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民國奇人 > 第一百零二章 秦養身
    (為@alone  嘉庚)

    黑暗中那人聽到了小木匠的聲音,當時就愣住了,隨后往前走來,借著遠處的星光,小木匠發現此人卻正是美霞、鳳霞的弟弟小剛。

    只不過,他們之前不是在天師府么,怎么就跑進這龍虎山秘境之中來呢?

    小木匠大概知曉,武丁真人其實是有道侶的,而且堅持了那么多年,那位道侶不但沒有過世,而且也是龍虎山中一位長老級的高手。

    雖說她不理俗務,也極少露面,但出于尊敬,或者說避嫌,武丁真人方才將這兩位偏房秘密安置在南橋村那兒,一直都平安無事,直到小木匠這回弄出了事兒來……

    黑暗中的小剛打量了小木匠和旁邊的江老二一眼,隨后又將目光落到了小木匠背上的顧白果身上。

    他猶豫片刻之后,卻是嚴厲地對小木匠說道:“你在這兒等著,別亂動,我去去就來。”

    他說完,提防地看了兩人一眼,隨后轉身,回到了屋子里去。

    很顯然,他一個人是做不了主的,所以才會回屋子里去,找人請教這事兒該怎么辦。

    只不過,他去找誰呢?

    答案很快就見分曉了,卻見那正屋的門打開,一個披著薄紗、韻味十足的年輕美婦走了出來。

    而她身邊的,則是看著年紀不大,模樣清純的少女鳳霞。

    美霞朝著院子里的幾人招呼:“進來吧,別在外面杵著了。”

    不遠處就有龍虎山的巡邏守衛,小木匠聽到這招呼,如蒙大赦,帶著顧白果和江老二就進了里面來。

    門一關,并沒有刀斧手藏于房中,那少婦美霞將幾人直接領到了里屋去,叫小剛去外面看著,隨后招呼著幾人找地方坐下。

    她還幫小木匠,將昏迷過去的顧白果給扶到了床上來。

    弄完這些,美霞指著床上的顧白果問道:“她是誰?怎么了?”

    小木匠還沒有大話,旁邊的鳳霞卻是朝著自己姐姐比劃了起來,而美霞與她之間的溝通是沒問題的,聽完之后,愣了一下,對小木匠說道:“啊,她便是先前的那只青丘狐?”

    小木匠點了點頭,說對,是她。

    鳳霞伸手過去,檢查了一下顧白果的脈搏與心跳,回過頭來,問道:“她是怎么變回人形的?據我所知天師府庫房失竊,那什么天乳靈源已經沒有了啊?難道,庫房失竊,是你們……”

    她沒有直接說出來,但眉頭還是皺了起來,看向小木匠的眼神,也有了幾分警惕。

    小木匠知曉,在這偌大的龍虎山秘境之中,能夠幫助自己的,恐怕就只有這姐妹兩人,當下也是沒有任何猶豫地將事情,從頭到尾地說了出來。

    他聽說武丁真人這兩位邪祟出身的偏房,后來還特地去為了他求情,知曉她們絕對是性情中人。

    對于這樣的,別的不重要,首先得真誠。

    以誠待人,自己方才能夠脫離困境。

    所以他大體講了一遍,旁邊的江老二雖然不太清楚情況,但也不時站出來,做了佐證。

    美霞、鳳霞兩人聽完,忍不住地點頭,不能說話的鳳霞忍不住伸手過去,握住了顧白果的小手,緊緊捏著,而美霞則嘆了一口氣,說道:“原來如此,她倒是真的受苦了……”

    小木匠看美霞號脈的動作還挺專業的,忍不住問道:“她現在應該沒事吧?”

    美霞猶豫了一下,然后說道:“她現在之所以昏迷,是因為身體負荷不了強大的力量,從而陷入了崩潰。不過她底子在,血脈之中也有著強大的融合性,所以醒過來就好了。至于后面如何融煉,如何轉化為自己的修為,這個我就不太懂了,或者我回頭,幫你跟我家夫君問一問……”

    小木匠聽到,訕訕地笑了笑,說道:“那就用不著了。”

    這帝俊之心雖說并非龍虎山之物,而且顧白果獲得此物也并非本心,但畢竟這帝俊妖庭坐落于天師洞里面,天知道龍虎山這幫長老到底會怎么想?

    小木匠不敢去揣摩人心的善與惡,于是轉換了話題:“你們不是在天師府么,怎么來了這兒?”

    美霞伸了一個懶腰,露出了夸張的身材曲線來,看得旁邊的江老二忍不住張開了嘴巴,而她則一臉幸福地說道:“天師府那里魚龍混雜,外面還有邪靈教的人在作亂,而且觀禮時會有各方英豪前來,我們在那里并不方便,所以我家夫君便將我們接進了這里來住下……”

    她們姐妹二人被武丁真人收入房中,已經有了一段日子,但卻一直不清不楚地住在龍虎山下。

    結果因為小木匠來的這一出,陰差陽錯之下,卻是遂了她們心愿,直接登堂入室,進入了龍虎山秘境之中。

    說起來,也算是意外之喜。

    雖說只是暫住,但有了這樣的開端,后面的事情,就變得好辦許多。

    “枕邊風”這事兒,她們姐妹倆還是挺擅長的。

    所以美霞心中對小木匠的感激之情,不由得又多了幾分來。

    幾人在屋子里言語幾句,美霞表了態,告訴小木匠,說既然都是青丘老鄉,而且先前小木匠也“救過”她們性命,所以不管如何,她都會幫忙,保全幾人的。

    而且她這兒還有通關護符,能夠幫著幾人離開龍虎山,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當然,這事兒不著急,得等時機。

    當務之急,是讓他們兩人先緩過氣來,養養傷,并且看看能不能將顧白骨給喚醒……

    這美婦人行事頗有男子風范,計劃縝密,考慮周全,遇事不慌張,把事兒安排得頭頭是道,讓小木匠松了一口氣。

    他這一路奔逃,早就精疲力盡了,此刻全憑著一口氣在支撐。

    此刻聽到美霞的安排,當下也是放松了許多,便按照她的安排,先是將身上的傷口給處理一遍,隨后找地方盤腿坐下,盡快恢復精力。

    小木匠這邊算是遇到了貴人,總算是緩過一口氣來,而龍虎山秘境的后山之上,天師洞外,卻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在這兒主持大局的,是號稱“龍虎符王”的南風真人。

    至于武丁真人、博望長老,以及幾位龍虎山的高層巨頭,卻是留在了山下的天師府,準備著明日的就任儀式。

    南風真人他生性孤僻,性格高傲,并不太喜歡迎來送往的事情,更別提張羅各種俗務了,所以聽到需要安排人回山值守的時候,便毫不猶豫地領了這差事。

    他帶隊回返,想著能夠好好地睡上一覺,等明日中午再去,當個觀禮的人就好。

    如此閑云野鶴,甩手掌柜,當真是舒服得很。

    沒想到他這邊腦袋還沒有挨著枕頭呢,天師洞就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差點兒就要山體轟塌了,整個人的臉也就跟著直接垮了下來。

    趕到現場之后,他黑著臉,看著人來人往,回頭問身邊人:“秦師弟,到底怎么回事,查清楚了么?”

    站在他身邊的,是一個鷹鉤鼻的中年道士。

    此人姓秦,叫做秦養身,也是龍虎山一眾修行門閥之人,雖說修為算不得什么,但權職頗高,不但負責龍虎山一眾佃租賦稅之事,而且還負責采買以及江湖生意。

    南風真人的許多符箓,都是經他手流轉出去的,算得上是龍虎山的錢袋子。

    這樣的人不但八面玲瓏,而且頗有組織才干,所以當下雖說是南風真人在主持大局,但具體干事兒的人,卻是這位秦長老。

    那秦長老聽到問話,趕忙拱手,恭謹地說道:“南風師兄,目前還不太清楚,只曉得天師洞深處某個洞穴垮塌了,連帶著整個山體都受到牽連。雖說天師洞以及整個后山區域,處于時空亂流區域,但經過歷代祖師設下法陣維護,已經趨于穩定,雖說偶爾會有一些顛簸震蕩,但都無礙,這一次倒是有些離奇。好在天師洞中有許多同門,都在幫忙維持……另外山體震動,似乎還有許多未成精的邪祟跑出來,到處傷人,我已經組織各堂各峰的人手過去捉拿了,但人手恐怕不夠,還得從青云堂調來……”

    他簡單交代情況,又給出了對應措施,南風真人還算是滿意,問:“那就從青云堂和摩云堂調人啊,我先前上山的時候,也碰到幾波邪祟,的確兇狠。”

    秦長老搓著手笑道:“這個……摩云堂專門司職山門看守,一旦抽調,可能會造成山門空虛;至于青云堂,我可差使不了……”

    南風真人大手一揮,說道:“摩云堂有兩套班子,抽調點人沒事的,而且我龍虎山威震天下,何人敢來此撒野?至于青云堂,我手書一封,你派人去調遣就行了,出了任何事情,都有我來擔當。”

    他雖然性子孤傲,但卻是個能夠擔事兒的人,當下也是三言兩語,定了調子。

    秦長老得了指令,拱手稱是。

    隨后南風真人寫了手書,他接了過來,便往外面走去,叫來一名手下,去那兩處地方調人。

    吩咐完畢之后,他繼續往外走,轉了幾個彎兒,卻是來到了一處坡頂上,沖著陰影中一個黑影拱手說道:“老總,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看過《民國奇人》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