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1364章 越喜歡,就越在乎
    第1364章 越喜歡,就越在乎

    只是,軒轅文這些擔心,根本沒必要。http://www.tqtrv.com.cn/66/66292/

    他看小羽的時候,小羽也在看他。四目相對,小羽的眼里顯然沒有憤怒,相反,那一雙如水的眸子里,盡是春風蕩漾,桃花盛放。

    對于司徒浩月的調侃,她沒有生氣,只是有幾分羞澀。

    那更像是情竇初開。

    “小羽……”

    軒轅文下意識的開口,聲音很輕,像是羽毛一樣在小羽的心頭劃過,讓她的心更多了幾分紛亂。臉頰燙燙的,不敢再去看軒轅文,她收回自己的目光,快速點頭回應。

    “我知道,我這就進去看診。”

    話音落下,小羽也不管軒轅文到底是要說什么,她扭頭就鉆進了冥七的屋子。

    那樣子,頗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夏傾歌瞧著,不由的笑著搖頭,之后她也跟了上去。獨留下軒轅文和司徒浩月兩個人,在小院子里守著藥罐子,繼續熬藥。

    小羽的模樣,盡數落在了司徒浩月的眼里,他不禁咂舌。

    “軒轅,你這一張臉,可是太值錢了。”

    連小羽那么一個陰冷狡詐的女人,都能迷得五迷三道的,一心的要幫著冥七治療,像是改了個性子似的……

    軒轅文這一張臉,可真是管了大事了。

    聽著司徒浩月的話,軒轅文不禁白了他一眼。

    “可別胡說,我這臉都毀了,哪怕是尸蠶去了,以后想要恢復如初,也難如登天。她肯幫忙替冥七治療,并非是看上了我這張臉,而是因為尸蠶,也是因為她心思并不壞。”

    “呦呦呦,還替她說上好話了。軒轅,你也動了心吧?”

    “我……”

    話就在嘴邊,可是,軒轅文一時間,卻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他的心,他自己也看不透。

    他能感覺到,即便自己不承認,可對小羽的感覺,終究是有些不一樣的。可是他自己也分不出來,這份不一樣,是因為尸蠶,還是因為他心里真的喜歡。

    軒轅文一時間愣愣的。

    司徒浩月瞧著,抬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感情的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現在還沒想明白,那也不要緊,總歸來日方長,你還有的是時間。眼下要緊的,是你趕緊抓緊時間,將自己的身子調養好。”

    有個好身子,才能談未來。

    別管以后與小羽到底是和是分,總歸是建立在有命的條件下,大家一起努力,好不容易熬到了如今這個地步,若是軒轅文不抓緊機會照料好自己,總想些有的沒的,總歸太浪費大家的努力了。

    司徒浩月認真起來,話說的倒是讓人覺得暖心。

    軒轅文看著他,勾唇笑笑。

    “謝謝你,司徒。”

    不止為他剛剛的理解,也為他之前,那些斥責他,讓他大夢方醒的話。

    軒轅文的話沒有直說,不過,聰慧如司徒浩月,又有什么看不明白的?聳聳肩,他頗為得意的開口。

    “先別謝我,我這不過還是雕蟲小技,你或許不知道,我這最好的本事,就是開方子。”

    “開方子?”

    “是啊,”司徒浩月點頭,“什么補氣、補血、補身、補腎的方子,我都能開出許多花樣來。真有一日,你們洞房花燭,若是腎虧腎虛,找我來開方子,我還附贈藥材,到時候再謝我不遲。”

    “你啊……”

    說著,軒轅文笑著搖了搖頭。

    他并不惱怒于司徒浩月的調侃,相反,他心里還感動。

    因為他心里明鏡似的,司徒浩月刻意說這些,多半還是為了讓他安心,轉移他的注意力,不讓他胡思亂想。

    也對,很多事都是不能強求的。

    不論他心里怎么想,與小羽的感情又要如何發展,總歸得先有命活著。

    房里。

    倒是不知道司徒浩月與軒轅文的深刻交談,小羽和夏傾歌進來后,片刻都不耽擱。小羽直接坐到了床頭,拉過冥七的手腕,為她診脈。

    一邊診斷,她一邊說自己的想法。

    “脈象比之前穩定了許多,若是不出意外,日落之前應該能夠醒。只是,他身上的毒卻還是棘手,即便能夠醒過來,也少不得要吃些苦頭。而且,最麻煩的是,之前我用來壓制他毒性的方子,還有那丹藥,效果都不是太明顯,如果在短期內,還找不到解毒的方法,他隨時都可能有危險。”

    說著,小羽收回了手,她沉沉的嘆息了一聲,臉上帶著幾分無力。

    說到底,冥七這條命,現在還沒掌控在他們的手心里。

    隨時都有危險……

    這其中的不確定性,真的太大了。

    明知道軒轅文對于冥七的受傷,心里多有愧疚,小羽的心里,也就更希望冥七能好起來。偏偏事情的發展,并不如她預想的那般順利,這讓小羽的心頭,不禁更多了幾分焦躁。

    她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要如何去告訴軒轅文這個結果。

    她怕看到軒轅文失落難過的眼神。

    越喜歡,也就越在乎。

    小羽的心思,即便一個字都沒跟夏傾歌說,可是夏傾歌站在一旁,卻看的通透。倒也不是安慰小羽,她只是輕聲開口,攪亂小羽的思緒,讓她不那么煩躁。

    只聽夏傾歌道。

    “我之前也為冥七診斷過,診斷的結果跟你差不多,不過,我倒是調整了一下你之前的方子,等司徒熬好了之后,給冥七喂下去,就能看看效果了。若是可以的話,穩定住他體內的毒性,倒也不是全無希望。”

    聽著夏傾歌的話,小羽的眼睛不禁一亮,她急急的開口問道。

    “你用了什么方子?”

    “等我拿給你看。”

    說著,夏傾歌就到了桌邊上,寫好的方子一份留給了司徒浩月,一份則放在房里,以便校對。

    現在,倒是正好拿給小羽瞧瞧。

    小羽對醫術,其實遠沒有夏傾歌精通,她所有的治療,主要是基于對情況的了解。因為了解尸蠶,所以能給出一個不錯的治療方案,穩定住軒轅文的狀況,讓他好轉。也因為了解紫云藤,她才能找到一些克制的方法,讓冥七的狀況得到改善。

    只是,這種了解終究只是有限的。

    就像她沒有預料到,為軒轅文治療尸蠶,會將尸蠶引渡到自己身上,之后她也束手無策一樣;現在,面對著冥七狀況不穩,她的方子和丹藥無用之后,她也有些手忙腳亂。

    不過,看著夏傾歌的方子,她紛亂的心倒是平靜了不少。

看過《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雪缘园比分直播网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 2012年奥运会足球直播 500 足球指数 比分网球探网 2012欧洲足球比分 雪缘园足球即时 亚洲足球即时赔率 竞彩比分直播500即时比分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app 七乐彩 河南快三 快3 内蒙古快三 上海快3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