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庶門風華 > 第二百七十章、反其道而行之
    誰知周婉正琢磨顏彧那個眼神和動作時,吳哲直接問了出來,“哦,不知二嫂能否把整首詩背來我們聽聽,說實在的,我委實對大嫂的詩才很感興趣。”

    “這個?”顏彧飛快地瞄了眼陸鳴,很快把目光收回來了,倒是也把全詩背出來了。

    吳哲聽了沉吟一會,笑著點點頭,“還別說,這首詩和她的身世挺相襯的,也就她這種無父無母的孤兒才會發出‘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的感慨吧?”

    這話顏彧不愛聽了,“才不是呢。我大姐是我們家最受寵的,上至太后和祖母,中到我父母,下到我們這些兄弟姐妹,沒有人不拿她當家人當自己人看待的,我大姐說這首詩也是從前人的詩句里套用來的。”

    “從哪首詩套用來的?”周婉問。

    這下倒是把顏彧問住了,可巧此時趙鴻看出陸鳴的心不在焉來,忙拍了拍手,“跑題了,跑題了,我們還是往下繼續吧。”

    “好啊,該誰了。”顏彧忙附和道。

    誰知偏偏不巧的是,這一輪周婉又套用了上次顏彥曾經念過的一句詩,“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有考據癖的趙鴻、徐鈺等人又問出處,周婉只得又搬出了顏彥,她記得這兩句詩是顏彥成親那晚鬧洞房玩飛花令時念出來的。

    “該不是又是顏大小姐自己寫的吧?”徐鈺問道。

    “這也不稀奇,大嫂那天晚上玩飛花令念了好幾句詩都沒有出處。我猜準都是她自己寫的。”陸吉替顏彥說了句話。

    顏彧見此氣得直想咬牙,好容易她成親了要入洞房了,誰知還是擺不脫顏彥的陰影,就連玩個破飛花令也繞不開她。

    “大表嫂會寫詩不算稀奇,稀奇的是她畫畫才好呢,一眨眼的工夫就能勾勒出一幅畫來,而且還那么有趣逼真。哦,對了,二表嫂,聽說你送給太后的那幅錦鯉圖團扇畫法和大表嫂用筆極為相似,我們下午還探討過這個問題,大表嫂說這不奇怪,說你們師從同一位先生,是真的嗎?你能不能也替我們畫一幅開開眼?”周婉問道。

    她也是臨時閃過這個念頭的。

    主要是方才顏彧的神情太不自然了,還有陸鳴也是不對勁,一句詩而已,有必要如此震驚嗎?

    不過最令周婉不爽的是顏彧反駁吳哲說的那番話,這不明明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若顏彥果真是顏家最受寵的,她能被陸鳴退親能被逼著嫁給陸呦嗎?還有,顏彥的嫁妝一看明顯就比顏彧差了不少,刨去皇家大張旗鼓送的那些衣料首飾和幾樣古董字畫,刨去陸家的聘禮,再刨去顏彥父母留的家底,顏家估計也就給置辦了些不怎么值錢的家具家什什么的。

    可顏彧呢?光陪嫁的鋪子和莊子就各有十家,壓箱子的金子銀子還不定有多少呢,此外,那些古董字畫也不少,衣料首飾就更不用說了,全是最好的。

    就這樣還敢睜著眼睛說瞎話,說顏彥在娘家有地位。

    所以,在新一輪的比賽中,周婉再次念了一句顏彥曾經念過的詩,目的自然就是和顏彧作對。

    這還不夠呢。

    她隱約有一個想法,總覺得今晚的顏彧似乎很不愿意提及顏彥,不愿意拿顏彥和她相比,為此,她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就是不想讓她如愿,所以又提出了讓顏彧當場畫畫,目的嘛,自然是希望顏彧出丑啰。

    “我和大姐的確是出自同一位先生,不過這畫畫就免了吧,大晚上的,又這么多人,我們。。。”

    “哎呀,鬧洞房就是要人多才熱鬧嘛。”周婉打斷了顏彧的話。

    “畫畫就罷了吧,新娘子今兒累了一整天了,哪有這個精力,依我說,我們還是把方才的飛花令弄完了就散去吧,沒看某人已經心不在焉了么?要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呢。”這次換成吳哲出來打的圓場。

    事實上,他早發現陸鳴不對勁了,而在座的這些人里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陸鳴心思的,只是他這一著急,未免忘了場合。

    這不,他話一出口,趙鴻頓時就變臉了,“要死,這還有好幾位姑娘家呢,這種渾話也是你能說的。”

    吳哲一聽忙打了下自己臉,“對不住,對不住幾位姑娘,在下純屬有口無心,有口無心。”

    接下來的幾輪比試中倒沒再出什么紕漏,不過令周婉出乎意料的是,顏彧并不像傳說中那么有才,至少,她腦子里會背的詩還沒有她周婉多呢,更比不上顏彥。

    周婉記得很真切,顏彥成親那晚玩飛花令把陸鳴都贏了,而她周婉比陸鳴還差好一截呢。

    不知是不是顏彧輸了沒面子,總之,陸吉覺得大家散場時新娘子好像有點不太高興,還有一個不太高興的是陸鳴。

    “大嫂,我偷偷跟你說這些,你千萬別說我說的,我,我是怕一會二嫂會不會針對你。”陸吉說完,咬著嘴唇看了顏彥一眼,慌不擇地跑了。

    陸呦見顏彥站在原地不動地方,敲了下她的肩膀,“寶寶?”

    顏彥的確陷入了沉思。

    她是想起了一件別的事情。

    那幅梅花圖畫好后,顏彧顏彤兩個確實評價了一番,顏彧還提了個建議,讓顏彥把這幅畫繡成一個屏風送給太后當賀禮,被原主拒絕了。

    說是梅花的寓意雖然高潔,但“梅”和“沒”一個音,誰知道太后會不會忌諱呢?

    當時顏彧撲到了顏彥身上,說她不忌諱,她想要一個這樣的屏風,而那會顏彥正好手頭沒空,要完成給太后的繡品,于是,她答應把這幅畫拿去讓顏彧描摹,讓她自己鍛煉著繡。

    誰知顏彧幾天后把畫送來,又央顏彥替她繡一條手帕,簡單點,梅花圖案,只要最后兩句詩。

    原主見顏彧如此喜歡,倒是也滿足了她的要求。

    而據方才陸吉所言,貌似陸鳴看過這首詩,而他之所以如此震驚,多半是顏彧又把這首詩據為己有了。

    哪知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偏偏在她成親入洞房時爆了出來。

    說真的,顏彥還真有幾分好奇,昨晚散場后,顏彧究竟是怎么向陸鳴解釋這件事的。

看過《庶門風華》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