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十方劍道 > 第兩千六百四十六章 來世再戰
    四周徹底沒了聲音。

    這一刻,哪怕是一根頭發絲落在地上,似乎都會發生劇烈的爆響。

    四面八方數之不盡的目光全部聚集在終焉身上,也聚集在白夜身上。

    誰能想到,終焉居然會這樣選擇!

    如果剛才他強行相助那魂者留下白夜,白夜是必死無疑的!

    但...他沒那么做!

    而是以這種方式來守護這場戰斗的公平性...

    終焉松開了手。

    那魂者的肉身當即軟塌塌的落在了地上,再沒了動靜。

    “終焉大人...”

    暗王朝的人張著嘴望著。

    所有人都迷茫了。

    “終焉...”羅剎女滿眼的擔憂。

    紅衣凝視著他,沒有吭聲。

    這頭沖來的神機宮人及一眾白夜的魂者也全部停住身形,默默的注視著終焉。

    白夜也沒說話。

    “你贏了!”

    終于,終焉打破了這寂靜,沙啞開腔。

    “重要嗎?”白夜平靜道。

    “沒想到...你不用鴻兵,而我用上了上位賜予的法寶,都不能戰勝你...白夜,看樣子我注定不是你的對手!”終焉深吸了口氣,閉起雙目道。

    “我們有過很多次的戰斗,我可以等下一次!”

    “不必了,已經沒有意義了,等下一次?你那不過是在憐憫我!哪有那么多下一次?”

    終焉沙啞的說,旋而轉過身:“你可以繼續率軍進發了,我會讓我的人撤離,接下來你要應對怎樣的強者,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你...好自為之!”

    說完,終焉朝前邁步,臨空而走。

    但他走的很慢。

    每一步都無比的沉重。

    但這一回,他的離開與以前不太一樣。

    這一次的他,顯得是那般的落寂...

    “為什么加入暗王朝?”

    這時,白夜喊了一聲,問出了這個一直想要問的問題。

    “加入?”

    終焉微微側首,望了眼白夜,旋而沙啞道:“我一直就是暗王朝的人...何談加入?”

    白夜微微一怔,沒了聲音。

    鄭恒、宇文前、中昭以及神機宮的大能們沖了過來。

    “龍主,您沒事吧?”

    “剛剛那傷嚴重嗎?”

    眾人圍著白夜關切說道。

    “放心,沒什么大礙,我稍微調理一下即可!咱們不必著急進軍,終焉敗了,暗王朝接下來的防御肯定會更加森嚴,吩咐大軍,在這鎮守即可,不必再往內探,以劫掠子倉為主!”白夜低聲說道。

    “遵命!”

    眾人紛紛稱是。

    白夜贏了,這些魂者們自然是激動萬分,一個個亢奮的很。

    雖然這一戰兇險萬分,可結果還是好的。

    而看暗王朝那邊,則是士氣低迷了許多。

    畢竟,終焉是吃了敗仗。

    而且...他還殺死了一個自己人!

    這是很多人無法容忍的。

    但在這時。

    咚!

    一個詭異而劇烈的聲音冒出。

    人們全是一顫。

    白夜也急忙朝聲源望去。

    卻是發現朝羅剎女、紅衣這邊走來的終焉,停住了身形。

    他背對著白夜。

    就這么隔了幾百米,止住了...

    四方徹底寂靜了。

    羅剎女呆呆的看著終焉,整個人也已傻了。

    不知是過了多久...

    終焉的身軀...開始溢出大量鮮血,整個斗篷都被染紅。

    旋而,他的身軀無力的從半空中跌落下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終焉!!”

    羅剎女凄厲的嘶喊,整個沖了過去,一把抱住終焉。

    然而...終焉已經無法動彈了。

    白夜也一步躍去,落在了終焉的身旁。

    他能感受到,終焉的生命氣息在瘋狂的下降。

    終焉...居然引爆了自己的命脈!!

    自盡了...

    “你這是...何苦?”

    白夜閉起雙眼,沙啞的問。

    “我說過,這一戰,你我會既決勝負,也決生死...如果沒有那個人出手,我必敗無疑,所以這一戰,是我輸了!”

    “輸了再來不就可以了嗎?何必如此決絕?以前的你可不是這般,若死了,不就什么希望都沒了嗎?”白夜低聲道。

    “我已經沒機會了...”

    終焉搖頭,虛弱道:“更何況剛才那人,地位其實并不比我低,我敗給了你,又殺了他...上面是不會放過我的,所以即便我不死在這里,也難逃一死了,與其如此,不如自我了斷...如此也痛快些...”

    白夜緊捏著拳頭,沒有說話。

    想必,終焉已經考慮了自己的結局...

    “白夜...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終焉沙啞道。

    此刻的他,聲音已是極度的微弱。

    “你說...”

    “幫我...照顧好羅剎女...她是我從神武大陸帶來的...如我妹妹一般,但我一死,這兇險的暗王朝,定然容不下她....我想讓她跟著你,至少可得活命...你可愿意...答應我...”

    白夜沉默了下,旋而輕輕點頭:“我可以答應你!”

    “如此...我就放心了...另外,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你...快些撤軍吧...我知道你是想圍魏救趙,保下神機宮,可是...那支軍隊...不是要去攻打神機宮的...不要再打了...若上位本尊出現...你...是沒機會的...”

    “什么?”

    白夜雙瞳大漲。

    那支軍隊不是去攻打神機宮?

    那他們是去作甚?

    “快走吧....”終焉沙啞道。

    白夜怔怔的看著他,張著嘴,有著千言萬語,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可終焉也沒再說話。

    斗篷下模糊的眼,就這么注視著白夜。

    風在這一刻都靜了。

    四周的氣意,全部蕩散。

    蒼穹之頂,云霧停下。

    大地之下,地泉止流...

    終焉艱難的抬起手,指著白夜。

    那斗篷下模糊的臉微微扭曲,人張著嘴,想說什么。

    好一會兒,才有近乎蚊吶的聲音傳出。

    “希望來世...能...再跟你一戰...”

    這一言,直擊白夜的心底。

    話音墜落,那手猛地一松,垂落下去...

    最后一點的生氣,在這個時候也徹底的蕩然無存。

    終焉,隕落...

    “終焉!”

    羅剎女抱著終焉的尸體,哭的撕心裂肺。

    無數暗王朝人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幕。

    誰都沒想到,結局會是如此...

    白夜也長吸了口氣,蹲伏下去,從儲物戒指里取出一根靈草,放在了終焉的胸前。

    “羅剎女,走吧!”

    白夜低聲道。

    但羅剎女沒有回答,淚珠子只是不斷的從面龐上滑落下來。

    曾幾何時,這個妖媚而狡詐的女人,已經變成了這副模樣...

    不知是過了多久,羅剎女空洞的嗓音冒了出來。

    “你走吧!”

    白夜安靜的望著她。“我不想走,我還得留在暗王朝...”

    “留在這?終焉的話有道理,你留在這...并不安全。”

    “那又如何?白夜,以前的終焉,處處庇護我,為我承擔一切,我呢...就像大樹下的草,永遠長不高...到了這個地步,我還是這樣稚弱的實力,你覺得,這是我想要的嗎?現在終焉死了,我又跑去尋求你的庇護,你是要我做一輩子的弱者嗎?”

    羅剎女咬著銀牙,痛苦說道。

    白夜一怔,愕然的望著她,久久沒有聲音...

    是啊。

    羅剎女也有她自己的想法。

    看著終焉死在自己面前,她卻無能為力,這種痛苦,誰都無法體會。

    她不想再當那一直躲藏于人后的弱者了。

    她也想堅強些,也想強大些。

    這是里圣州,這是暗王朝。

    她應該明白,弱者,是不配在這生存的。

    羅剎女將終焉的尸體抱了起來,低聲道:“白夜,你自己...好自為之...”

    說完,便要帶終焉離開。

    “等一下。”

    白夜喊道。

    羅剎女微微駐步。

    白夜手指一動。

    一道光暈打向了羅剎女,沒入了她的體內。

    羅剎女瞳孔微漲,隨后恢復平靜。

    “謝謝。”她輕聲道。

    “我不是把你當弱者才保護你,而是把你當朋友,如果你不想留在這了,隨時能來找我!”

    白夜沙啞道。

    羅剎女沒再說話,徑直朝暗王朝那邊行去...

    暗王朝的人紛紛退讓開來,看著死去的終焉,每一個人的神情都不一樣。

    有幸災樂禍的,也有為之惋惜的。

    突然,一個身影沖了過去,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羅剎女的臉頰上。

    啪!

    羅剎女猝不及防,直接被抽倒在地,嘴角溢出鮮血。

    周圍人都嚇了一跳,急忙看去。

    才發現一名身材消瘦留著八字胡的魂者站在羅剎女面前,指著她破口大罵:“你這個叛徒,你還有臉回來??”

    “叛徒?”羅剎女雙眼空洞的看著他。

    “你不是叛徒嗎?所有人都看到你跟那白夜交頭接耳的說著話!你不是叛徒是什么??”那人大罵。

    這話一落,立刻引起了現場人群里的不小反響。

    “沒錯!剛才大家都看到,這賤人跟白夜在交頭接耳,她肯定是叛徒!”

    “說,你跟白夜在密謀什么?”

    “快說!!”

    “不說,我活劈了你!”

    眾人憤怒喝喊,一個個拔出刀劍,對準了羅剎女。

    “我若是跟白夜有密謀,我豈會回來?你們這些人!不過是平日里眼紅終焉得上位垂青的小人罷了!現在終焉死了,你們就把氣撒在我頭上嗎?”羅剎女冷聲笑道:“你們也就這點出息了!”

    “賤人!你說什么?”

    “找死!!老子要你好看!”

    人們被激怒了,一個個便是沖向羅剎女,要把她大卸八塊。

    倏然...

    咚!

    一股駭人的大勢從天而降,瞬間落在那幾名靠近羅剎女的魂者身上。

    頃刻間。

    咵嚓!

    那幾名魂者的身軀直接炸裂開來,一個個當場殞命。

    所有人都嚇住了,瑟瑟發抖。

    羅剎女也不由一怔,忙是望去。

    卻見紅衣飄然落來,立在了羅剎女的跟前。

    “誰還要放肆嗎?”紅衣平靜的出聲。

    眾人駭變,急忙垂首。

    紅衣左右望了一眼,旋而淡道:“走!”

看過《十方劍道》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e球彩三场全包奖金 橄榄球明星 国人策略 正在排球比分直播腾讯 北京时时彩 nba即时指数 浙江二十选五今天开奖了吗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怎么算 江苏打什么麻将 上海时时乐 北京麻将馆免费下载 闲来贵州麻将app 新东方股票代码 即时比分篮球赛比分直播 山东11选5 大赢家比分大赢家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