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漢天子 > 第一千三十八章 回歸大營
    郡軍隊長覺得有道理,他點下頭,支吾了半天,不知該如何稱呼劉秀,只好道:“這……這邊請!”

    劉秀隨口問道:“京師軍的營地在哪?”他是和洛幽、虛英、虛庭、虛飛來的冢嶺山,京師軍并沒有跟來,在冢嶺山一帶,也沒有京師軍的駐軍。http://www.tqtrv.com.cn/13/13429/

    不過他在冢嶺山失蹤,京師軍一定會過來搜尋,所以劉秀不必去打聽,也知道現在冢嶺山內一定有京師軍駐扎。

    郡軍隊長說道:“最近的京師軍大營,距離這里不算遠,只一個時辰的路程。”

    劉秀點點頭,不再說話。郡軍隊長走在前面,時不時地回頭偷看劉秀。

    雖說他還不能確定劉秀的身份,但心里已然信了七、八分。主要是劉秀的氣度,太從容不迫,也太雍容高貴,這些可不是隨便能裝出來的。

    如果這名青年真是天子,那自己和手下的兄弟們可立下大功了!

    那么多人,經過這么多天沒日沒夜的搜尋,也未能找到天子的下落,今日被自己這些人找到了,這得是多大的功勞?

    想到這里,郡軍隊長變得容光煥發,走起路來都呼呼帶風。

    辛零露走到劉秀的身旁,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袖,小聲問道:“劉大哥,我們為何要去軍營,你……你在京師軍里做官嗎?”

    劉秀眨眨眼睛,笑道:“算是吧。”

    “做多大的官?”辛零露好奇地問道。

    見她睜著一對亮晶晶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自己,很是可愛,劉秀隨口說道:“你猜猜。”

    “將軍?”辛零露想了想,問道。

    劉秀搖搖頭,說道:“小了。”

    “大將軍?”“也小了。”

    比大將軍還大,那是……“大司馬?”

    劉秀樂呵呵地說道:“還是小了。”

    辛零露愣了片刻,嘟了嘟嘴,說道:“我不猜了,劉大哥一定是在戲弄我!”

    劉秀湊近她的耳邊,說道:“如果,我說我是天子,你信嗎?”

    “天子?”辛零露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呆呆地看著劉秀好一會,她搖搖頭,說道:“我不信。”

    “為何不信?”

    “劉大哥這么年輕,怎么可能會是天子?”在辛零露的觀念里,天子都是六、七十歲的老頭子,而且不茍言笑,高高在上,身邊前簇后擁,這些和劉秀的形象完全不相符。

    劉秀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么。他們走的速度很快,還不到一個時辰,便看到前方的夜幕中出現點點的火光。

    走到近前,劉秀定睛細看,這是一座小型的營盤,里面大概能駐扎五百來人的樣子,這是一個曲的編制。

    營地的門口有軍兵站崗,看到他們一行人走過來,軍兵們紛紛橫起手中的長矛,沉聲喝道:“什么人?軍營重地,也敢擅闖?”

    郡軍隊長回頭看眼劉秀,然后快步跑上前去,拱手施禮,說道:“在下弘農郡軍隊長馮睿!”說著話,他把軍牌遞交過去。

    隊長管轄五十人,屬底層軍官,放到現在,和排長差不多。

    一名京師軍的什長上前,接過軍牌,湊到火把近前,仔細看了看,確認無誤,將軍牌還給郡軍隊長,說道:“原來是馮隊長,失敬、失敬!”嘴上說著失敬,但態度上還是冷冰冰的。如果說隊長相當于排長,那什長就相當于班長,就軍階而言,他自然是比馮睿低一級,但他是京師軍,而馮睿是郡軍,這還是有

    很大差別的。

    “馮隊長深夜前來,可是有事?”

    “呃……我們……”馮睿有些支支吾吾。

    如果劉秀真是天子,那他們這一隊人,無疑是有天大的功勞,如果劉秀是假冒的,他們非但無功,反而還有謊報之過,弄不好,是要掉腦袋的。

    正在他猶豫的時候,劉秀走上前來,開門見山地說道:“我是劉秀,叫你們的曲長出來見我!”

    在場的京師軍聞言,臉色同是一變,目光齊刷刷地落在劉秀身上。上一眼下一眼仔細打量他。劉秀上身穿著灰土土的短褐,下身是灰土土的長褲,腳下穿著草鞋。

    這一身行頭,就是標準的農夫打扮。不過劉秀的形象倒是很出眾,面如冠玉,目若朗星,龍眉虎目,容貌英俊,另外,他身上的氣質也和普通百姓有很大不同。

    什長沒見過劉秀,自然也不認識他,剛要說話,劉秀將玉佩遞了出去,說道:“交給你們的曲長,他自會出來見我。”

    接過劉秀遞來的玉佩,什長仔細看看,臉色又是一變,這枚玉佩的質地太好了,晶瑩剔透,仿佛琉璃,握在手中,并不感覺冰涼,反而暖暖的。

    京師軍畢竟見多識廣,不會單單以行頭來做判斷。什長看罷玉佩,向劉秀躬了躬身,說道:“請您稍等,我這就去向曲長大人稟報!”

    他快步向營內跑去,過了有小半個時辰,一名軍官帶著數名隨從,從營內急匆匆跑出來。這位曲長,也沒見過劉秀,但他聽身邊的同僚說起過劉秀的樣子。

    出了大營,看向站于營門外的劉秀,曲長打量片刻,也是不敢草率做出判斷,快步上前,拱手施禮,說道:“請問,閣下是?”

    “劉秀!”劉秀再次報出自己的名字。

    “這枚玉佩……”

    “這是建武四年所制,共有兩枚,一枚為麒佩,一枚為麟佩,麒佩我長年帶在身上,麟佩則在陰貴人身上,以寶玉之靈,護母子平安。”

    麒麟和鳳凰一樣,也分公母,公為麒,母為麟。當時打造玉佩的時候,陰麗華懷有身孕,麒麟是瑞獸,可佑平安,劉秀便令人打造了這對麒麟玉佩。

    聽劉秀對這枚玉佩的來歷如數家珍,曲長再無二話,單膝跪地,雙手拖著玉佩向前遞出,說道:“不知是陛下大駕光臨,微臣有失遠迎,請陛下恕罪!”

    曲長一跪,在場的其他人稍愣片刻,也都紛紛跪下,叩首施禮。

    劉秀對此,早就習以為常,伸手拿回玉佩,揣入懷中。

    辛零露則是驚得目瞪口呆,她沒想到,劉大哥沒有騙她,他竟然真的是天子!她呆呆地看著身邊的劉秀,好半晌沒有回過來神。

    “大家都起來吧!”劉秀擺擺手,曲長以及其他的官兵們紛紛起身。曲長一臉的激動,這些日子,他們都快搜遍冢嶺山的每一個角落,腿都快跑斷了,就是沒能找到陛下,本以為陛下可能兇多吉少,想不到,今日陛下竟然好端端地回來了

    。“陛下,營內請!營內請!”說著話,曲長又召來幾名手下,讓他們趕快去往其它營地稟報消息。

    現在京師軍在冢嶺山不是只有這一座營地,不是只有他們這一個曲五百人,而是有十數個大小不一的營地,共有數萬的大軍。

    剛走進大營內,劉秀停下腳步,向身旁還處于震驚中的辛零露點點頭,說道:“零露,可以讓大花、二毛、黑毛它們出來了。”

    “啊?哦!”辛零露猛然回神,過了片刻才反應過來,她把系在脖頸上的小哨子拿起,含在口中,嗚嗚地吹起來。

    只吹了兩聲,就聽路邊的草叢中傳出嘩嘩的聲響,緊接著,兩頭花斑虎和一頭黑豹一并蹦出來。

    即便二虎一豹是營外,而他們在營內,相距甚遠,曲長還是被嚇了一哆嗦,尖聲叫道:“保護陛下——”

    說著話,他第一時間把佩劍抽出來,一只手臂把劉秀擋在自己的后面。

    “不用緊張,它們都是零露養的。”劉秀慢條斯理地拍拍曲長的肩膀,而后越過他,向營門走去。來到門口,站定,他向大花、二毛、黑毛招了招手。

    兩頭花斑虎和一頭黑豹,一并向劉秀奔跑過來。

    和劉秀近在咫尺的曲長激靈靈打個冷顫,持劍的手都在突突哆嗦著。他倒不是怕這三頭猛獸,而是擔心劉秀會有危險。

    如果天子在自己的營盤里有個三長兩短,他人頭不保,全家都得跟著遭殃。

    四周的兵卒們也都是這么想的,一瞬間,嘩啦啦的聲響連成一片,官兵們或是端起弩機,或是捻弓搭箭。

    劉秀倒是一臉的不在乎,等大花、二毛、黑毛跑到近前,他還蹲下身形,伸手摸了摸它們的頭頂。二毛很喜歡劉秀,被他摸頭,顯得越發興奮,上躥下跳的。

    黑毛被摸了兩下,腦袋一偏,調頭走開了。和劉秀積怨最深的大花,這時候突然變老實了,不僅讓劉秀摸頭,還揚頭伸出舌頭,舔了舔劉秀的掌心,以示友好。

    見平日里對自己不假顏色的大花突然一改常態,討好起自己,劉秀禁不住哈哈大笑,這頭花斑畜生被零露養的都快成精了,還知道看人下菜碟呢!劉秀親自演示這二虎一豹無害,曲長以及官兵們提到嗓子眼的心這才落下來,曲長收回佩劍,官兵們也都放下弩機和弓箭,心中嘖嘖稱奇,這可是老虎、豹子啊,是吃人

    不眨眼的畜生,可在陛下面前,竟然乖順的像小貓小狗一般。

    曲長心思轉了轉,眼睛突的一亮,立刻拱手說道:“吾皇乃上天之子,萬靈臣服!”說著話,他撩起征裙,再次屈膝跪地,向前叩首。

    見狀,周圍的官兵們齊刷刷地跪地叩首,齊聲喊道:“吾皇乃上天之子,萬靈臣服——”

    這個高帽戴的,讓劉秀都感覺老臉一陣陣的發熱。他再次擺擺手,說道:“好了好了,都起來吧!”

    曲長率先起身,偷眼瞧瞧劉秀,見他并無惱意,反而嘴角上揚,面帶笑容,曲長放下心里,知道自己的馬匹是拍到點子上了。

    “萬靈臣服,方為真命天子!公孫述、隗囂等宵小之輩,又豈能與陛下爭鋒?”曲長正色說道。

    劉秀笑了笑,說道:“捧一次還讓人喜歡,再捧,就過了。”

    “是、是、是!是微臣失言!”

    劉秀拉了拉身邊的辛零露,說道:“這位小姐名叫辛零露,乃文子之后,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等不可怠慢!”

    “原來是辛小姐,失敬失敬!”眾人早就注意到了辛零露,只是不敢多問。

    現在聽聞她是天子的救命恩人,看向辛零露的眼神都變了,對她的態度也越發的畢恭畢敬。

    劉秀等人進入營帳,曲長令人準備酒菜,另外還叮囑手下官兵,準備了不少的鮮肉,供大花、二毛、黑毛食用。

    營帳內,劉秀居中而坐,辛零露坐在一旁,兩人慢條斯理地吃著飯菜,二虎一豹則在一旁狼吞虎咽地吃著鮮肉。沒過多久,耿弇、蓋延、銚期以及洛幽、虛英、虛庭、虛飛等人紛紛趕到大營。當他們齊齊沖入營帳,看到好端端坐在里面的劉秀時,眼圈不由得同是一紅。

看過《漢天子》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电竞比分皆选尚牛比分 海南环岛赛 11.11足球直播预告 重庆快乐十分 快速赛车 河南十一选五 天津11选5 沙巴体育比分沙巴 竞彩比分攻略 球探nba比分直播 黑龙江p62 快乐双彩 广东快乐10分 安徽25选5 体育比分网逛球街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捷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