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爺 > 第952章:走與來
    李誠儒沒想到宅子的事兒這么容易就談了下來。http://www.tqtrv.com.cn/61/61105/

    雖然心里邊兒覺得李憲肯定是多花了大頭錢,但是錢是人家的,人家樂意花,他這個當中間人的還能有啥辦法?

    作為見證人,幫著李憲給房主簽了合同打了款之后,又交接了房證土地證之后,這處占地面積足有三千多平方米宅子算是易了主。

    李憲倒也痛快,宅子定了下來直接就找了人收拾,而京城這邊兒有個本來應該是保姆的,已經吃了好幾天白飯了。

    沒錯就是沈靜冰,收拾宅子這樣的臟活累活,不找她找誰啊?

    于是,新宅子的庭院之中就多了個一臉怨氣,穿著大褂小蜜蜂一樣在各個屋子之間穿梭的身影。

    看著沈靜冰忙里忙外,李憲心里邊兒舒坦了。

    到底還是勞動最光榮啊!

    收拾屋子打掃衛生時候的沈靜冰,可比達人秀舞臺上那個高冷的女神漂亮多了!

    晌午時分,宅子的前主人按照此前跟李憲的約定,回來取收拾好的行李。

    看著堂屋里頭的沈靜冰擦來擦去,一副要大掃除的模樣,這個叫做趙三強的中年男人目光復雜。

    “李老板,這宅子用收拾什么呀?您瞧瞧我這家具,一水水保養的這么好,之前我在這住的時候,家里頭老媽子天天擦拭。這庭院里邊的草木,也是當初找園林師特地栽培的。那時候可沒少花錢呢!您這要是大動,這些心思當初可都是白費了。弄得沒品了,您住著也讓人笑話不是?”

    看著趙三強一副心疼的樣子,以及言語之間透露出自己是暴發戶的那么一點兒意思,李憲呵呵一笑:“我倒也沒心思大動,就是既然置了一處新家,自然得有點兒新氣象嘛!我也不咋大改,就是這堂屋里頭的賞玩架子看著太憋屈。我家東北那旮沓古董太多,拿來怕是擺不下。”

    被李憲噎了一句,趙三強嘆了口氣,“得,這宅子現在您的了,您樂意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去吧。”

    說著,他對李憲抱了個拳,“我這兒啊護照辦好了,明兒的機票就飛美國了。今兒個來一是取東西,二也是出國前最后再看一眼這從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多的不說了,您也看出來了,我這宅子里大部分值錢的物件都讓我給敗光了。臨走之前也沒什么送您的,這有個小玩應兒,權當是祝賀您喬遷新居的禮物送您了。”

    說著,趙三強從收拾好的行李中掏出了一個只有五寸大小的葫蘆,雙手遞到了李憲手里。

    那蟈蟈葫蘆倒是挺精致挺有意趣。葫蘆的質地不錯,難得上面還用刻刀畫了一幅線條簡明的夏蟬圖,看著挺好玩兒。

    顛了顛手中的葫蘆,李憲對趙三強點了點頭,也學著他老北京的做派,抱了抱拳頭:“趙先生太客氣了,送這么貴重的禮物。也祝您到美國之后事業順遂。”

    “嗨、什么貴重不貴重的,就是我小時候我爺爺給我做的一小玩應兒。您要是念我個好,等以后我什么時候回國來啊,你就在這院子里安排我吃頓便飯,讓我念念舊。”

    看著趙三強一臉的沒落,一雙眼睛不夠用似的看著院子里的角角落落,李憲心里也有點兒不是滋味了。

    都說故土難離,這人要是實在沒辦法離開故土,也真是走到了絕路。

    “趙先生,咱們倆雖然是萍水相逢,但是我有句話,還是想跟趙先生說。”李憲沉吟片刻,突然說到。

    “李老板請講。”

    “趙先生難道沒想過在國內做點兒什么,東山再起嗎?國內未來十年,經濟肯定是要高速發展的,機會上比美國可能還要多一些,特別是像趙先生這樣的京城老人,靠著人脈做點兒什么,成功的幾率也比去美國那么一個陌生的地方要強很多。”

    “嗨、”趙三強搖了搖頭,苦笑道:“李老板,您知道我為什么要出國嗎?就是這幾年混的什么都沒有了,再擱這兒呆下去,我這心里難受啊。我不跟您吹,就現在憑我這關系,在國內一年賺個十來萬二十來萬不跟玩兒似的?可是那不得低頭彎腰嘛!與其這樣,不如換個環境重新開始。到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我也能放得下身段,撂得下面子不是?而且美國那邊兒錢多好賺啊?哥們兒不干別的,去那兒賣土豆絲兒餅沒準兒幾年之后干成肯德基那規模呢!”

    李憲搖了搖頭、

    這人勸不了了。

    “不過也多謝李老板良言了。”趙三強想了想,忽然想起來什么似的用手指點了點李憲,隨即又去那兩個大包裹里一通翻弄,末了從里邊兒拽出來個小玉牌。

    看了看李憲,又看了看在堂屋沉著臉擦桌子的沈靜冰,最后走上了前去。

    “這是賢弟妹吧?”

    沈靜冰抬起頭,皺了皺眉頭。

    “憑剛才李老板這兩句良言,我這還有個不值錢小物件,送給弟妹平時把玩,當個念想吧。”

    將那塊貌似是羊脂玉質地雕琢而成的一片雪花模樣的玉牌交到了沈靜冰手中,趙三強又對李憲抱了抱拳,指揮著兩個蹬三輪的力工,把收拾好要帶走的行李搬除了院子。

    畢竟收了人東西,待趙三強出門的時候,李憲和沈靜冰一起將他送到門口。

    待趙三強對他揮手作別的時候,他突然走上前兩步,在趙三強的耳朵邊兒上交代了一句。

    趙三強一愣,隨即鄭重其事的對李憲鞠了個躬,“謝謝老弟提點了,以后要是有機會,老哥再請你喝酒!走了!”

    大門口,看著趙三強遠去的背影,沈靜冰抖了抖手里的抹布。

    然后抬頭撇了眼李憲,“你剛才跟他說什么了?”

    “沒說什么。就是告訴他,去美國之后要是有閑錢了,就多買點兒股票。”

    “股票?”沈靜冰眉頭又是一皺,“你這是坑他呢吧?什么股票?”

    “谷歌蘋果甲骨文。”

    李憲笑了笑,答道。

    沈靜冰歪了歪脖子,不知道怎么。這幾個公司名字,她聽起來有些似曾相識。

    用了足足四天的功夫。

    沈靜冰又加上四個清潔工,才終于將院子收拾利落。李憲特地讓運輸公司從邦業之前高三地窖里搜刮的物件派專人跟車送了過來。

    家伙兒一件件陳列在屋里頭,整個宅子的格調一下子就上來了。

    按道理,新宅子喬遷得辦置一下。李憲雖然在京城熟人算不上太多,可也得給新房子添一些人氣。

    于是就按照日歷上黃道吉日挑了一個吉日,給在京城的幾個老相識都打了電話,說是要安排吃飯。

    卻沒想到,在日子到之前,第一波客人登了門。

    五月二十九日這天一大早,央視《達人秀》節目組就給李憲打了電話。

    電話什么內容呢?

    在沈靜冰上了節目尋親之后的第十天,終于有人找到了節目組。

    來人,自稱是沈靜冰的父親。

    ......

    “把腳抬一下。”

    堂屋中,李憲端著茶杯看著沈靜冰第六次擦自己身前的這片地,面露無奈。

    “別擦了,一會兒地磚都讓你給擦禿嚕皮了!”放下茶杯,李憲一把搶過了沈靜冰手中的拖布。

    有些茫然的看了看李憲,沈靜冰哦了一聲,轉身拿起了抹布。

    眼看著這貨又要轉身去擦古玩架,李憲嘆了口氣,直接扯著沈靜冰的衣領,將她按在了椅子上坐好。

    “你緊張個什么啊!現在有人過來找你,你應該高興才對。”

    沈靜冰坐在椅子上也不老實,雙手拿著趙三強送的那個雪花造型的玉牌搓來搓去,最后手指干脆絞到了一起,焦慮的看了看他,“我、我就是想到終于要知道我以前到底是什么樣子了,有些...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辦。李憲,自從我被你從醫院撿回來之后,無數次想過我以前會是什么樣的人。可是我沒想到,你說,我以前大約會是什么樣的?”

    李憲翻了翻白眼兒,“在你沒失憶之前,我就見過你一次,而且那次你還差點把我給打死,你說我哪兒知道你沒失憶之前除了腦子依然有問題之外,到底是什么樣?嘶......”

    說到這,李憲愣住了。

    剛剛將沈靜冰從醫院撿回來的時候,他為了報復這個曾經差點兒一棍子把自己削死的女人,故意編造了一個“保姆”的故事,把沈靜冰硬生生的養成了家里的老媽子。

    自那之后,沈靜冰問起過他關于之前的事情,可他只是告訴沈靜冰關于她為爺爺尋老住處的事情。

    可他第一次遇到沈靜冰時,沈靜冰是有專車和司機的!

    這事兒他跟公安局說了,可是卻沒告訴沈靜冰。

    正當他想著跟沈靜冰說說這事兒,看看她能不能回憶起什么來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沈靜冰,沈小姐在嗎?我們是《達人秀》節目組的!”

    李憲和沈靜冰對視一眼,站起身來。

    卻發現沈靜冰沒動、

    “你怎么不起來啊?”

    “你先去,我......我還沒準備好。”沈靜冰渾身哆嗦著,向李憲投去了一個懇求的目光。

    嗨、

    這傻丫頭。

    關心則亂啊。

    李憲搖了搖頭,進了院子。

    將大門打開,李憲楞了一下。

    或許是感覺沈靜冰尋親這個事兒有話題,節目組竟然是帶著攝像機和記者過來的。

    “把那玩應兒給我關了。”看到那差點兒懟到沈靜冰臉上的機器,李憲呵斥了一聲。

    攝像師趕緊訕訕的退到了后面去,李憲這才看到,在節目組一個眼熟的工作人員身后,跟著一個身穿老式黑色中山裝,腦袋上帶了個趙本山式干部帽的男人。

    模樣大約四十多歲,五官上看著倒是跟沈靜冰有幾分相像,只是眼神木訥,而且見到宅子里面的景象之后,這人目光明顯躲閃了一下。

    “這是?”

    李憲帶著狐疑,一面將人請進院子,一面對那工作人員問到。

    “哦!就是這位老伯,找到了我們節目組。老伯說七月份他女兒從家里跑了出去,之后就一直聯系不上,直到看到了電視上的沈小姐。就立刻從蘇州過來了。”

    走進院子中的李憲停下了腳步。

    “是哩是哩!我家閨女本名叫徐小鳳,六月份我在老家給她許了門親,她不同意,一氣之下就跑了。我們全家都尋了快一年啦,終于在電視上看到了。哎呀這傻閨女,誰能想到她跑到滬市去,還掉在江里失了憶哩?這下好嘍,這下找著嘍。我也能跟閨女他媽,回家交代嘍。”

    看著木訥的男人痛心疾首的說著事情的原委,院子里的李憲停下了腳步。

    再次將那男人打量了一遍,他皺了眉頭:“你有什么證據能證明,沈......她是你女兒?”

    “我帶了照片和戶口本哩!”說著,男人從咯吱窩下的皮包里,掏出了一張照片和戶口本,遞給了李憲。

    照片上,是一個女孩兒的照片。雖然穿著土氣,可從模樣上看,確實和沈靜冰有幾分相像。

    李憲又打開戶口本,將那上面的信息看了一遍,嘴角泛起了一絲冷笑。

    啪!

    他便將戶口本連同照片一起摔到了那名為徐大白的男人臉上。

    “真拿我是吃素的不成?說!你扯這么大個謊到底有什么目的?!”

    李憲突然之間暴怒,將那男人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向大門口跑去。

    “周勇!”

    李憲大喝一聲,院子中的周勇見狀直接三步并作兩步抄到了那兔子一般逃跑的男人身前,飛身一腳,便將男人踹翻在了院子之中。

    “哎呦!別打別打!我說!我交代!有人跟俺說這女跟俺家閨女長得像,現在還出了名,腦子還壞了!要是能把她騙到家里,能用她賺不少錢哩!哎呦,別往肚子上踢呦!”

    看著蜷縮在地上跟個烏龜一樣的男人,李憲氣得咬牙切齒。

    “滾!”

    隨著李憲一聲斷喝,男人如蒙大赦,帶著一身的塵土落荒而逃。

    直到那男人跑沒影兒了,李憲才踢了踢地上散落的戶口本和照片,掃了眼節目組的那幾個人。

    “額、李董,我們也不知道......”

    李憲長吁了口氣,“這事兒不怨你們,你們辛苦了,先回去吧。”

    “好、好的。”

    帶所有人都出了院門,李憲微微思襯了一下,繞過長廊回到了堂屋。

    當他踏進堂屋的一瞬間,沈靜冰撲棱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怎么樣?”

    李憲搖了搖頭。

    “不是。”

    想了想,他又補充了一句:“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有專門的司機和車子。所以你的家庭狀況應該不錯。之前忘告訴你了。”

    沈靜冰擺了擺手,無力的坐回了椅子上。

    “無所謂了。李憲,我決定了。”

    她抬起了頭,“你去幫我發個聲明,就說已經找到親人了,讓電視臺和報紙都不要再拿這件事情做文章了。”

    “什么時候找到的?”李憲皺了眉頭,“我怎么不知道?”

    “剛才。”沈靜冰臉色蒼白,就連嘴唇也沒了血色,“剛才你出去的時候,我就想,現在的我,所有的記憶都是關于你,關于玲玲她們的。就算剛才那真的是我的親人,可我也不認識他們啊。所以,我不想走了。也不找了。李憲。這個家給我留個位置吧。”

    “好。”

    李憲點了點頭,轉過了身去:“那就去把倉庫收拾了吧,晚上我想喝骨頭湯。”

    “嗯。”

    有史以來,面對李憲的命令,沈靜冰第一次答應的如此痛快,并馬上執行了下去。

看過《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爺》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007体球网 体彩20选5 雷速体育直播比分直播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网 黑龙江6+1 新疆十一选五 山西十一选五 31选7 上海天天彩 118比分网 手机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福建11选5 天津快乐10分 如何分析足球指数 澳彩足球赔率即时赔率 黑龙江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