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唐朝好岳父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應答,來自長安的意外
    主要還是杜如晦自身表情表現有一些明顯了。http://www.tqtrv.com.cn/61/61105/

    求人的事情杜如晦這一生次數可是很少,哪怕是到現在年過半百。

    明顯情緒之上還是掩飾不好,這如何不讓舒安看出來。

    而舒安顯然對于這一位弟子求上門,也有不少的興趣,想要知曉其有何事情。

    畢竟怎么說現在杜如晦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了。

    權勢方面話,肯定是不缺的,能夠難倒他的事情可是不多。

    杜如晦同樣沒有猶豫,同樣將整件事情都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

    許久之后,舒安幽幽出聲道,原來是有人又惹李世民不高興了。

    此人名為王珪了,之前的話為侍中,永寧縣公,要知曉侍中這職位可是不小。

    有此名者,可進入禁中受事,可以說是皇帝的心腹也不為過。

    魏晉之后,侍中往往是事實之中的宰相,由此可以想象權利之大。

    雖然王珪之前和李建成的心腹,但李世民冰釋前嫌之后,也順利成為了其心腹。

    最為關鍵的是王珪早年便與杜如晦和房玄齡等人交好。

    而這一次話,也算是王珪的問題了,惹來了李世民的不喜,所以準備貶往同州刺史了。

    杜如晦來求的事情,便是讓他說服李世民,能夠幫上王珪一把。

    原因王珪年紀已經大了,希望能夠讓其不要去同州,而是留在長安。

    “克明,大唐終究是陛下的大唐。”

    不過面對這件事舒安還是幽幽出聲道,這不是他的大唐,是李世民的大唐。

    若是他的大唐他倒是可以讓王珪不去同州,但是他不是。

    他僅僅是一位讀書人而已,哪怕現在身份在高,能夠影響李世民。

    但也不是事情舒安都會去影響的,除非是對于大唐百姓有利的事情。

    相反私事話,那么舒安就不想去麻煩了,因為他可想造成一種壓在李世民頭上的感覺。

    “老師,是學生欠考慮了。”

    杜如晦很快也想明白了其中的緣由,面色之上露出了一絲懺愧道。

    雖然是為了好友,但若是讓老師為難話,杜如晦還是覺得讓不要老師為難比較好。

    “而且同州距離長安不算遠,陛下若是真的惱怒話,是不會如此之近。”

    舒安的聲音繼續響起,之前杜如晦可以說有一些擔憂,所以有一些地方并沒有察覺到。

    泄露禁中密語,這件事情話,算是可大可小吧。

    事情話肯定不那么重要,否則話就不是被貶了,主要還是惹惱了李世民。

    畢竟帝王和你的一些悄悄話,怎么能夠讓外人知曉。

    這自然是讓李世民有一些掛不住面子了,不貶你貶誰。

    “多謝老師提醒!”

    杜如晦很快也明白了其中關鍵點,面色之上倒是松了一口氣道。

    畢竟這一位好友年紀僅僅比老師差上幾歲,當然明顯身子骨沒有老師好。

    加上這一次挫折,可以說是讓杜如晦有不少擔憂,所以才想到來求自己老師。

    不過現在看來話,似乎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糟糕。

    “等這陣子這一位帝王氣消了,那么就差不多了。”

    “最多明年的時候,王珪大概又能夠重新回到長安了。”

    “就當去同州療傷一年倒是也不錯。”

    .......

    舒安在和這件事情眼眸深邃輕聲說道,絲毫沒有在意自己泄露天機了。

    因為歷史之上就是這樣走向的,王珪怎么也是唐初四大明相之一,他怎么可能不了解。

    不過之前和他倒是沒有太多關系,畢竟步可能每一個人都是他的弟子。

    這是怎么可能的事情,而且他雖然游歷了整個天下,然而不代表就見過每一個人。

    天下那么大,他最多去的是比較有代表性的地方,不可能踏足每一塊土地。

    “按老師這么說來,似乎也是件好事情。”

    杜如晦眼眸不由露出了一絲光芒出聲道,話語之中倒是有一些喜悅了。

    對于自家老師本事他還是清楚的,既然老師這么說了,那么基本就八九不離十了。

    “踏踏!”

    不過正常此時,一道急匆匆的腳步傳來,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平靜。

    舒安眉頭也不由微微一皺,不過看到了舒狂虎倒是好一些。

    至于杜如晦同樣有不少疑惑,看著舒狂虎,難道又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

    “老爺,戶部尚書戴大人辭世了。”

    舒狂虎沒有猶豫直接將自己要說的話語都說了什么。

    “什么?!玄胤走了!”

    舒安還沒有做出什么反應,倒是杜如晦面色之上有一些大變出聲道。

    “杜大人,這件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長安。”

    舒狂虎自然不敢在這件事情之上作假了,面色之上露出嚴肅肯定說道。

    要知曉戴胄不僅僅是戶部尚書那么簡單,還有著宰相之位。

    同樣在長安之中也算是頂尖權貴行列,舒狂虎自然不敢隨便胡說。

    “明明前幾天還一起同朝討論。”

    “在前天的時候也才剛剛養病沒有上朝。”

    ........

    杜如晦此時已經不關心王珪的事情了,畢竟這件事情已經不算重要了。

    相反戴胄這件事情可是有一些匆忙了,杜如晦也不敢在書院多待了。

    “文臣逝去,一大損失。”

    而看著杜如晦離去身影,舒安眼眸閃爍輕聲說道。

    和戴玄胤他還是有見過幾面的,甚至對方還親切上來打招呼。

    雖然沒有和他有類似杜如晦等的關系,但無疑他士林之中的地位足以讓戴玄胤敬重了。

    最為關鍵的是,戴玄胤此人可是和杜如晦等人同朝為相。

    可以說是現在這一個時代站在最巔峰的幾個人了,然后就這樣有一些突然逝去。

    就算是舒安也不得不感嘆,這僅僅是一個開始,而不代表結束。

    因為大唐開國也十多年歲月了,當初的文臣將星已經不在年輕了。

    哪怕是舒安都敵不過這歲月,更不用說這一些人了,一時間舒安也是沉默了。

    為這歲月無情而無奈吧,而舒狂虎則是靜靜站在自家老爺身旁,他自然能夠感受到自家老爺情緒不對勁。

    不過比起書院的平靜而言,此時的長安可是已經鬧開了。

看過《唐朝好岳父》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福建11选5 陕西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10分 云南快乐十分 新疆11选5 东方6+1 亿客隆彩票官网 足球指数s2 捷报网球比分 即时nba比分数据 老11选5 江苏11选5 球探体育比分苹果下载 北单比分奖金封顶 江苏时时彩 上海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