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我對錢真沒興趣 > 第130章 起點都市精品群里的狂歡
    (如果選的是2,后續劇情)()

    ……

    尹鶴明白林梓的意思,網劇雖然low,但如果是馬爸爸出演的,那就是高大上。http://www.tqtrv.com.cn/58/58474/

    同理,如果這部網劇有尹鶴參演,那么再low,也不會low到哪里去。

    就好像如今米國娛樂圈,連妮可基德曼這種大美女影后不也開始演hbo的電視劇了嗎,距離她上一次演電視劇已經30年了。

    以前的好萊塢一線明星怎么可能演這種東西,但時代不一樣了,隨著網劇的制作越來越精良,投資越來越大,只要錢到位了,聲勢造好了,low這個標簽早晚會被撕掉的。

    只是,自己這演技,就連動作捕捉演個外星小怪都會被導演喊cut,演個人真的可以嗎。

    見尹鶴猶豫,小倩立即在尹鶴肚子上擰了一下,用眼神示意:答應她啊!

    尹鶴微笑著搖頭,“好吧,既然大嫂發話了,我盡量參與吧,但戲份不能多,我真沒演技,如果我實在演不了,只能另外找人。”

    那頭的林梓笑道,“你能這么說,我已經很滿足了,其實就算你不演,我老板也會放行的,但你演了,起碼他對那些廣告客戶也有個交代。”

    尹鶴點點頭,回頭再翻翻劇本,看有什么小角色適合自己。

    他又看了一眼聶倩,“那你跟小倩還有什么話說嗎?”

    聶倩期待地盯著手機。

    然而林梓卻道,“沒,我這次主要是找你的,那就這樣,掛了。”

    聽著電話里的滴滴聲,聶倩的心情瞬間不美麗了。

    尹鶴拍拍她的腦袋,以示安慰,突然,外面又響起了琵琶聲,即便尹鶴不太懂音樂,也知道這是《十面埋伏》。

    誒,怎么突然改練琵琶了?而且平時早上她都是只演奏一曲的。

    正當尹鶴和聶倩納悶的時候,房門被推開,阿芙做出擁抱的姿勢,一臉陽光燦爛,“親愛的,我回來了!驚不驚……”

    場面一度有些尷尬,尹鶴披上睡衣,嘿嘿一笑,“阿芙回來啦,那什么,我最近有點法律上的問題要請教小倩,現在聊完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阿芙伸手,擋在門口,“那你就沒什么投資金融方面的問題想要請教我嗎!”

    尹鶴委屈臉,“這個真沒有。”

    阿芙身高一米七五,再加上高跟鞋,現在比自己都高,為了盡快趕回來,起的特別早,現在眼圈有點黑,嘟著嘴,奶兇奶兇的。

    聶倩則一臉看戲的樣子,趴在那里看著這兩個她最親近的人,腿還翹起來很歡脫的樣子。

    跟阿芙糾纏了一陣,她終究還是放尹鶴離開了,至于后面她跟小倩會有什么故事,就不好說了。

    ……

    走出房間,小白的琵琶聲也停下了,轉身回了樂器間。

    現在尹鶴有點明白她為什么會彈《十面埋伏》了,小白有心了,姐夫沒白疼你,只可惜自己沒能領會。

    回到自己房間,尹鶴躺了一會兒,林祥嫂過來叫他吃飯。

    餐桌上小白臉蛋紅撲撲的,感覺耳朵太靈也不是什么好事,又知道了些不該知道的。

    反倒是聶倩阿芙神色如常,有說有笑,阿芙還跟尹鶴聊了聊她在香江的收獲。

    無非是趁著香江經濟低迷,買了幾間位置絕佳的寫字樓和商鋪,還有一匹賽馬。

    前者是阿芙早就定好的,香江不可能一直低迷下去,國家肯定會有舉措,其實現在已經在緩慢恢復了,所以這會兒購置房產算是比較穩定的投資。

    后面那匹馬就是她自作主張的產物了,不過尹鶴也不覺得有什么,想要跟香江上層圈子混好,賽馬絕對是首選。

    在港民看來,如果不是馬會成員,就算不得上流社會,阿芙扯著尹鶴的虎皮,輕而易舉就注冊成為了馬會成員,然后才有資格購買賽馬。

    馬會成員一萬二,現役賽馬才一千二,想要購買一匹賽馬,即便是馬會成員,也不容易,幸好尹鶴名氣夠大,有人愿意相助,這才得逞。

    尹鶴一邊吃著林祥嫂的手工油餅,一邊問,“買馬花了多少錢啊?”

    “800萬。”阿芙微笑道,這是給尹鶴的驚喜。

    尹鶴淡淡地回了一句,“敗家娘們兒,100萬隨便買一匹就不行了。”

    “你不知道,這匹小馬特別神駿,它媽媽得過冠軍,爸爸更是連續奪冠十次!”

    “還是小馬呢?”

    “嗯,還沒比賽過,要不然還得更貴呢,等它第一次比賽,你可要親自去給它加油助威,哦,對了,你還要給它取個名字。”

    “公的母的?”

    “當然公的了。”

    “要不就叫東方不敗,取個好彩頭。”

    阿芙用手機查了一下,“有重名的了,換一個,獨孤求敗這種就不用想了,早就被占了。”

    尹鶴絞盡腦汁,“我曾經在米國帶過一條狗,叫黑格爾。”

    “這個名字可以,但它不是黑色的啊。”阿芙道,她玩中文梗賊溜。

    “那就希望它能成為一匹黑馬吧,”尹鶴道,“回頭把它的樣子也噴到飛機上。”

    ~

    飯后,聶倩去上班了,出差歸來的阿芙則躺在房間休息。

    尹鶴則在書房看起了昨天上線的網劇《生死尋人》,滕訊視頻獨播,上線第一天給了首頁推薦,看播放量和彈幕,似乎不錯嘛。

    尹鶴又聽了一遍陶籽的主題曲《生死一線間》,進入正劇。

    他早就看過這部網劇了,不過彈幕增加了看劇的趣味性,讓他感覺自己沒那么孤單,而且即便劇情不能把他逗樂,但沙雕評論可以。

    在彈幕上尹鶴除了看到“從抖音過來的”“從微博過來的”“劇情挺不錯的”這些彈幕外,還有人說“大蜜蜜推薦的必看!”

    哦?大蜜蜜。

    尹鶴上微博搜了一下,果然看到楊蜜昨晚發了一條微博,推薦了這部三無網劇,雖然她不是如今最熱的流量,但也評論過萬,點贊十萬+。

    不用猜,她肯定是知道這是尹鶴公司出品的網劇,所以才主動推薦,尹鶴順手關注了一下。

    其實尹鶴不是很重視這部劇,要不然他自己就發微博了,以他如今正當紅的熱度,恐怕會比楊蜜更有效。

    不過人家幫忙了,怎么也要感謝一下,晚上可以約出來吃個飯。

    尹鶴剛要打電話,就接到了葉謙的電話,知道尹老板最近對影視公司比較上心,他特意匯報一下新劇的情況。

    “老板,我覺得可以拉廣告了,這部劇挺成功的!”

    “哦?”

    “最近三個月,滕訊獨播了四部網劇,卡司陣容咱們這部最差,但播放量是最高的,昨天上線4小時,兩集達到了600萬點擊率!”

    如今各大視頻網站都只有捉摸不透的熱度數據,而屏蔽了點擊率,估計是為了防止點擊造假,畢竟之前100億點擊的電視劇可是層出不窮的。

    當然,作為出品方,葉謙是可以要到那些真實數據的。

    另外,這部劇在平臺和豆瓣的評分也不錯,豆瓣有7.2分,滕訊視頻評分超過9,雖然刪減了大量下飯片段,但依然是近些年來最重口的網劇,有當年《心理罪》的風范,估計可以成為今年的一匹小黑馬。

    盡管如此,尹鶴并沒有同意葉謙追加廣告的提議,賺多少是多啊,這部劇就跟白撿的一樣,又何必在劇情里加入vip會員都跳不過的廣告呢。

    而且倉促增加廣告,難免粗制濫造,增加觀眾的厭惡。

    所以廣告植入還是從下一部《夜明珠》開始吧,多找些廣告方面的專家,讓廣告沒那么硬。

    另外,尹鶴還幫寵物機密預定了將來公司所有現代劇里的植入廣告。

    結束通話后,尹鶴關了電腦,給楊蜜打了個電話,表達了感謝。

    “你還是感謝我老爸吧,我是回家見他在看那部劇,就陪他看了幾眼,看到最后,發現是你公司出品的,所以順手推薦了一下。”

    “沒想到叔叔喜歡這類劇啊。”

    楊蜜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我爸這人最大的夢想就是當個刑警,可惜最終只是個民警,不過都是為人民服務,他也沒怨言,但對這種破案的劇根本沒抵抗力。”

    “謝謝你,也謝謝叔叔。”

    “說謝就見外了,我發一條微博的費用是100萬,記得找我經紀人結一下賬哈。”楊蜜壞笑道。

    “你大爺~”

    “你妹,我是說,我大爺可教過你妹妹,這么說不好吧。”楊蜜繼續笑。

    “咦,你認識我妹了?”尹鶴意外。

    “尹鷺嘛,”楊蜜得意道,“我發現薩老師隊伍里有這么個人,就過去問了問,還真是你妹妹,長得跟你挺像的,可惜啊,她是薩老師的隊員,還是死不松手的王牌。”

    “薩老師不知道吧?”

    “他那么精,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沒說破。”

    尹鶴:“知道就知道吧,節目比的終究還是鐵甲的實力,對了,你現在還在錄節目嗎?”

    “嗯,在去現場的路上。”

    “什么時候結束?”尹鶴問。

    “晚上七點鐘吧,”楊蜜心臟跳動開始加速,“怎么?”

    尹鶴笑笑:“100萬我是給不起,我請你吃個飯吧。”

    “一百萬一頓的飯,那我必須去啊。”楊蜜笑得像個小狐貍。

    尹鶴又提出,“我看網上又有人在胡亂猜測我們的關系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要不咱們各自帶著點人。”

    楊蜜略作猶豫,“好啊,想的真周到。”

    剛才她猶豫的是帶誰去,掛了電話,看了看旁邊迷迷糊糊的助理,最終給熱巴打了電話。

    “喂,晚上不管有空沒空,陪我吃個飯,什么減肥?你以為我讓你吃的是飯啊,是人脈!”

    ~

    尹鶴也在考慮帶誰去,他推開阿芙的房門,“阿芙啊……”

    “滾!”

    “好嘞!”

    關了門,又看了看小白,帶著小姨子出社交,似乎不太方便。

    看到小白,尹鶴就想到了跟她一見如故的陶籽。

    于是尹鶴撥通久未上門的桃子的電話,“喂,晚上有空嗎?”

    “晚上要直播唱歌,不過場地無所謂,有手機就行,怎么了?”

    尹鶴,“帶你們認識一下娛樂圈的朋友,叫上麥子,晚上一起吃個飯。”

    “好啊!”陶籽立即跟張麥子說了這件事。

    然而麥子卻道,“減肥,還是不去了吧。”

    “忘了你100萬粉絲的時候要露臉的,”陶籽捏了捏張麥子的肉臉,“那你就繼續啃白菜吧,顏值主播。”

    ……

    與此同時,在起點都市精品群里,關于《生死尋人》的話題正在被熱烈討論。

    泥白佛:@曠海忘湖大佬太牛掰了,楊蜜在微博上推你的劇了!

    我最黑:大蜜蜜牛掰,不對,曠大牛掰!

    海底溜達者:還不出來散財,羨慕能夠影視改編的大佬,可憐我只有兩萬均訂而已。

    奈何笑笑笑:這部劇好像火了,我在票吧也見有人在推,果然還是寫懸疑的有錢途啊!

    孜然腰果:感覺曠大下部小說的影視改編女主角可以找大蜜蜜了!

    被瘋狂@的正主曠海忘湖此時有點懵逼,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小說被改編成網劇了,但那感覺就是個草臺班子,主要演員一個都不認識,而且拍出來一年多了也沒播,他都以為要黃了。

    怎么突然就播了,而且還被楊蜜推薦了,而且還貌似有點火。

    剛剛他就是在看那部劇,看了一集,說實在的,改編的跟他心目中的樣子有差距,但已經比很多網劇強了。

    最關鍵的是,開頭的時候可以清楚地看到“改編自起點中文網曠海忘湖同名原著小說”的字樣!

    這點讓身為小學體育老師的他感覺到了極大的榮耀,比他一個月賺了十萬稿費的時候還要榮耀。

    曠海忘湖發了100塊錢紅包,解釋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之前說被卡住了,怎么突然就播了,不過還是謝謝各位了!

    瘋臨天下:謝謝曠大,曠大要火,大神約穩了!

    灰色的單車:其實我知道怎么回事兒,我研究了一下,這部劇的出品公司叫核心影視公司,是尹鶴回國后創辦的公司,應該是之前買了一個公司改的名字,老曠運氣不錯,原來的老板跑了,換了一個大富豪當老板。

    縱馬鯤鯤:我去,原來是尹千億啊,這個老板厲害了,老曠運氣不錯,能放出來應該是他的面子,可惜這不是他在位時期拍的,貌似他重視程度一般。

    白色十二號:是的,如果是收購后再拍,那就真的牛了,尹鶴回國進入影視行業,就算是玩票,那也是超級大動作,到時候投資規模肯定數倍于之前,沒準直接就上院線電影了。

    曠海忘湖:那個,其實,我另一本《狂探》的版權也在他們手上。

    沉默,短暫的沉默之后是爆發。

    灰色的單車:給版權大佬跪了!

    吹個大氣球8:給版權大佬跪了!

    粉筆黑:給版權大佬跪了!

    在一眾阿諛聲中,一個叫姬叉的撲街道:其實,我的小說改編權好像也在這家公司。

    于是又一波“給姬叉大佬跪了”的復讀機開始了。

    姬叉內心無比滿足,仿佛也看到了《問道紅塵》被搬上電視的那一天,從業近二十年,他等的就是這一天!

    然而半天后,曠海忘湖私信聯系了姬叉,“姬大,那家公司的員工聯系我了,說是可能要準備《狂探》的改編工作,他們找你了嗎?”

    姬叉:……

    他的內心在抓狂,他一動不動地盯著企鵝號,隨時準備同意好友申請。

    期間他放進來了四個推銷茶葉的,兩個介紹小妹的,但就是沒有影視公司的人!

    除了失落的姬叉,在這個群里,有個人一直沒說話,他的筆名叫“九門提醋”,本名劉學,尹莊人。

    他和尹鶴是小學同學,過年期間在祖墳那里見過一面,寥寥幾句,他就知道尹鶴的不簡單,最近頻頻聽到他的消息,不僅是全球百大富豪,華人十大富豪,上了開講啦,還跟楊蜜這種大明星傳緋聞,關鍵人們還都覺得楊蜜高攀了。

    老實說,小時候真沒想到那個比自己還內向的小子能這么大出息。

    關鍵擁有這么多財富,在相處的時候,也不會覺得他盛氣凌人,相反覺得很舒服。

    只是劉學他一個宅男,并不擅交際,那次之后就沒再聯系尹鶴,也拉不下臉主動攀附。

    此時看著群里的同行們因為尹鶴影響到了兩個寫手,從而在群里炸開了鍋,他不禁微微搖頭,如果告訴他們,自己跟尹鶴是幼兒園小學同學,他們又會作何感想。

    他最終什么都沒說,尹鶴的成就終究跟自己無關,劉學默默地打開起點主頁,突然在右上角的資訊那里看到了一條消息,“鐵甲征文!”

    這里的鐵甲指的是基于現實中格斗機器人進行幻想創作的鐵甲格斗類小說,具體可以參考《鐵甲雄心》《這就是鐵甲》等綜藝……

    劉學直接看到獎金那一欄,“設立一等獎1名,獎金50萬,全平臺推廣一次。二等獎3名,獎金10萬,獎勵額外起點封推一次。三等獎5名,獎金3萬,推薦傾斜獎勵。”

    劉學眼中只盯著一等獎,那么多錢呢,比自己兩年的稿費都多!這獎金力度也太大了吧!

    又看了一遍,原來這個正文跟尹鶴還有楊蜜參加的那個綜藝節目《這就是鐵甲2》有關,算是一種宣傳手段。

    想著自己的老書馬上就要完結了,而自己也蠻喜歡看博茨大戰這種鐵甲格斗綜藝的,劉學當即打開文檔,準備寫一本新書。

    然而他剛開始構思,老媽就把醬油瓶子遞了過來,“打個醬油吧。”

    “媽,我正忙呢。”

    “再忙也要吃飯,不打醬油就沒飯吃!”對于33歲還沒結婚的兒子,母親是什么好臉的。

    劉學接過醬油瓶子,想我網上赫赫有名的九門提醋,竟然還得打醬油!

    他暗暗發誓,下個月一定要搬到外面住,老媽還在后面喊呢,“去小玉的超市買,你們是同學,還能便宜點!”

    一瓶醬油啊,能便宜多少啊!

    ……

    晚上,接上陶籽,尹鶴帶她來到了見面地點,又是陳赤赤的火鍋店賢合莊,不過是另一家,距離尹鶴家和楊蜜父母家都近。

    見了包間,對方已經到了,陶籽一眼就認出了楊蜜,竟然是大蜜蜜,媽媽咪呀!

    尹鶴也一眼就認出了楊蜜身旁的迪莉熱巴。

    兩人是一個公司的,不過楊蜜在公司有股份,算是小老板,當初靠她一個人帶出來了不少嘉行的藝人,熱巴算是其中最成功的。

    “這是我一個妹妹,音樂人陶籽,昨天你看的那部劇,主題曲就是她唱的,也是她寫得。”尹鶴引薦道。

    “啊,厲害,厲害,才女啊,那歌太棒了!”楊蜜贊道,然而她習慣性跳過片頭。

    她又介紹,“這是我們公司的熱巴,也是我的好朋友,熱巴這位是尹先生。”

    現在楊蜜有個疑問,尹鶴對鐵甲2這么上心,到底是因為他妹,還是因為他妹的那個西姜同學。

    所以特意帶來熱巴,實驗一下,看尹老板是不是獨愛這種異域風情。

    然而尹鶴神色如常,目光落在熱巴身上的次數遠不如落在她身上。

    不對,尹鶴的目光似乎是在自己和那個陶籽之間來回對比。

    看看陶籽,再低頭看看自己,楊蜜明白了,暗暗啐了一聲,壞蛋!

    其實不僅尹鶴好奇,陶籽和楊蜜也對彼此好奇,到底誰更勝一籌。()

    ~

    就在這時,陳赤赤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這家店的店長打來的,匯報了尹鶴和楊蜜的行蹤,主要是請示要不要免單。

    “還用說嗎,都是朋友,肯定免單啊!”

    陳赤赤本想自己親自過去一下,后來問了一下還有誰,聽到熱巴的名字,陳赤赤立即想,難道大蜜蜜跟自己英雄所見略同!

    不行,不能讓熱巴捷足先登,這種時候就不能講什么友誼了。

    他立即給自己動霸影業旗下的簽約藝人哈尼克姿打了個電話,讓她去那家店一趟,邂逅熱巴。

    哈尼克姿也是個西姜小美女,因為在綜藝節目《國風美少年》中的一曲飛天舞的片段而走紅網絡,被譽為神顏。

    只可惜片段雖美,正片卻很一般,表現不夠出色,后續的資源也沒跟上,只能當個沒有代表作的漂亮網紅。

    畢竟連她的老板陳赤赤這些年也沒什么好的資源,更別說她這個員工了。

    不過陳赤赤還是挺照顧她的,推薦她上了不少綜藝,但他覺得,這次才是最大的照顧,如果能攀上尹鶴這棵大樹,不僅她自己,作為老板的陳赤赤也能跟著沾光。

    ~

    當哈尼克姿來到火鍋店后,她立即給熱巴打了個電話,“熱巴,我在xx分店呢,要不要來一起吃火鍋啊!”

    身為西姜老鄉,又都認識陳赤赤,兩人也自然有些交情,只是熱巴還是第一次接收到哈尼的主動邀請,而且這么巧,她也在這家店。

    熱巴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兒,她笑道,“這么巧啊,我也在呢!”

    然后她看了看尹鶴,“尹哥,我有個朋友,可不可以一起吃?”

    尹鶴沒反對,于是飯桌上加入了一個小美女,由熱巴代為引薦,楊蜜看了,偷偷給陳赤赤發了個砸腦袋的表情,陳赤赤回了一個作揖討饒的表情。

    這事就這么過去了。

    只是尹鶴很君子,對兩位西姜美女都表現出了足夠尊重,還都加了微信好友,并表示有機會一定合作。

    這次楊蜜不用尹鶴送,兩位小美女也都可以自己走。

    只是等楊蜜和尹鶴一走,哈尼立即撫著自己的肚子,“熱巴,我沒吃飽。”

    熱巴,“我根本沒敢吃!”

    哈尼,“我記得前面師大附近有個巴依老爺,要不咱們……”

    “再吃個夜宵!”

    兩人很快達成統一戰線,決定再去吃一頓家鄉菜。

    ……

    把陶籽送回家,尹鶴又去了云老師家里,一進門,他就見云老師盤在沙發上擼貓,特居家。

    “那兩個呢?”尹鶴問。

    …………

    兩個空姐人呢?

    1、出去了。

    2、在臥室。

看過《我對錢真沒興趣》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新浪体育手机新浪网 福建快三 山西11选5 青海快3 中国足彩网足球比分直播 腾讯分分彩 90ko极速比分网 快乐赛车 快乐扑克 篮球澳彩即时赔率 江苏7位数 极速时时彩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 北单比分投注奖金怎么计算 广西11选5 吉林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