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萬古帝尊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怎么處理?
    黑暗深淵上空。http://www.tqtrv.com.cn/60/60321/

    陸塵與化作人形的龍宗并肩而立,后者眺望下方,那里有他的麾下石龍族的眾多族人。

    “放心吧,我已經布置了九宮八卦陣,不會有人發現這里的。”陸塵拍打了一下龍宗的肩膀。

    當初在黑血陣王的遺跡內,得到了八卦球,催動之后,能夠施展三次九宮八卦陣,而第一次,陸塵就用在了黑暗深淵中。

    隨后。

    陸塵的目光,掃過了整個第九重地獄,紫血洞府早已化作廢墟,在廢墟的周圍,無邊煉獄與巖漿河流各占一邊,散發出來的灼熱力量,焚燒整個空間。

    這一層的血魔,也早已消失不見。

    “走吧。”

    陸塵說道,當他吸收了紫血洞府血脈殿內的特殊血脈,完成了無敵神體第一階段的蛻變之后,九重地獄就徹底發生了改變。

    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很快,一人一龍,來到了第八層。

    轟!

    突然間,遙遠的天際處,傳來了一道震耳欲聾的打斗聲音。

    “殺。”

    其中一人,施展著可怕的功法,以一種極其刁鉆的角度,對敵人發動進攻,而另一邊也有一人,趁機偷襲敵人。

    “老大,那邊有戰斗。”龍宗說道。

    陸塵舉目眺望,當他看到被圍攻的那人,手中的兵器時,神色微微動蕩。

    “海神三叉戟?”

    他認出了張狂,只是沒想到,后者居然被兩人圍攻,若他沒記錯的話,其中一人乃是銀月大城的武云霄,而另一人則是陳族的興寧。

    “陳族為何要對付張狂?”

    陸塵百思不得其解。

    他與陳依依關系不錯,后者叫他一聲塵哥哥,他也把后者當妹妹一樣看到,依稀記得,自己被司徒勝等人討伐的時候,陳依依不顧一切的站出來,為自己撐腰。

    咔嚓!

    轉念之間,張狂就被興寧偷襲,擊中手臂,海神三叉戟掉落在地上,而張狂則是倒飛出去。

    “海神三叉戟是我的。”

    武云霄縱身一躍,來到海神三叉戟前,他目光灼熱,內心激動萬分,他伸出顫抖的手掌,緊緊的握在了海神三叉戟之上。

    嗡。

    浩瀚力量,從海神三叉戟內涌現而來,武云霄身體在顫抖。

    得海神三叉戟者,可號令無邊海域。

    武云霄的腦海中,回蕩著這句話,此時的他,已經陷入癲狂狀態,無法自拔。

    “殺。”

    興寧瞥了他一眼,而后縱身一躍,來到張狂面前,既然已經動手,那就不能留下任何把柄,張狂今天必須死。

    至于海神三叉戟,以及海神傳承,他興寧也很感興趣。

    哪怕無法得到,也要從武云霄身上,剝削點東西。

    “卑鄙。”

    張狂面目猙獰,以自己的實力,對付兩人綽綽有余,但是關鍵時刻,興寧以毒鏢暗算自己,令的自己內臟受損,戰斗力銳減,從而被兩人抓住機會,一頓狂轟亂炸,最終負傷,逃亡到了第八重地獄中。

    只是。

    現在已經無路可逃,而且海神三叉戟也被武云霄搶走,他徹底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死在你們手中,真的很憋屈。”

    若光明正大的戰斗,他輸了,絕無怨言。

    “兄弟,我無法為你報仇了。”

    張狂歇斯底里的吼道,之所以瘋狂屠戮銀月大城的弟子,就是為陸塵報仇。

    “你已經盡力了。”

    就在張狂做好了迎接死亡準備的時候,突然間身后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緊接著,他就看到,對他下死手的興寧,居然離奇的倒飛出去了。

    他猛地轉頭,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你……”

    張狂結巴的說不出話來,“怎么……你不是?”

    他是太激動了,當初陸塵被逼入第七重地獄中,他本以為后者死了。

    “老大命硬的很,怎么可能被那些小螻蟻殺了?”龍宗撇嘴,對當初對老大出手的那些人,嗤之以鼻。

    轟!

    興寧倒飛出去的瞬間,叫醒了癲狂中的武云霄,后者緊握海神三叉戟,腦海中流出一股清流,瞬間驚醒。

    “嗯?是你?”

    他看到陸塵的第一時間,怒意沖霄。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武云霄冷聲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跟他一起去閻羅殿。”

    陸塵淡漠說道,“海神三叉戟不屬于你。”

    武云霄高舉海神三叉戟,冷笑道:“它在我手中,就是我武云霄的。”

    陸塵搖頭,光得到海神三叉戟沒用,只有海神傳承,才能與之匹配。

    這是屬于張狂的兵器,任何人都無法搶走。

    “哼。”

    武云霄冷哼,殺意彌漫,興寧也走到了他身邊,兩人的身上,狂暴力量彌漫。

    “兩個垃圾,在這里大呼小叫,小爺我很不高興。”

    龍宗一步跨出,攔在了兩人面前,不屑說道。

    陸塵將張狂扶起來,給后者喂了一顆療傷圣丹,示意后者看好戲就行了。

    張狂不認識龍宗,他想告訴陸塵,這兩人很卑鄙,有一個很邪門的手段,需要小心。

    但是。

    他多慮了。

    僅僅幾秒鐘后,他就聽到了不遠處傳來了拳打腳踢的聲音,還有龍宗那漫不經心的聲音。

    砰砰砰!

    龍宗的拳頭,一拳又一拳的砸在興寧跟武云霄的身上,兩人發出了凄慘的叫聲。

    一眼看去,兩人居然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任由龍宗擊打,這極大的震撼到了張狂,“他是誰?”

    他很好奇,眼前這個俊俏的年輕人,到底是誰?

    居然能將興寧跟武云霄吊打?

    咔嚓!

    骨骼碎裂的聲音響起,武云霄跟興寧異常痛苦,倒在地上,渾身沾滿鮮血。

    龍宗拿起海神三叉戟,扔給張狂,腳踩在兩人的頭上,鄙夷道:“就這點實力,也學人家'殺人越貨?”

    啊!

    興寧憤怒嘶吼,他身為陳族弟子,從未受過如此羞辱。

    “我是陳族的人……”

    啪!

    龍宗一巴掌將他抽的話都說不出來了,“陳族又怎么樣?你對張狂出手的時候,是否想過自己是陳族的人?”

    “你到底是誰?這是我銀月宗與張狂的私人恩怨。”武云霄強忍著疼痛吼道。

    龍宗直接無視兩人,轉頭看向陸塵,問道:“老大,怎么處理?”

看過《萬古帝尊》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网址 河南22选5 球探体育比分下载 皇冠90vs足球指数 球探网羽毛球即时比分 雷速体育比分 北京快乐8 贵州十一选五 捷报网球比分 中国足球新浪体育竞技风暴 7m篮球比分网 足彩半全场 快乐十分 1z电竞比分 河南快三 好运彩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