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房產大玩家 > 1083.香江的癌癥!
    馬韞的突然出現,讓鄭嘉淳無法抑制的開始想象出父親跟著李氏大船一起沉沒的情景。http://www.tqtrv.com.cn/45/45954/

    這還不算最糟糕,最糟糕的情況在于,很有可能到了最后,李成城全身而退,反手就把其他人都給賣了。

    鄭嘉淳絲毫不懷疑他能趕出這種事情來,因為在李成城的崛起歷史當中,類似的事情出現過好幾次了。

    陳晉和馬韞自然明白他的擔憂,于是陳晉應道:“你這是在勸你父親拋棄香江的基本盤吶,有把握嗎?”

    “阮家豪!”鄭嘉淳忽然道出了這個名字,帶著的恨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濃郁:“現在剩下的唯一阻礙就是他了,只要沒有他,我就有把握勸住我父親。”

    可陳晉卻搖了搖頭:“不,其實不是阮家豪。他所代表的,本身就是你父親的一種選擇,在這種情況下,多一中選擇,就等于多一條命。”

    “可一旦李成城失敗的話……”

    “哎!”陳晉嘆了口氣:“這樣吧,我承諾,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一定想盡一切辦法保住你父親。”

    “真的?”

    “真的!”

    鄭嘉淳這才稍微安心了些許,但也僅僅是些許而已。

    三人乘坐的車子在深港市的大街上行進了一個多小時后,到達了酒店。鄭嘉淳帶著憂心跟兩人分別,直接返回了香江,而馬韞和陳晉簡單吃過飯之后,也就各自休息了。

    畢竟連續幾天的高強度工作,讓陳晉也異常的疲憊。

    但到了午夜的時候,陳晉卻忽然感覺到了夢魘,整個人躺在床上,意識已經清醒了過來,卻目不能視,口不能言,手腳僵硬無法動彈……

    這種感覺是非常恐怖的!

    盡管那一套鬼壓床的迷信說法早已經站不住腳了,可面臨這種靈魂仿佛被身體與外界隔絕的感覺,就像是黑暗之中有一股無形的神秘力量,在操縱者一切。

    陳晉盡力的想要張嘴,很費勁,好在總算張開了,卻發不出聲音。

    “啊!”他用意識喊著:“滾!滾!滾開!”

    “陳哥?陳哥?”

    聽見有人喊他,還有人推他,陳晉猛然彈起身來,氣喘吁吁,甚至還有些驚疑不定的。

    等看清是吳小軍之后,才緩緩鎮定下來。

    吳小軍關切道:“陳哥,是做噩夢了嗎?你剛才叫喚了好一會,我推了半天你才醒。”

    “原來我叫出來了嗎?”陳晉訕訕嘆了口氣,拿起煙來點上,站起身走到陽臺,讓潮濕溫熱的空氣驅散心底里的寒意。

    剛才夢魘的感覺,正如他現如今的處境一般,置身于黑暗的最深處,原本的盟友也放棄了他,一片漆黑當中還有看不見的敵人在伺機而動……

    所以,到底是夢,還是現實呢?

    “幾點了?”陳晉問了一聲。

    吳小軍看了看表:“馬上就凌晨一點了。”

    “嗯~”陳晉皺著眉頭,又來到書房的電腦前站著,死死盯著屏幕。

    他就這么一動不動,一聲不吭的站著。吳小軍也沒出聲,只是陪著。

    終于,快到兩點的時候,只聽電腦上“叮咚”一聲……

    “新郵件!”

    陳晉飛快的打開,仔細看了起來,隨后長長的松了一口氣,接著撥通了電話。

    “謝謝你,老潘。”他對潘仲洋認真道。

    對面潘仲洋的聲音顯得很疲憊:“陳總,雖然我的工作只是負責提供數據和分析。但作為朋友,我很認真的提醒你,撤退吧。”

    “香江的問題,是幾十年累計下來的。靠你一個人,孤掌難鳴吶!”

    陳晉看著潘仲洋發來的文件,堅定道:“只要有突破口,我就必須試一試。”

    “那……我會盡力幫你的!”潘仲洋只能如是應道。

    前兩天陳晉見過了李厚國,在他的提醒下猛然轉醒,香江的突破口可以從特府著手的時候,就立刻聯系了潘仲洋,請他幫自己對香江特府方面的情況做一些數據分析。

    畢竟以前從來都沒關注到這個方面,所以準備工作還是薄弱了些。

    而現在,結果出來了……

    根據潘仲洋所歸納的數據顯示,香江特府的收入,一直都嚴重的依賴于土地。

    而究其原因,便是1984年的《華英聯合聲明》。當時內陸中樞擔心英港官方會在交回香江之前,將香江最寶貴最重要的資產土地進行大量拋售,導致未來的特府沒有足夠的土地儲備進行發展,也不能有足夠的賣地收入來支撐財政。

    于是從那一年開始,香江每年的土地供應限制在了50公頃,致使1985年到1997年之間,供不應求的土地價格不斷飆升,而賣地收入則成了官方的主要收入來源。

    而官方可以不依靠稅收就支撐財政,便可以實行低稅政策,創造了一個適合營商的環境,從而讓香江維持其自由經濟港的美名!

    但這卻只是虛名而已!

    土地價格飆升,意味著房價就高,于是租金也就增高。接著的連鎖反應就是各種小商戶的經營成本以及生活成本不斷增加。

    甚至在2003年“非典”期間,香江的經濟狀況極其糟糕,可租金卻也只是維持穩定,并沒有下降。反而等經濟環境稍微好轉,便立刻漲價了。而且,香江的業主收租,可不是規定價格的,而是根據商戶的純利潤百分比來收租!

    可是,盡管任何明眼人都知道這樣循環的經濟環境勢必造成不良影響,但因為賣地收入成為了香江官方的主要收入來源,官方便不得不對地產商分外的傾向,甚至是……跪舔!

    其中最極端的例子,就是1999年香江特府在沒有公開招標的情況下,就將香江數碼港的一塊珍貴土地批給了李氏家族李喆巨。

    只不過雖然當時雙方約定的是這塊地皮用于高科技產業,最終卻變成了一片昂貴的海景豪宅!

    另外還有“舊區重建”的套路。

    這跟內陸舊城拆遷改造的方式其實差不多。但是就在2010年也就是去年,香江功能組別主導的立法會,強行通過了一項法案將50年及以上房齡的房屋強行拍賣的門口,由征得90%業主同意,降至了80%!

    換句話說,開發商只要搞定80%的業主,剩下到底20%業主就算在不愿意,再釘子戶,如果不配合拆遷的話,就會被從自己的房子里趕出來,流落街頭,無家可歸。

    要知道,肆無忌憚的香江開發商,可不會像內陸一樣給予巨額的賠償款!被趕出自己的家,獲得的賠償款既不夠重新購買房屋,也得不到官方的庇護,所造成的結果當然是激烈的社會矛盾!

    “如果情況得不到改變的話,至多5-10年內,香江必然爆發大規模的騷亂。香江居民會活不下去!但如今的情況是,沒有任何人、任何勢力可以改變這一切,這是香江所患的癌癥!”

    這是潘仲洋總結的一個觀點,駭人聽聞的觀點!

    但恰恰是這個觀點,給了陳晉信心!

    這些情況,身為香江特長的黃臻嬴不可能不知道……

    陳晉很想知道,黃臻嬴到底是想創造歷史,還是想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看過《房產大玩家》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35选7 内蒙古快3 足彩半全场 腾讯分分彩 竞彩篮球大小分 澳洲幸运10 江苏快3 体彩20选5 半全场 p3试机号 辽宁十一选五 福建22选5 新疆18选7 天津快乐10分 足彩即时赔率直播 比分直播500万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