近不了身,先靜觀其變吧。

    咚!咚!咚!

    來不及細想,有震天動地的鼓聲響了起來,林云放眼看去,己方陣營總有一排的戰鼓被重重的敲響了。

    “殺!!”

    伴隨著黑白兩軍的戰鼓響起,每個士兵都變得猙獰無比起來,各自發出咆哮。一瞬間,蘊含著無數血氣的殺伐之意,匯聚在這片天地,林云深處其中感覺像是汪洋上的一葉孤舟。

    變得無比渺小,他將星元催動,劍意釋放。

    可半步神霄的劍意,直接就湮沒在了這等殺伐之氣中,剛剛蕩起丁點水花就被沖的七零八落。

    同時間,各種喊殺之聲,沖入腦海,讓林云始終無法集中精神。

    一身實力,直接被限制了九成。

    黑白兩股洪流,在隆隆戰鼓聲中,匯聚在了一起。林云被裹挾其中,幾次想要掙脫出來都失敗了,被這股洪流拖拽著進入到混亂無比的戰場中。

    一個又一個鮮活的身影,倒在地上,各種血腥至極的畫面,沖擊著林云的大腦。

    他從未想過,真正的戰場會如此殘酷,那些天魄境的武者。在廝殺到最為慘烈的關頭后,拼盡最后一絲真元,與凡人般扭打在一起,甚至連牙齒都用上了。

    “小心!”

    一片茫然中,林云見身邊白袍士兵,陷入危險中,連忙出手將對方救下來。

    “謝謝!”

    那人抹了抹臉上的鮮血,道了聲謝,便不在理會林云,轉身繼續殺敵。

    噗呲!

    可他剛轉身,腦袋就從脖子上飛了出去,鮮血飛濺到林云臉上。他的看到了一道冷漠的黑色身影,右臉上一道十字傷疤,顯得猙獰可怖。

    林云稍稍一愣,手中之劍剛要抬起來,脖子上就有鮮血飛濺而出,意識逐漸模糊了起來。

    我被一個小兵殺死了?這可真讓人難受……

    咚!咚!咚!

    鼓聲再次響起,林云被這聲音震的耳膜發顫,渾身血液都在跳躍,皮膚下的紫金龍紋都出現了絲絲裂縫。

    最要命的是,這聲音還能穿透肉身,直接波及到林云的五臟六腑。

    噗呲!

    林云驚醒過來,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臉色慘白,整個人都變得虛弱無比。

    破空聲響起,劍驚天和封玨,閃電般落到祭壇之上。

    “小師弟,沒事吧?”封玨神色著急,攙扶著林云,急忙詢問道。

    一旁劍驚天,沉吟不語。

    “心好痛。”林云捂著胸膛說道。

    “傷的這么重嗎?”封玨被嚇著了,可仔細去看,他血氣磅礴,并未真正傷及根本。

    林云嘆道:“一千枚星神丹,一個照面就沒了。”

    封玨松了口氣,笑道:“我還以為真傷及心臟了,沒事就好,不過一點點星神丹罷了。”

    林云聞言眼前一亮,待看清對方的面孔,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連忙道:“封師兄你怎么來了,來的正好,借我點星神丹吧。”

    “小事,借多少。”封玨不甚在意的笑道。

    林云心中琢磨翻,借太多,估計也拿不出來,當即道:“二十萬吧。”

    封玨臉上笑容僵硬了起來,有些尷尬的道:“小師弟,師兄剛剛晉升生死境,耗了不好星神丹,手上還真沒這么多星神丹。”

    “林云,我看你這師兄不要也罷,有夠摳門的。”

    一直沉默的劍驚天,眼中閃過抹鄙視之色,突然開口道。

    “師兄,你不會真這么窮吧?那我不借了……”林云見狀,開口說道。

    封玨頓時欲哭無淚,他可沒有半點假話,身上星神丹當真不多,也就二十來萬,剛剛晉升生死境,窮的叮當響。

    可這一老一小,簡直把他放在火架上烤。

    “別聽這老東西瞎說,這點星神丹師兄還是有的,你先用著,不急著還!”封玨擠出抹笑意,取出一個儲物袋,哆嗦著遞了過來。

    林云眨了眨眼,笑道:“師兄,我就不和你客氣了。”

    說完伸手,就將儲物袋接了過來。

    “我說的沒錯,這家伙就是摳門。”劍驚天淡淡的道。

    封玨氣的吐血,這浮云劍宗真的沒法待,第一次來就被迫,將銀月面具當見面禮送出來。

    這次更慘,家底幾乎掏空了,一大一小,就沒個好東西。

    “二十萬星神丹也夠用了,九黎幻境共有九層,你連第一層都沒有闖過,倒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劍驚天看向林云,不咸不淡的說道。

    什么意思?

    封玨面露不解,這祭壇聽著,似乎還要消耗星神丹。

    我不會當冤大頭了吧!

    “走了,你師弟要閉關,咱兩就不用打擾了。”

    劍驚天伸手,將還沒想明白封玨,直接拽了出去,這片祭壇重新變得空落落起來。

    九層幻境嗎?

    林云輕聲自語,神色有些沮喪,那我還真有夠弱的。不過當目光落在儲物袋上時,臉上露出抹笑意,還好,這星神丹不用我來出了。

看過《一世獨尊》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