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我真是個富二代 > 654、柳暗花明又一村
    錢多多還不敢說得太狠太重,為情所傷翻臉成仇犯下禍事的例子,在江大都有過,驅車返回蛤蟆嘴的時候,還給楊智吃了顆定心丸擺下條后路,邀請他過來給自己當這個地產項目的助手,下周帶著他去見投資方:“很有名的奧運冠軍,陸文龍你聽說過嗎?”

    沒想到聽聞當了助手的激動興奮,都沒壓住陡然爆發出來的難以置信,坐在副駕駛的楊智轉身對錢多多差點伸手了:“真的?真的能見到他?!”

    錢多多都吃驚他這種熱烈反應,比跟那女生在一起都顯得強烈,有點被嚇住的嗯。

    楊智才雙手握拳的給錢多多解釋,原來他家雖然偏僻窮困,但父母年輕時候也是很迷奧運冠軍的,他小學時候開始就被送到縣里的體校練體操,那都是把陸大叔這樣的奧運冠軍,當成人生導師的方向來膜拜,才能在日復一日的枯燥鍛煉中打熬出來,然后在初中時候因為腰部受傷,再加上這種體育項目專業其實非常耗錢,他才重新回到學校走上高考之路。

    哪怕有體育生的加分,但能在斷掉相當一段文化學習以后,依舊考上江大,都說明了楊智的學習能力跟智商都挺高,就是這情商……

    可能還是當體育生的那幾年把他單純得有點過分了。

    現在聽聞能夠見到兒時精神導師,并且在導師的產業做事,楊智喜不自禁的差點在車里給錢多多磕頭了。

    回到蛤蟆嘴,所有大學生都能看出來楊智的情緒和走的時候差別甚大。

    錢多多不再單獨解釋,叮囑老三他們整理所有測繪數據的時候叫上楊智,并且讓楊智自己開始給全套羅家村地形地貌建筑做精準制圖,費用按照專業高水準來結算。

    不愿走,那就用繁忙的工作,寬闊的閱歷和豐厚的收入待遇來改變他的眼界吧。

    只有那個女生狐疑的再看看錢多多,她肯定對楊智的變化很敏感。

    錢多多回去給老婆說起這個來,也不敢亂打包票了,情字當頭,誰能說得清楚呢?

    孟桃夭就熱烈推薦把郭夢霖介紹給楊智,個頭都不算很高,身手都很靈活,還都是聰明人心腹大將,內部解決湊對最好!

    坐在餐桌邊抱著穗穗做自己表格的央金,飛快做鬼臉。

    又被穗穗看見了,咯咯咯的去抱她。

    然后孟桃夭還要求明天早上去看看那個羅家村,看看郭夢霖說激發了不少藝術靈感的地方什么樣,她要比試下!

    錢多多無語的樂滋滋說好,就當一家人呼吸新鮮空氣。

    其實孟桃夭說是今天帶著老媽在營地到處拍了些宣傳直播視頻,覺得這軟廣告痕跡有點重,所以明天緩和下,去山野轉轉,總比待在營地到處碰見搭訕的老中青男性強!

    央金又偷偷捂嘴笑。

    孟桃夭瞟著呢,說今天就有大媽問央金多大了,學什么的,因為昨天晚上這小妮子技癢的跟著廣場舞隊伍去跳了跳,給不少人留下印象。

    錢多多只是覺得央金盡是偷偷摸摸坐在角落,邊帶孩子邊操作筆記本電腦,還手上飛快的在偷吃什么點心餅干,就不怕長胖么。

    但沒有跟老婆討論這種少女事務。

    晚餐時候看見悄悄換了彈力運動褲去跳廣場舞的央金背影,孟桃夭也察覺到:“這小妞愈發的抽條啊,以后沒準兒比我還高,可又沒湯湯那么結實,誘人得很哦!”

    錢多多還是陪老婆去林間小徑散步吧。

    結果在懸崖欄桿邊俯瞰,發現楊智正沿著最艱難的那條攀巖道往上爬,那女生和男朋友大呼小叫的沿著棧道抱著一點點挪,可又能騰出手來拿手機自拍,哪里注意到那個揮汗如雨的傻子?

    已婚的年輕小夫妻站在懸崖邊看著別人的三角戀愛,有點訕笑。

    就像他們當初跟湯云裳之間的牽扯,外人誰能說得清楚呢。

    冷暖自知,有些東西真的是命。

    第二天一早,六點過天剛亮,錢多多就招呼準備出門,想看看能不能遇到點霧氣。

    誰知道老婆和丈母娘都要按部就班的把美容化妝事業做完整。

    這種六人間長拖掛車,兩頭都有臥室,中間才是客廳跟廚房衛生間,感覺孟曉渝回來,讓孟桃夭的護理工程又上升一個級數,力求在她四十歲的時候也能保持孟曉渝這種妖孽凍齡,很勵志啊。

    所以錢多多只好去廚房做早餐,央金想幫忙,但只容一個人轉身的廚房根本擠不下,就抱著穗穗在旁邊說話。

    孟桃夭先出來,看見順手抓自己的手機拍罪證,央金不躲不閃,坦然得很,還要探頭看自己的照片。

    她其實也挺關心自己的臉蛋,但之前被高原環境破壞得有點厲害,就按照嫂子量身定做的修復工程在慢慢養,主要是年輕,不化妝就是最大的保養。

    孟家母女也只畫淡妝,正說呢,孟曉渝搞定出來,白色緊身針織衫,都能透出里面隱約的藍色內衣那種,配著下面的藍色緊身裙,凹凸有致的身材讓兩位年輕姑娘很汗顏,關鍵是半邊肩頭垂下卷發的臉上帶著種天然自信,所以孟桃夭順勢點開了手機錄小視頻。

    對著鏡頭孟曉渝更自如,還雙手往后撥開長發抖散賣弄風情,女人都能感覺被撩到的那種,讓孟桃夭笑著驚奇:“咦,你臉上的是什么?”

    本來以為能嚇唬到孟曉渝緊張臉上哪點沒做好,誰知道孟曉渝臉蛋這么側一下,湊上鏡頭來,露出錢多多認為的無神雙眼,她自己卻覺得是無邪純潔的笑容,身體還有個扭曲,臉蛋意味深長的摸著耳后,然后對著鏡頭眼珠子轉轉,輕啟櫻唇,吐出倆字兒:“美貌!”

    孟桃夭這么自戀的妹子都被老媽給擊敗了,不得不承認,她身上曾經那種糅合了婊氣的又純又欲,都是從她媽身上學的點皮毛,孟曉渝舉手投足就是知道怎么才勾人,偏生眼神又沒什么心機。

    有種難以言表的復雜誘惑。

    錢多多都把蛋煎過頭了點,但馬上定定神掩飾住了,在孟桃夭和央金終于忍不住的一片笑聲中,讓她們趕緊吃早餐吧。

    然后在前往羅家村的路上,孟桃夭反復把這條短視頻翻來覆去的播放:“媽,我真得承認你說這話的時候,比我都美麗!”

    孟曉渝得意的拿過去看看,嫻熟的發給自己:“好,這個也可以放在主播空間呢,看能換多少打賞……”

    在她看來,毫不忌諱這美貌就是用來變現的。

    孟桃夭也不糾正她的價值觀了,只習慣性的提醒她在直播軟件里面加上水印,注意版權,這一傳開就天曉得會傳成什么樣兒。

    孟曉渝操作這些倒是熟練,還不耐煩女兒的指點。

    發出去之后,孟曉渝又開通了自己的直播間,沒有管空間里那些條誰都能看的短視頻了。

    孟桃夭坐在母親斜后方,看著她發嗲有點出神。

    可能跟地勢和天氣有關,羅家村哪怕在清晨也沒什么青翠欲滴得霧氣環繞的美景,說起江州還頂著個霧都美名,現在城市化氣溫效應的結果,郊區都很少看見云霧繚繞了。

    但還是清涼,所以下車的錢多多趕緊從后備廂給四位女士都找尋小毯子披上,孟桃夭一直都戴著黑色棒球帽和墨鏡,裹著米色長絨衣跟黑色孕婦裙,耳朵上的亮晶晶耳墜很漂亮,而央金的大耳環則明顯有民族風,為了不被誤拍入鏡,她也戴上了墨鏡,連穗穗都有!

    錢多多抱了孩子扶太太走上還有點濕漉漉的臺階,央金則照顧舉著自拍桿直播的孟曉渝吧。

    就二哈懶得很,死活不愿下來走鄉下路,一拿繩子它就擺出要死要活的癩皮相,只好讓它待在后備廂睡覺。

    已經來了好幾次的錢多多順口介紹,這兩天大學生們還是沒少開會討論,這些建筑未來都會被賦予餐廳、超市、酒吧、客棧、書吧等等各種休閑娛樂功能,但每棟樓又都有自己的客房能住二到五人,也就是既能讓人開店生活,也有住宅區,最終還會擴張一些建筑,最終保證總的三百到五百人小鎮規模,有點像日本的觀光小鎮,養老觀光的休閑小鎮村落。

    目前是這么考慮的。

    一家人就當是來散散步,也了解下錢多多接下來會專注的項目,這就肯定沒有精力參與營地公司了。

    加上營地公司二股東又長期不出現,于是那基本上就完全是孟桃夭的產業,總經理小聲表示壓力有點大。

    而且就這么個國慶假,完了以后錢多多肯定會馬上投入到研究生事務中去,所以這階段如果能有楊智這樣的幫手來協助建筑設計方面的工作,倒也很有需要。

    桃子對這個男性助手表示了熱烈歡迎。

    都不是熱愛古舊建筑廢墟的,哪怕央金盡量的想去領會其中有什么藝術美感,但她受到的文化教養很難get到那個點,只能徒勞的找個村中流過的小溪邊坐下接過穗穗,方便錢多多騰出手來,到處感受拍照。

    孟桃夭看出來,站旁邊撐著腰,小聲跟藏族少女勸導:“有些東西不要勉強,他學建筑設計的,又愛好汽車,這兩樣我都不感冒,那又如何呢,感情是兩個人之間的心靈溝通,袁媛開車那么有天分呢,他倆也沒什么吧?”

    央金不做聲了,低頭在溪流中抓漂過的落葉。

    其實她的打扮也好看啊,一如既往的牛仔服加彈力運動褲,最好看的就是露出點腳脖子的細腳踝上蹬著運動鞋,小小年紀卻戴著民族風格的大耳環,小野性的味道很獨特,活力四射的樣子把手指輕輕劃在水中又有點強說愁的味道。

    孟桃夭都笑著說讓她摘了墨鏡別動,創作張好看的照片兒。

    錢多多轉過來看見順口:“早上這么寒,別讓小孩兒沾冷水,受涼了可不是好玩兒的。”

    穗穗也正在探身想玩水,可央金不知道是不是把自己也歸到了小孩兒,露齒一笑,清晨的陽光正撒在村落里,朝氣蓬勃的樣子讓孟桃夭長嘆氣按快門:“年輕真好!”

    她自己還不是年輕得跟什么似的,最近頻頻被打壓的央金沒忍住潑點水過去:“哪里冷……溫溫的!”

    連忙抬手遮擋的孟桃夭果然感覺到手背的水滴帶著溫度。

    和聞聲轉過頭的錢多多一起對上眼。

    確實有心靈溝通,這特么是溫泉啊!

看過《我真是個富二代》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