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重生之軍門狂妻 > 第910章 你可以叫我爸爸
    第910章 你可以叫我爸爸

    葉安顰了下眉,不過沒有躲。

    封頡的手摸著她的下巴,指腹順著她臉部的線條輕輕撫了一圈。

    “你很漂亮。”他發出贊嘆。

    葉安沒有回應,不過盯著他手指的眼神,說明她已經有一點不耐煩了。

    封頡適可而止的收回了手,他知道,如果再摸下去,她就要對自己動手了。

    “你知道我是誰,也知道,我們之間,是什么關系,對嗎?”雖然是疑問句,但卻是一副陳述事實的口吻。

    很明顯,葉安的反應也說明了這一點。

    她沒有先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問:“他們呢?”

    她可以肯定的是當時葉飛和藍修兩個人也暈倒了。

    如果他用的那個東西能讓自己失去意識昏死過去,那么他們兩個也會是這種結果。

    但唯一不知道的是,他們究竟是被他留在了藍研所,還是跟她一樣,被帶到了這個地方。

    他笑了一下,拋出了一個疑問,“那兩個人,你更想知道誰的消息?二選一,你只能選一個哦~”

    他的笑容里有種惡趣味的味道。

    葉安眼神淡漠,感覺這個男人不太正常。雖然他本來就不是一個正常的人。

    看葉安半天不說話,他又說:“那我換一個問題,對那個藍頭發的男人,還有傅云深,你更喜歡哪一個?”

    他滿眼好奇,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個小孩兒一樣等著大人發糖。

    葉安眼神倏冷,看著他。

    “我很好奇,你快告訴我。”他催促道。

    葉安不知道他為什么要問這種問題。

    “傅云深是我丈夫,藍修是我很欣賞并且尊重的一個對手,朋友。”

    最后兩個字,她斟酌了兩秒的時間,但說的時候沒有一點猶豫。

    她沒有直接回答封頡的話,而是說出了這兩個人在自己心里的身份。

    傅云深是她丈夫,是這一生都會陪在她身邊的人。

    而藍修,雖然他們之間在立場上,也許隨時都會成為敵人。倆人也經常斗嘴,但對于這個男人,她從來沒有否認過自己對他的欣賞。

    這幾年以來,在這種關系之上,實際上,也已經漸漸產生了某種聯系和感情變化。

    而這種感情,應該叫——朋友。

    對葉安的回答, 封頡頓時有點無趣,“好吧。”

    其實他更想聽到一點不一樣的回答,但是他這個女兒好像并不想滿足他的這種渴望。

    這個時候他才開始回答之前葉安的問題:

    “你們暈倒的地方底下其實是有一個暗道,可以直接通往水面的。所以帶上三個人走也不會太麻煩,于是我就都帶回來了。”

    他的身子微微后仰,大半個身子都靠在了背后的靠椅上,“正好,那兩個孩子,一個是葉建國老將軍的孫子,也算是跟我有一點關系。

    而另一個,又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孩子。

    我怎么能讓他們留在硯月那個小壞蛋手里呢~”

    聽起來,好像封頡是一個很討喜的人,說話也有一點帶有孩子氣。

    可這種人,卻往往是最善于偽裝的人。

    或許對于這種人來說并非刻意,他們只是在某種特定時候表達某種情緒的方法。

    但實際上他們都有著與之截然相反的一面。

    封頡這話也相當于解釋了他們是怎么從藍研所離開的。

    如果那個地方有直接通向睡眠的暗道的話那么帶三個人也很好離開。

    只要底下有船,就能是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藍研所——前提是沒有被系統發現的話。

    葉安眼神犀冷,再次問道:“人呢?”

    他嘴角輕扯,神色也比起剛剛有了一種微妙的變化。

    “其中有一個醒的比你稍微早一點,已經離開了。至于另一個……還沒醒。”他曼斯條理的說,一邊端起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

    葉安也放心下來,她并不是擔心他們的安全,而是擔心這個男人會對他們做什么。

    她不了解他,也不清楚他究竟想做什么。而且這個人,給她的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神秘、復雜、且擁有讓人敬畏的力量。

    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會對一個人毫無理由的產生一種情感,但這個人卻做到了。

    他口中所說,離開的人應該是藍修。

    只有藍修有可能比她提前醒來。

    那么另外一個還沒有醒來的人,就是葉飛了。

    只是藍修……

    她眉心輕輕蹙了一下,她怎么覺得在哪兒都會遇到他。

    也和她猜測的一樣,藍修進星洛監禁區就是一個幌子,在她離開之后就越獄了。

    他不可能不無緣無故去藍研所,也不可能會是去找她。

    因為自己的行動是保密的,他沒有獲取途徑。

    所以也不會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知道自己在藍研所。

    闖入藍研所的一共有兩個人,一個是藍修,一個是封頡。

    所有的剛剛好,都只有兩種可能——

    要么,就是純粹互不干擾的巧合;要么就是人為的巧合。

    所以,藍修和封頡去藍研所各有目的,只是恰好三個人碰到了一起。

    要么,就是他們兩個人越好一起去的。

    不過現在給她的感覺,第一種的可能性更大。

    封頡去藍研所做什么,她不清楚。

    這個人的能力是未可知的,要做什么也沒人能猜得透。

    而藍修,去藍研所可能是任務,也可能是別的事情。

    他既然能為了任務出現在藍星軍校,并長時間蟄伏,那出現在藍研所也變得很正常了。

    了解完他們的情況之后,葉安才真正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她喊出了他的名字,“封頡。”

    封頡放下杯子的動作微頓,然后抬起眸子,“你可以叫我封博士。當然——”嘴角微咧,“你也可以叫我,爸爸。”

    最后兩個字,他還著重強調了一下。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葉老將軍應該把這件事告訴你了,即便沒有告訴你,你應該也知道不少了,是嗎?”他說的時候目光是一直看著葉安的。

    兩個人都很清楚彼此的身份,葉安也知道,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所謂的父親。

    可是兩個人坐在一起,除了長得像之外,沒有任何相似點,從對話上也沒有父親和女兒的意思。

    只是兩個陌生人,剛剛好,坐在了一起。并且長得相似。

看過《重生之軍門狂妻》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