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刑警榮耀 > 第931章 游戲還沒有結束
    丁浩很客氣。

    不僅僅對谷帥客氣,對王為,對南門分局的其他刑警都非常客氣。

    任誰和他第一次打交道,都會覺得,丁檢絕對是個平易近人的好領導。

    哪怕這回帶了好幾位隨從過來,看上去也是來參加“聯誼會”,而不是來“找茬”的。

    “這是……好年輕啊!”

    和王為握手的時候,丁浩眼里閃過一抹驚訝之色。

    王為微笑著說道:“丁檢好,我是王為,邊城公安局西城分局禁毒大隊的。”

    丁浩臉上頓時就露出了極度驚訝的神情:“原來是邊城來的同志……”緊隨丁浩之后的一位四十來歲的檢察官就很嚴肅地說道:“邊城公安局的禁毒民警,怎么會參與到這個案子里面來?”

    丁浩就微笑著介紹道:“這位是吳帆同志,我們院里偵查監督處的處長。”

    好家伙,連偵查監督處處長都直接帶過來了,不問可知,其他幾位隨行人員,肯定也都是偵查監督處的人。

    這是擺明要好好監督監督谷局他們辦的這個案子了。

    谷帥沉著臉,一板一眼地說道:“吳處,王為同志是葉琳失蹤案專案組成員,經過省廳刑偵總隊李作勇副總隊長和市局領導批準的。”

    吳帆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公安機關這種內部程序問題,他不愿意置喙,真要是糾纏這一點的話,相信公安局的同志會有一萬種理由讓他無話可說。

    他要監督的,是在“葉琳失蹤案”的辦案過程中,公安機關的同志是否有違反規定的地方。

    老實說,這種監督權,檢察院平時很少使用的。

    畢竟公檢法都是政法戰線的主力,各管一個環節,誰越界了都不好。

    只要沒有得到舉報,檢察院一般不會干涉公安機關正常的辦案流程。

    權威越重,越是要慎用。

    “王為同志,我是久仰大名啊。

    沒想到真的這么年輕,當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丁浩臉上的笑容益發燦爛,緊緊握住王為的手,用力搖晃了幾下。

    他剛才還裝作沒聽說過王為的名字呢。

    只能說,丁檢記憶力是間歇性的,時好時壞。

    而且他說的久仰大名,自古英雄出少年,聽上去也頗有點皮里陽秋,那種居高臨下的意味,再明顯不過了。

    這樣難怪。

    他是堂堂的省會檢察院副檢察長,如假包換的正處級領導干部。

    面對王為這種邊境小城來的年輕警察,那心理優勢再明顯不過了。

    在他的級別,他這個年齡,也是相當年輕有為的。

    王為連忙說道:“丁檢太客氣了,不敢當。”

    面對丁浩這種手握實權的強力人物,縱算傲氣如王大隊,也不得不特別小心謹慎應對。

    一不留神,就把自己坑進去了。

    丁浩點點頭,和其他刑警都一一打過招呼,再轉身對谷帥說道:“谷局,我們也是奉命行事,還請你多多理解。”

    看上去,丁檢真的是滿臉的歉意,覺得自己這一趟真的不該來。

    然而他趕到市局這個速度,已經足以說明一切了。

    不但來得極快,甚至還把偵查監督處處長和其他幾位骨干都帶過來了,由此可見,此事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到底有多重。

    任何人,想要妨礙他完成這個“任務”,都是他的“敵人”!谷帥淡淡說道:“丁檢不要客氣,大家都是依法辦事。”

    “對對對,依法辦事依法辦事,這一點很重要。

    谷局,我們先去見見姚教授吧。”

    丁浩笑著說道,對谷帥冷淡的態度,毫不計較。

    可是他對姚前進的稱呼,卻讓刑警們都有點不那么舒服。

    照理,他應該稱姚前進為“犯罪嫌疑人”。

    姚教授!這個稱呼實在是很尊敬的。

    以丁浩的智商,他這絕不是“口誤”,其實是在用這種方式再次提醒谷帥王為等人,這個人,連我都要對他恭恭敬敬的。

    你們這次惹麻煩了,而且麻煩還不小。

    “好的,丁檢,吳處,這邊請!”

    谷帥也不含糊,伸手做出邀請的動作。

    檢察院依法行使偵查監督權,公安機關是必須要配合的。

    原先擔心姚前進會裝死,然而并沒有。

    市檢察院一行人進入審訊室的時候,姚前進在審訊椅里坐得筆直,神態儼然。

    不明白的,進來看到這架勢,還以為他是領導呢。

    真正讓谷帥王為郁悶的是,丁浩那樣子,倒真像是覲見領導。

    一進門就滿臉笑容,寄走幾步,老遠就伸出了手。

    “你好你好,姚教授,我是丁浩!”

    “市檢察院的副檢察長。”

    谷帥雙眉猛地一蹙,看了王為一眼,王為面無表情。

    但細看之下,就能在王為眼里見到隱藏得很好的火焰。

    毫無疑問,某些人的做派已經徹底惹怒王大隊了。

    不過此時此刻的姚教授和丁副檢察長顯然并沒有在意王為的神態,在他們的內心深處,說實在的,也從未認真把這位邊城來的小警察當回事。

    在云都,你還能翻天啊!他們忙著表演。

    既然丁浩擺出了覲見領導的架勢,姚教授自然要好好拿捏一下,一直等到丁浩走到近前,才很矜持地伸出手,臉上的笑容也益發高高在上。

    老實說,和姚教授平時往來的那些大人物,確實大多數人的身份地位都在丁檢之上。

    省會城市副檢察長,在普通人眼里,自然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但在姚教授面前,也只尋常。

    平日里要和他見面,不但需要預約,還得有人介紹。

    這些規矩,都是姚前進自己立起來的。

    雖然讓人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不知道姚前進憑什么就敢這么牛,但是有些人偏偏就吃這一套。

    甚至個別大人物還把和姚前進有交情當作了某種身份的象征。

    也實在是咄咄怪事。

    其實憑他們在場面上的身份地位,就足以威風顯赫了,完全不必要再有其他加持。

    那邊廂,丁浩的“覲見”還在繼續。

    “姚教授,根據規定,你是應該要配合公安機關辦案的。

    如果你知道什么線索,請務必要及時告訴公安機關的同志……”丁浩一本正經地說道。

    姚教授笑而不語,淡淡地看著他。

    和那么多大人物打了那么久的交道,姚教授完全知道,聽話要聽重點。

    果然,丁浩接著說道:“當然,姚教授,每個公民都有自己的權力。

    公安機關口頭拘傳,有權羈押你十二個小時。

    在這十二個小時里,你有權保持沉默。”

    好吧,丁檢這是擔心姚教授不懂規矩啊。

    現在規矩我都告訴你了,你要是還不知道該怎么辦,那你就活該笨死!你姚教授能搞起那么大場面,和那么多大人物平起平坐,應該不至于智商太低吧?

    “那他們打我怎么辦?”

    姚教授忽然迸出這么一句。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丁浩臉上的笑容隨即隱斂不見,換上了極其嚴肅的神情,沉聲說道:“姚教授,有人打你嗎?

    是誰?

    怎么打的?”

    姚前進卻又嘿嘿一笑,說道:“暫時還沒有。

    不過這幾位警察先生的態度都不怎么好,我擔心,他們會濫用私刑,會刑訊逼供!”

    丁浩立即說道:“那不可能,姚教授。

    我可以向你保證,絕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在你被傳喚的這段時間內,我們市檢察院偵查監督處的同志,會全程介入。

    保證公安機關對你采取的一切措施,都是合法的。

    這一點,請你百分之百放心。”

    “文明執法,是我們一直都在強調的。”

    丁浩這番話,自始至終都是對著姚前進說的,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眼睛的余光都沒有瞥谷帥王為等人一眼。

    但他當著大伙的面,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還需要用什么動作和表情來加重語氣嗎?

    有那個必要嗎?

    王為就笑起來,原本筆直挺立的身軀,微微往后一靠,從口袋里掏出金裝南煙來,敲出一支叨在嘴里,然后芝寶打火機一甩,“叮”地一聲,給自己點著了。

    這一下打火機的聲音雖然不大,然而在本來就安靜的審訊室里,聽上去就顯得格外刺耳。

    所有人的眼神,倏忽間都掃了過去。

    原本永遠都帶著笑的丁浩,臉色也變得陰沉沉的。

    丁檢脾氣是好,出了名的平易近人,卻并不代表著,別人可以在他面前放肆。

    “王為同志!”

    吳帆更是勃然大怒,上前一步,目光炯炯地逼視著王為。

    “請你把煙熄了!”

    雖然并沒有規定說,審訊室內不可以抽煙,但丁檢正在和姚教授說話,其他所有人都一本正經地站著,偏偏王為在這個時候點起了煙,這是紅果果的藐視。

    不但是蔑視丁檢,也是藐視他們市檢察院偵查監督處的同志,藐視他吳帆吳處長!知道一線刑警中頗有些桀驁不馴的老油條。

    可是吳處不吃這一套。

    不過很顯然,吳處也低估了王為的脾氣,王大隊的二桿子脾氣一旦發作,天王老子下凡也嚇不住他!王為理都不理吳帆,長長從嘴里噴出一股煙霧,又從煙盒里敲出一支香煙,遞給谷帥,谷帥毫不遲疑叼在了嘴上,王為再“叮”地一聲,給他也點著了。

    “谷局,你們慢慢審,我失陪了。”

    王為笑了一句,轉身就往外走。

    “王為同志!”

    這回是丁浩,一聲斷喝。

    王為站定腳步,轉過身來,望著丁浩,神色平靜。

    “你什么意思?”

    丁浩臉色陰陰的,沉聲問道。

    王為嘴角一扯,那種滿不在乎的笑容終于再也掩飾不住,浮現而出。

    不過王為并沒有回答丁浩的問題,目光隨即越過丁浩,落在了姚前進的臉上。

    “姚教授,保重啊,游戲還沒結束呢!”

    舉起右手揚了揚,拔腿就走,再不回頭。

    丁浩,吳帆這些人,在他眼里完全成了空氣。

    “豈有此理!”

    隨即,吳帆終于回過神來,不由得勃然大怒,吼道,脖子上青筋暴漲,死死盯住王為消失的門口,眼神如同要殺人似的。

    自從吳帆進入偵查監督處工作,還從未見過這么跋扈的警察。

    “囂張!”

    “太囂張了!”

    吳帆氣得咆哮如雷。

    “囂張?”

    谷帥笑了。

    很難得,竟然在谷帥臉上看到了這種譏諷的笑容。

    “吳處,你可能以前沒跟王為打過交道。

    如果他告訴你,這個游戲還沒有結束,那就是真的還沒結束。

    姚前進和這個案子沒有關系就罷了,只要有關系,他就跑不掉!”

    “我保證!”

看過《刑警榮耀》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