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都市之兵王歸來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如你所愿
    聽完王穆充滿霸氣的宣言,廣場上的武者們不由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好威風,好氣魄!”

    “王穆閣下不愧是天龍派的大師兄,蕭獅潼閣下的嫡傳弟子,如此磊落的胸襟,委實令人心折!”

    “太乙盤古樁?就是那與混元無極樁齊名的絕頂樁功?”

    “聽說將太乙盤古樁練至大成后,便會擁有一龍二虎之力,不知是真是假......”

    “無論真假,反正我們都望塵莫及。”

    此起彼伏的議論聲傳入林重耳朵,他面色平靜,波瀾不驚。

    經過一次次的生死搏殺,這世上,已經沒有任何事情能讓林重動容。

    況且,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他戰勝的強敵還少嗎?

    林重之所以向王穆、許景、趙乘龍等人發起挑戰,并不是一時頭腦發熱,而是經過縝密的思考。

    他很清楚,與那些背景深厚的天之驕子相比,他唯一的優勢就是自身實力。

    所以,為了避免真武門、天龍派、曜日宗等隱世門派玩弄陰謀詭計,林重干脆把矛盾擺到明面上來。

    只要他當著天下武者的面,光明正大地擊敗王穆、趙乘龍、許景等競爭對手,然后攜大勝余威,接掌盟主之位,又有誰敢提出異議?

    當然,這么做存在巨大的風險。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甚至落敗身死。

    但林重很久以前就明白一個道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想得到什么,就必須付出什么,風險與收獲成正比。

    諸多思緒,自林重腦海內流淌而過。

    他看著對面霸氣畢露的王穆,微微閉上眼睛,過了兩秒鐘后才再次睜開,眸光已變得森冷漠然,不帶絲毫感情se彩。

    王穆迎著林重的目光與他對視,沉聲道:“林兄,我尊重你,請你也尊重我,拿出真本事來吧,讓我們進行一場酣暢淋漓的對決。”

    “如你所愿。”

    林重揚了揚眉毛,吐出四個字。

    話音剛落,一股浩瀚宏大的氣息,驟然從林重身上升騰而起!

    “嘩啦啦!”

    擂臺周圍的武者們耳中,驀然聽見清晰的水流聲。

    聲音來自林重體內,初始微不可聞,然后漸漸高昂,最后更如長江大河,奔騰不休,遠遠傳到十幾米外。

    武者們悚然動容。

    他們很清楚那個聲音代表著什么。

    作為凌駕于普通人之上的群體,武者最明顯的特征,就是超凡的體魄。

    體魄越強壯,則氣血越旺盛。

    光是血液流動就能造成如此動靜,那么林重的氣血究竟旺盛到何等程度?體魄又有多么強壯?

    王穆瞇起眼睛,不動聲色地盯著林重,默默運轉內息。

    兩秒鐘后,一股毫不遜色于林重的氣血波動,同樣從他體內散發而出。

    但是,林重身上的變化并未就此結束。

    他兩腿微分,站姿不丁不八,腳如龍盤,身似虎踞,一手向前平伸,一手置于腰間,向前平伸的手掌五指攤開,置于腰間的手掌五指虛握,擺出一個武者們從未見過的陌生拳架。

    當林重擺出這個拳架時,如同大河奔流的水聲突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連綿不絕的、充滿穿透力的雷鳴!

    “嗡嗡嗡嗡!”

    林重的練功服無風自動,絲絲縷縷的白色霧氣,自他全身各處的毛孔中冒出,然后在他頭頂匯聚,形成一個拳頭大小的氣團。

    與此同時,林重身體表面,也浮現若有若無的白光,將他全身皆籠罩在內,為他的肌膚鍍上了一層金屬般的色澤。

    擂臺下,蕭獅潼、許威揚、宮元龍、王紅符等大宗師的臉色悄然發生了變化。

    “虎豹雷音,三花聚頂!”

    王紅符鳳眸微瞇,瞳孔深處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聽到王紅符的自言自語,旁邊的東華派弟子們頓時打起了精神。

    “師伯,林重閣下只凝聚了一朵花,不能算是三花聚頂吧?”先前的那名男弟子再次開口問道。

    “三花聚頂只是一個境界的統稱。”

    王紅符懶得解釋,隨口丟下一句。

    那名男弟子聽出王紅符語氣里的不耐煩,趕緊閉上嘴巴,不敢再胡亂說話。

    許威揚和宮元龍并肩而立,俱都眉頭緊鎖,表情陰沉。

    在他們的感知當中,林重就像一輪人形太陽,哪怕隔著數十米的距離,也能感受到那堪稱恐怖的熱量。

    “這就是林重小兒的真正實力?”

    宮元龍嘴角肌肉抽搐了幾下,嗓子有些發干。

    “他能正面擊敗薛玄淵,果然絕非僥幸,難怪被稱為年輕一代最強者。”

    許威揚語氣低沉,眼神陰晴不定:“幸好是車輪戰,否則單打獨斗的話,乘龍恐怕不是他的對手。”

    趙乘龍就站在兩人身后,自始至終都一聲不吭。

    擂臺另一側。

    蕭獅潼面沉如水,花白的眉毛緊緊皺成川字,視線在林重和王穆之間來回移動,心情破天荒的有點緊張。

    這種感覺,蕭獅潼已經很多年未曾體驗過了。

    王穆是他欽定的繼承人,將來要繼承他的衣缽,萬一死在擂臺上,或者留下終生難以治愈的暗傷,怎么辦?

    念及此處,蕭獅潼暗自下定了決心。

    倘若真有那個萬一,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韙,他也要出手阻止,大不了事后向林重賠禮道歉便是。

    馮南和雪乃站在離擂臺比較近的地方,限于眼力,她們分辨不出林重跟王穆的強弱,只能偷偷在心中給林重打氣。

    “主人,您一定要贏啊!”

    雪乃抿著紅潤的小嘴,用力抱緊裝有鳴鴻刀的木匣,滿臉希冀和期待。

    馮南的性格要比雪乃成熟穩重得多,并未流露出明顯的情緒變化,不過悄然握緊的雙手,出賣了她的內心。

    同一時刻,廣場外圍。

    數輛高檔轎車疾馳而至,停在入口處。

    蘇妙、盧茵、陳青以及孟姨從最前面的那輛豪華賓利內走出,被眼前人山人海的景象嚇了一跳。

    陳青踮起腳尖,手搭涼棚,裝模作樣地瞅了瞅,然后兩手一攤,對蘇妙道:“人太多了,我什么都沒看見。”

看過《都市之兵王歸來》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竞彩专家比分推荐 微信好友麻将下载安装 河北麻将游戏规则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360 策略盈 六六海南麻将下载 彩客网比分直播 广东11选5免费人 欧洲杯即时指数 二分彩 欢乐麻将辅助2018 上海快3 湖北十一选五 快播一本道久久 六红球斯诺克比分直播 半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