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武俠直播 > 第263章 昔日故園已荒蕪
    一眉:“……我是這個意思嗎?我是來跟你商量組隊砍僵尸的事嗎?!”

    他是徹底凌亂了,看向葉書平靜、淡然的雙眸,都有些無語。

    難怪那些官府的人、旗人,整日里黑葉書,大肆宣揚葉書的殘暴好殺,就連那些因為“起義”,而加入到國民政府的惡霸、流氓,都一個勁地黑葉書。

    得從自身找原因啊!

    作為一個茅山道人,一眉從沒想過自己會懟上皇尸,畢竟,其身份特殊,形成僵尸難如登天,但變成僵尸后,更是妥妥的絕世兇魔,根本不跟你客氣。

    此時的一眉,年方三十余歲,正是年富力強,對自己無比自信的時候。

    但東陵的變化,依舊讓他都暗暗心驚。

    “你……那好吧!

    左右不過是拼了這一身性命,死在東陵罷了!”

    一眉道人心性寬厚,也不強迫葉書,當下脫下道袍,將九龍血劍仔細地用布包好,又在上面貼了一張符篆,鄭重地背在背上。

    既然葉書有事,那現在的他,也只能隱居在東陵旁邊,用自己的余生,來鎮壓東陵異變了。

    走前,一眉猶豫了一下,終還是從懷里取出本線裝書來。

    他咬了咬牙,翻了二三十頁,將那書撕成兩半,一半少的遞給了葉書。

    “茅山道法,向不輕傳,不過茲事體大,也顧不得許多了!

    這是《茅山術法》里的《僵尸篇》,有講僵尸的一些情況,還有伏尸、治尸毒的一些東西,你多看看,只盼咱們下次再見面,時間不會太久……

    這是我的一份傳訊紙鶴,到時你來到東陵附近,燒毀紙鶴,我就能尋到你了……”

    葉書一身生機充沛,已經讓一眉驚訝,更讓他意外的,是葉書眉心泥丸宮處,已經隱隱現出一線紅光。

    那是神元即將突破的征兆,如同儒家、道家的“明心境”。

    踏過那一步,在道門中,便可稱一聲“真人”了!

    這樣的情況下,葉書口中說“有事要做”,一眉理所當然地以為,葉書是要游歷天下,悟道明心。

    這是大事,天下再沒比這更重要的事!

    換成一眉,他估計也會選擇這樣做,畢竟東陵兇險,又一時無憂。

    急事緩辦,著急入陵,反倒容易忙急出錯,突破之后,才有更大的把握。

    ……

    見葉書點頭,收下了那半冊殘篇,一眉這才背著九龍血劍,往外走去。

    只是,隨著一眉越走越遠,其背上的九龍血劍,也漸漸低鳴震動起來,便是葉書,也有所察覺,遠遠看來。

    很明顯,九龍血劍,步入人階極品后,已經隱隱有了靈性。

    不過,葉書并沒有收回它。

    這柄劍,始于乾隆,最終也要成自乾隆,且暫時分開吧!

    修行路上,若是連一柄劍都不能舍去,那自己這心性修為,算是白修了。

    “師父,你又要離開了嗎?!”旁邊抱著小熊貓自己玩的素小白,有些黯然地問道。

    她自小信奉白蓮教,被葉書收留后,才從愚昧中脫身開來,對葉書的依賴,無以倫比。

    葉書笑道:“給你的那本紅皮書,看完了嗎?”

    說到這里,素小白有些鄭重:“看完了!”

    “除了那些名詞,其他書里的道理,有不懂的嗎?”

    “有的!”

    “嗯,那今天咱們就不做其他事,我給你把這些疑惑解清!”

    ……

    大半天后,朝天觀里。

    來往的巡邏教眾,都靜氣斂步,望向大殿處的燈火通明,一個個神色激動。

    “教主終于回來了!今晌午看到教主他老人家,我還有些不相信呢!”

    “何止是回來!剛才我離得近,順著耳朵聽了一句,那講的法,我都聽不懂!”

    “你怎么能聽懂?那城里的梁寬、黃飛鴻不都過來了,連帶著教里幾位真人都在聽,似乎是教主又要離開……”

    “唉!教主這一去,只怕又要長年累月了!”

    兩人邊說邊走,但卻看到大殿里,黃飛鴻等“外人”已經都走了出來。

    離開的臉上,兩人都是面露意外之色,思索走神。

    葉書更是帶著素小白,離開了白蓮教。

    坐起立行,既然決定要走,也不用等什么時間了!

    直到葉書兩人,身影消失,白蓮教大多數人這才知道,竟是葉書安排下一切如舊的事宜,隨后便帶著“圣女”,往山東府方向去了……

    說起來也是奇怪,白蓮教以往惡心事做盡,教眾愚昧,原本是最激進的勢力之一。

    但葉書掌管以來,也沒太多導引,只是一者殺,一者與傳學堂親近。

    他又經常外出,不在教內,按理說白蓮教早該散了。

    但隨著葉書名氣越來越大,久不出世,一出世就做下驚天動地的大事,這些被殺一波又一波的白蓮教眾,反倒一個個忠心臣服,沒有一個敢陽奉陰為,不聽號令的。

    其他那些勢力,也多有與白蓮為敵者,但白蓮教固地自守后,卻是終究沒人敢主動來犯。

    一頁書之名,在這個世界,儼然已成了一個不容忽視的存在。

    ……

    大半個月后,山東府,東昌府城。

    昔日熟悉的城池,如今已經破敗荒廢了。

    葉書瞧著眼前的東昌城,不由得松了口氣。

    這一路上奔波的,連葉書自己都有些疲憊了。

    倒是葉小白,精神無比,就像跟著父母外出旅游的小孩,哪怕興奮得半夜睡不著,第二天也不覺得疲憊。

    一進城,葉書就感覺到,這里不對勁。

    不止人少,而且城中那些富戶商賈,一個個俱都身上、手里,拿著佛珠,小孩子更是防護嚴密,一個個幾乎都掛著長命銀鎖,實在沒有錢的,也掛著平安符之類的祈福物品。

    似乎,這里的人,分外信佛信道一般。

    尋了個客棧,兩人好好洗了個澡,又睡了一覺。

    靜靜地站在窗戶前,望向熟悉的西城,葉書恍惚間,仿佛又看到當初的自己。

    “記憶里,自己似乎還剛剛進入《還珠格格》的劇情世界,在東昌府城里,一心激動地要刺殺乾隆……”

    感懷一番,葉書便喚來了小二,詢問起城中鬼哭的事情來。

看過《武俠直播》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