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妙影別動隊 > 348. 雁過拔毛
    “竹內君,下山后,請你務必將這名高桑先送達我處。”古川在電話里給竹內下達命令。

    “大佐,這個高桑不是特高課要的人嗎?估計小野君會將高桑直接送回上海。”竹內不明白古川為什么要插一手,把高子睿先送回九江駐軍大隊?

    古川當然不愿放過這么好的一次機會,這個高桑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若是上面知道是他古川派兵前往云霧山將高子睿成功抓捕的,那肯定要對他進行嘉獎,那他極有可能官升一級,這么好的機會他怎容錯過?

    “竹內君,我們九江駐軍大隊出人出力,好不容易將這個高桑抓住了,而且還因此死了七八十位大日本帝國的勇士,難道就這么輕易地將那位高桑拱手讓人嗎?我們起碼要得到一些有價值的資料,讓軍部知道是我們九江駐軍立下的戰功才能放行。你放心,特高課加藤課長那里我會去說的。”

    竹內這時才明白古川大佐的意圖,原來古川大佐是想要雁過拔毛,不然自己也太虧了:“哈依,我一定謹遵大佐的命令行事。”

    竹內掛斷電話沒多久,小野回來了,他徑直走向辦公室。

    見竹內還沒離開,小野便與他打了個招呼:“竹內君,酒量不錯嘛,還沒回去睡呢?”

    “我已經睡下了,古川大佐的一個電話把我給叫醒了。我剛與古川大佐通過電話,大佐說,讓我們將高桑先送往九江駐軍大隊。”

    小野一聽,愣了一下:“竹內君,這個高桑是我們特高課上海總部要抓的人,怎么能送到你們九江駐軍大隊那兒去呢?”

    “可是,小野君,這次上云霧山抓捕高子睿,靠的可全是我的這支中隊,而且我們為此死了七八十人,我們付出這么大的代價,總不見得到頭來一無所獲吧?”竹內臉一沉,據理力爭。

    小野見竹內態度堅決,知道這是古川大佐的意思,看來這事事關重大,他得向加藤課長請示。

    于是小野拿起電話,接通特高課上海總部:“加藤課長嗎?我是小野,報告你一個好消息,我們已經抓住了高子睿了。”

    “哦,是嗎?這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小野君。那你盡快將高子睿送到上海來。”

    “報告加藤課長,高子睿雖然已經抓獲了,但他的那些實驗數據資料還沒拿到手,我打算拿到這些資料之后,再下山。”

    “對對對,一定要拿到他的那些實驗數據資料。”

    “不過,現在還有一事要請示加藤課長。”小野望了望竹內健太郎。

    “什么事,小野君?”

    “竹內君說,要將高桑先押往九江駐軍大隊,古川大佐那兒。”

    “嗯?這是我們特高課的人,他們想要中途攔截嗎?”加藤一聽,火冒三丈,沒想到這個古川竟然想要雁過拔毛,但轉念一想,這次要不是有古川相幫,要抓住這個高桑也不容易,畢竟同學一場,要是過河拆橋的話,那就算是徹底翻臉了,以后若是還想借用這張牌恐怕就門都沒有了,于是口氣放緩說道:“小野君,這樣吧,你可以先將高子睿送往九江駐軍大隊,但最多一天,一天之后必須送回上海總部,上頭這些天不停地催問我關于高子睿的情況呢!你告訴竹內君,這是我最大的讓步,我會跟古川說明情況的。”

    “哈依,明白了。”

    小野掛了電話之后,便對竹內說道:“竹內君,加藤課長說,可以將高子睿先行押往九江駐軍處,但最多只有一天的時間,一天之后,我要將他押往上海總部,上面對這位高桑很重視,這些天不停地在催問加藤課長關于此事的進展,所以還望竹內君能夠理解。加藤課長會與古川大佐說明情況的。”

    “好,那就這么定了。”竹內見特高課的人松口了,也就不多說了。

    而此時,在童晟熙的別墅內,傅星瀚將凌云鵬攙扶進了二樓的臥室。

    “怎么樣,老大,你的傷重不重?”傅星瀚望著凌云鵬渾身上下青一塊紫一塊的,甚是擔心。

    “不礙事,都是皮外傷,這幫混蛋,下手可真重。”凌云鵬揉了揉身上的傷,強忍痛苦,擠出一絲笑容,寬慰傅星瀚:“沒事的,戲癡,不用替我擔心。我們練武之人,身上難免有些皮外傷,這是常事,過兩天就好了。你呢,戲癡,左臂還疼嗎?”

    “說不疼是假的,不過還忍得住。”傅星瀚朝凌云鵬笑了笑。

    “委屈你了,戲癡。”凌云鵬望了望傅星瀚的那條斷臂,心里一陣波瀾起伏。

    “有你這句話,怎么樣都值。“傅星瀚輕輕地拍了拍凌云鵬的手,寬慰了他一句。

    凌云鵬不好意思地面露愧色:“看來我平日里對你太嚴厲了。”

    ”你知道就好,你平時就喜歡敲打我,不過話說回來,我有時確實有點犯賤。”

    傅星瀚這句話逗得凌云鵬笑了起來。

    傅星瀚忽然想到了什么,連忙問道:“哎,老大,你剛才跟小野說,我的手受傷了之后,實驗數據資料都是由你處理的,我并不知情,老大,你干嘛這么說啊?你這不是惹禍上身嗎?”

    “那要按你的意思呢?這事你能大包大攬嗎?你根本就不知道這些資料的下落,這事我不兜著,你是搞不定的。”

    ”可這樣一來,老大,你有沒有想過,日本人會把矛頭指向你,說不定到時候會大刑伺候,逼你說出這些資料的下落。“傅星瀚擔心地望著凌云鵬。

    ”不至于,戲癡,我估計不會到那一步。“凌云鵬微微笑了笑,他知道傅星瀚為他捏了把汗,替他擔憂。

    當然這些實驗數據資料的下落確實只有他本人知道,旁人都不知情。當初他在魔鬼洞里已經將公文包里的那些實驗數據資料拍下之后付之一炬,然后將那些錯誤的,作廢的實驗數據資料放進了公文包內,這招貍貓換太子就是為了讓日本人獲取這份假資料,以假亂真,讓他們空歡喜一場并把他們引入歧途。不過就算是一份假資料也要成為與日本人討價還價談條件的籌碼。

    凌云鵬見傅星瀚愁眉不展的模樣,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戲癡,這事你不用擔心,在我的掌控之中。”

    聽凌云鵬這么一說,傅星瀚心里一塊石頭算是落了地,他知道凌云鵬輕易不會說這話,一旦說了這話,說明他很有把握。

    “不過有件事我現在無法掌控了。”凌云鵬嘆了口氣:“現在我們沒有辦法跟阿輝,裴俊杰他們聯系,盡管這里離戴公館也不過五六十米的距離,可是卻無法通知他們明天盡快離開這里。”

    “明天等大家得知可以下山的通知之后,阿輝他們應該可以蒙混過關。”

    “我估計小野會親自把關,在隘口守著,阿輝他們幾個雖然被你改頭換面過了,但我還是擔心他們會出紕漏。”凌云鵬擔心到時候這些人會因為緊張而手足無措,被小野看出破綻。

    聽凌云鵬這么一說,傅星瀚也不禁為戴公館里的那些人捏了把汗。

    “算了,戲癡,擔心也枉然,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還是先好好休息一下,養足精神才能應付那些日本人。”凌云鵬說完,熄燈睡覺。

看過《妙影別動隊》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