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盲眼王爺紅玲妃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安姨娘有兒子
    “等等,你說是莫年往京城里送的?他如何送去的?”

    “唉,這事也怪我。”嚴二嘆息一聲,將這事一五一十的給溫白講了一遍。

    聽完,溫白頓時松了一口氣,心里的大石落了地,溫白饒有興趣的打趣道:“大名鼎鼎的嚴二爺不信那莫年,你還信不過張子騖?”

    “這,這不是事有輕重緩急嗎。張子騖是個粗人,他哪里來的夫人?別平白的被人騙了!”

    溫白一怔,隨即便明白過來。想來是這北疆與京城相距甚遠,消息若不是加急了的戰報,平日里的小事,一時半會兒的,還傳不到這北疆來。

    這回倒是輪到溫白壓低了聲音,道:“這倒是你有所不知了。張夫人便是張子騖心心念念的安家姑娘,安似月。”

    嚴二一瞪眼:“什么!那賤人不是嫁給……”

    “說什么呢!別胡說!人家姑娘可比張子騖烈的多!那可是得知張子騖即將問斬,親自踏上了刑場上自刎陪著張子騖而去的癡情姑娘!”

    “這……真的?”

    “我騙你做什么?”

    嚴二撓了撓頭,“那這倒是我的不是了,我,我道歉,我給安姑娘賠不是……不是,溫公子,照你這么說,那安姑娘不就死了嗎?莫年把那匣子交給一個死人?”

    “什么死不死的。”溫白直拿折扇敲了敲嚴二的腦袋,“王妃與神醫青竹關系匪淺,這才救了安姑娘一命。你再胡說,小心張都尉跟你拼命。”

    嚴二連連搖頭道:“哎,不說了不說了。我這也是為他高興,他也總算是抱得美人歸了。還好王妃跟神醫關系……”

    嚴二突的一頓,“王妃?咱哪來的王妃?”

    瞧著一向勇猛的嚴二爺幾次三番的愣神,溫白忍俊不禁。

    “咱們爺這回來北疆前,娶了王妃。”

    “真的!”嚴二大喜,“天神保佑,咱爺也算是成家了!”

    溫白笑笑:“是啊,爺都成家了,二爺打算何時尋個姑娘?”

    嚴二擺了擺手,“暫且不急,溫公子你怎的又扯遠了,咱是說那匣子的事兒!如今是要先尋到那匣子!”

    “不用了。”

    “不用?你這是何意?”

    溫白不厚道的笑,“你自己想。”

    嚴二又是撓了撓頭,從頭到尾將這事有捋了一番。

    張子騖將東西送給安姑娘,安姑娘帶給莫年的主子?莫年的主子?神醫青竹?

    可看莫年那樣子,神醫興許并不是莫年的主子。嚴二悄悄瞥了溫白一眼,絲毫看不出溫白眼中有半分不安。

    何人能讓溫公子如此信任?嚴二突的雙眸一亮。

    溫白見狀,猜嚴二是知曉了,便笑道:“王妃可是個好相與的,你以后,可要對莫年好些。”

    “這……”

    “王妃的人,可是你能惹得起的?若是讓王妃知曉你曾那樣對待阿年,王妃不得扒了你的皮?到那時,咱們爺可保不了你!”

    “這……王妃到底是哪家的姑娘?怎的如此有本事?”

    溫白只顧著笑,“遇上王妃啊,還真是咱爺撿了個便宜。”

    嚴二皺眉,“不過是個閨中女子,嫁給了爺也是她的福分。若說本事,也不過只是認得神醫罷了,她何德何能讓爺……”

    突的一道冷聲插了進來,“嚴二。”

    “爺!”

    靳辰軒:“亂議王妃,自去領罰。”

    嚴二大驚,卻不敢違抗九王爺,只得不情不愿的下去領罰去了。

    溫白瞅著這算得上是北疆一霸的嚴二爺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遠去,忍不住笑出了聲。

    背后說王妃的壞話,還被爺抓了個正著,嚴二這幾個月,怕是過不消停了。

    京城。

    安姨娘果真被莫蒼穹接回府好生折磨了幾日,老夫人亦是帶著莫蒼贏一大家子堂而皇之的住下了。

    殺害嫡子,安姨娘不過一個姨娘罷了,就算是與莫蒼穹成親多年,也擔不起謀害嫡子的罪名。

    更何況,老夫人還在府上,哪怕安姨娘有千萬種手段,在活成老妖精模樣的老夫人面前,皆是無用。

    還有莫蒼贏一大家子,更是讓人身心疲憊。

    尤其是整日里惦念著莫楚楚的狼崽子,更是讓安姨娘忍無可忍。

    外面小安府亦是風雨飄搖。安姨娘只覺前路一片黑暗。

    可到底是小安家最有能耐的女兒,沒過幾日,守在莫府的暗衛便給莫冬兒遞了消息來。

    安姨娘,懷孕了。

    莫冬兒揮退了暗衛,瞇了瞇一雙鳳眸。

    安姨娘果真好手段,這下子,怕是莫府都得把安姨娘給供起來了吧。

    若是個男孩兒,保不準安姨娘的地位水漲船高。

    這倒是要看看老夫人是不是個心狠的了,若是當真不待見安姨娘,去母留子的事,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另一邊,莫冬兒猜的分毫不差。安琳果然帶著安似月躲在安姨娘的院里。

    也不是安姨娘心善,實在是安輕云不知從哪里得來了安姨娘謀害蘇便嬛的證據,使得安姨娘不得不忍下來這口氣。

    這證據,自然是安冉給的。

    地牢里的太子側妃逃走,使得安輕云無形之中坐實了北寒探子的名頭。

    整個京城都貼了布告,抓捕罪女安輕云。

    眾位大臣皆是忙著跟小安府撇清關系。這下子,莫府安姨娘的地位倒是尷尬了起來。

    小安府,愈發風雨飄搖。

    太子亦是不知觸了什么霉頭,在朝中頻頻出錯。

    京城,風云莫測。

    宮里,同樣是不消停。

    皇后娘娘怒道:“不省心的東西!那小妖精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如此念念不忘!”

    太子正垂著頭聽訓,一言不發。

    安輕云逃了,亦是在他意料之外。東宮地牢重重把守,哪怕因其中只關著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姑娘松懈了些,可也不至于讓人闖進了地牢里,生生劫走了一個大活人!

    此人,必定對東宮極為熟悉,更有可能就是東宮里的人!

    皇后娘娘又道:“你說,你到底把安輕云藏在了哪里!”

    “母后,兒臣可不敢包庇禍源,那安輕云的的確確是失蹤了。”

    “一個大活人怎可能平白無故的失去了蹤影!太子,你是把本宮當做傻子嗎!”

    “兒臣不敢。”

    “本宮看你敢的很!不管如何,你快些將安輕交出來,若是你真心疼她,便給她個痛快,也算是全了你們這一場緣分。”

    “母后,兒臣也想交出來,可這人確實是跑了。母后可愿幫兒臣想想,那安輕云究竟會跑向何處?”

    皇后娘娘輕抿了一口茶水,盯著太子看了半晌道:“果真丟了?”

    “確實如此。”

    “跑去哪?你當真不知?”

    “兒臣不知。”

    皇后娘娘把玩著自己的護甲,道:“不知,你就去尋。”

    “這……兒臣尋了小安府,并沒有搜到,又去尋遍了京城里的大小客棧,都沒有尋到人。所以兒臣才來請教母后。”

    “都是無人?”

    “是。”

    “別院呢?小安府的別院,莊子,店鋪,還有安輕云的嫁妝鋪子,可都尋過了。”

    “兒臣已經差人去尋了,只是結果不盡人意。”

    皇后娘娘點了點頭,突的問道:“莫府如今如何?”

    “莫府?”太子一愣,“莫大人已經大好,今日已經上了早朝。”

    “本宮是問你莫府的安姨娘如何?”

    “聽聞安姨娘身懷六甲,如今正在府里安心養胎。”

    “安心養胎。”皇后娘娘沉吟一陣,道:“太子,你去莫府悄悄。”

    太子猛的抬了頭,“母后是說……”

    “是與不是,總要看看才知。”

    “兒臣明白。”

    太子沉吟著退出鳳儀宮,似乎是太過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險些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小太監。

    太子皺眉,“沒長眼睛嗎?”

    這小太監趕緊跪地,磕頭求饒。

    太子沒心思搭理這小太監,更何況后宮之中,人多紛雜,不好斤斤計較,便隨意揮了揮手,讓小太監下去了。

    小太監不是別人,正是紅豆。

    翌日。

    看著嚴八傳來的消息,莫冬兒歪了歪腦袋,“太子病重?真的假的?他病了誰去抓安輕云?”

    “是真的,相比很快就能傳出來太醫趕往東宮的消息了。”

    “太醫還沒去?你們的消息還真是快。”

    嚴八笑笑,“宮里哪能藏住事?也就是我們傳的消息快些罷了。”

    只是沒想到,東宮里接下來傳來的消息是,太子病重,廣招神醫。

    神醫。莫冬兒摸了摸小下巴,神醫她這里就有一個,還是頂尖的神醫。

    可誰知這是不是一個圈套?

    嚴八也是知道府上住著一個神醫,可如今初姑娘還沒好全呢,怎能就這么將竹姑娘放走了?

    嚴八悄悄掃了一眼竹兒,搓了搓手,試探著問道:“王妃,您看這事……”

    “按兵不動。”

    “好嘞!”

    莫冬兒看的好笑,“怎的,你還怕我虧待了初夏?”

    “不敢不敢。”

    “嚴八。”莫冬兒發間紅鈴輕響,小姑娘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經的道:“你覺得我們初夏怎么樣?”

    身側侯著的竹兒捂了捂臉。

    嚴八的臉紅了紅,“初姑娘,自是極好的。”

看過《盲眼王爺紅玲妃》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 国标麻将牌型番数图解 边锋杭州麻将下载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用 东方61开奖结果查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胜平负直播 脱兔电竞比分直播 十一运夺金 湖南红中麻将下载免费 qq游戏大厅qq麻将 旧版新浪北单比分直播 天下足球手机比分直播 曼联股票指数 杭州麻将白板财神技巧 巴萨与皇马比赛比分 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