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法蘭西之狐 > 第二百零六章,貪婪的拿破侖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梅特涅就早早地來到了法軍的駐地,然后他便在一隊法軍騎兵的護送下,再次來到了拿破侖的指揮部,見到了正在吃早飯的拿破侖。

    “您來得可真快。”拿破侖微笑著說。

    “那是因為我現在使用的是將軍您的時間,所以我必須節省一點。”梅特涅一邊摘下帽子向拿破侖致意一邊回答說。

    “這么早,您多半還沒有吃飯吧,就和我一起吃早飯吧,我們邊吃邊說。”拿破侖說。

    “那就謝謝您了。”梅特涅也沒有客氣,就在拿破侖的餐桌前坐了下來。一個勤務兵也給他拿來了一份早餐。

    “梅特涅先生,您來得這樣早,一定是給我帶來了什么好消息吧?”拿破侖道。

    “關于您提出的和平條件,”梅特涅趕緊坐直了身子回答道,“大公和我在原則上都不反對。不過我們還有一些其他的要求,希望能和將軍您談一下。”

    拿破侖微微的皺了皺眉毛道:“我希望你們不要是有意來拖延時間的,一個建議,一個反建議,再一個建議,再一個反建議,然后時間我的時間就這樣被浪費了。”

    “將軍閣下,您不要著急,我相信我們的建議和您的要求在方向上是一致的。”梅特涅道。

    “說來聽聽。”拿破侖一副不太感興趣的樣子,還故意摸出懷表來看了一眼。

    “將軍閣下,貴國的科技水平世界第一,我們很希望能夠從貴國購入相關的技術,希望在這一類的權利上,也能獲得與貴國公民一樣的權利。”梅特涅說。

    “這個事情,我國有《專利法》,如果你們希望購入技術專利,可以和專利的持有者談。”拿破侖似乎毫不在意地道。

    “不過我們希望買的那些專利技術,基本上都在將軍您的手中。”梅特涅說。

    “這個問題,嗯,原則上并沒有什么問題。至于具體的問題,你們可以去和我的哥哥,約瑟夫·波拿巴談。”拿破侖便將這事情丟給了約瑟夫。反正如果約瑟夫不愿意賣,自然會拒絕他們的。

    “除此之外,我們還希望貴國能對武器的出口進行一定的限制。”梅特涅說道。

    “這可不行。”拿破侖立刻說,“這會損害我們的商業利益。這不可能!”

    “我們可以保證,來自我國政府的訂單完全能夠彌補這一損失,并且還能讓貴國相關企業獲得更大的收益。”

    “這不是錢的問題,這里面涉及到我們的商業信譽,以及我們的政治信譽的問題。我們的商業信譽和政治信譽可不止只值這么點錢。”拿破侖很堅定的說。

    “但是這會構成對我國內政的干涉,這也違背了貴國和西班牙王國簽訂的和平條約中關于‘互相尊重領土和主權,互不干涉內政’的原則。我認為,這兩條原則,才應該是更重要的政治信譽。”

    “您說的沒錯,我們的確要遵守這兩條原則。但是這兩條原則在法律地位上是遠遠低于《人權宣言》,以及由《人權宣言》而派生出來的‘人權高于主權’的原則的。我們擔心,如果我們禁止民間的武器貿易,會在某些地區帶來人道主義災難。我希望貴國政府能夠理解我國的這一完全合理的擔憂。”

    于是兩個人圍繞著這一問題展開了激烈的爭論。最后,拿破侖表示:

    “要不這樣吧,我們本著求同存異的原則,暫時擱置爭議。關于這一問題,我們先這樣處理。我們可以發表聯合聲明,在聯合聲明中,我們單獨承諾,法蘭西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向貴國某些地區出售武器的政策,我們向這些地區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雙方達成和平后近幾年供應的水平,并準備逐步減少對這些地區的武器出售,并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后的解決。而你們則承諾將盡可能的以和平的方式來解決你們和當地人民之間的那些懸而未決的問題,避免因為使用非和平手段而造成的人道主義危機。你看怎么樣?這已經是我能夠做出的最大的讓步了。”

    “波拿巴將軍,我們還有最后的一個要求。”梅特涅說。

    “什么要求?”

    “我國的一些有影響的人物,希望能夠獲得入股‘軍工聯合體’的機會。”梅特涅面不改色地回答。

    拿破侖想了想,回答道:“軍工聯合體是一個企業聯盟,但是并不存在一種叫做‘軍工聯合體’的企業或是股票。你們可以入股其中的某些企業,只要能獲得其他股東的同意,這倒不是問題。”

    “您的家族不就是最大的股東嗎?”

    “在有些企業中是,但在整個聯合體中,我們持股的比例并不算特別高。”拿破侖解釋了一句,然后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是否可以認為,我們已經基本上達成了一致?”

    “是的,將軍閣下。”梅特涅回答道。

    拿破侖看了看懷表,道:“因為這個談判,消耗了我更多的時間,所以我現在還需要更多的補償,既有對法國的補償,也有對我個人的補償……”

    于是就在當天,卡爾大公和拿破侖·波拿巴將軍就兩國的和平問題,草簽了一份協議。依照這一協議,兩國將恢復和平,并建立更為密切的貿易關系。同時奧地利軍隊將退出所有法國領土以及法國的盟國的領土,并向在戰爭中受到損害的法國人民及其他各國人民致以深切的歉意。同時奧地利承諾,絕不允許任何人或者任何勢力,利用奧地利的土地,從事危害法蘭西的安全的穩定的活動。

    就這樣放過了奧地利,并簽署了這樣的一份既沒有割地也沒有賠款的協議,這在法國國內當然是引起一些非議,但是對此《科學真理報》早有準備,他們迅速的刊出文章,分析了當前的軍事形勢,指出,盡快的讓奧地利退出戰爭,對于法國獲得最終的勝利的偉大意義。另外法國也不是一無所得,至少,那些躲在奧地利的王黨分子,現在恐怕要換個地方了。

    如果簽訂這份條約的人是其他人,那即使有《科學真理報》極力地為他洗地,只怕也難免會被扣上一個賣國的帽子。但是考慮到草簽了這一條約的人是剛剛獲得了偉大的勝利,并且不止一次的拯救了共和國的共和國戰神拿破侖·波拿巴將軍,那大家又能說什么呢?做多不過是有人在小聲的表示:波拿巴將軍在外交方面可能還是……雖然他的大方向并沒有什么問題。

    草簽了協議之后,卡爾大公立刻就帶著大軍離開了盧森堡,退往凱澤斯勞滕。而拿破侖則將所有的英國大炮以及一萬多富有防御戰經驗的北方軍團的士兵和蘇爾特留在盧森堡,負責對奧地利的警戒。便帶著其他的軍隊向著普魯士撲了過去。

    一個星期后,拿破侖的大軍逼近科隆,科隆守軍不戰而降。拿破侖在科隆停留了一天,在這里,他遇到了普魯士人派來的第一批求和的使者。但是普魯士人的和平的誠意并沒能打動拿破侖。于是拿破侖便繼續東進,一路勢如破竹,半個月后,大軍抵達漢諾威附近。并在這里遇到了新組建起來的,由馮·莫倫多夫元帥率領的英國和普魯士聯軍。

    聯軍的兵力大約有十萬人,但是因為在此前的凡爾登之戰中,英國和普魯士都損失掉了最為精銳的部隊,如今這支十萬人的聯軍大多都是缺乏訓練的新兵,而且他們還極度缺乏武器。不要說全新的米尼步槍,就是老式的滑膛槍他們都相當匱乏。大炮的數量更是遠遠的少于拿破侖。這一仗的前途對于英國人和普魯士人來說自然是非常的不樂觀。

    于是當天下午,普魯士人的使者便帶著國王腓特烈威廉三世的授權,來到了拿破侖的軍營中祈求和平。

    然而拿破侖的和平條件變得比在科隆的時候更為苛刻,他一開口便要求普魯士人支付一億五千萬法郎,承認法國對包括漢諾威在內的萊茵河流域的控制權,同時立刻向英國宣戰。

    立刻向英國宣戰這個要求,如今的普魯士人眉毛都不用眨一下就能同意,承認法國對包括漢諾威在內的萊茵河流域的控制權更不是問題。但是這一億五千萬法郎的賠償,普魯士人即使砸鍋賣鐵都是無法支付的。真的要有這樣的一筆錢,普魯士也不至于淪落至此了。話說當初普魯士之所以被英國人說動,很大一個原因也就是因為遭遇到了財政上的危機。

    普魯士使者苦苦哀求拿破侖高抬貴手,并向拿破侖表示他們無論如何也拿不出這么多錢。拿破侖則表示,法國可以借錢給普魯士人,以支付這一筆巨款,只是需要普魯士人用全國的各種稅收作為抵押。說得更明確一些,就是從今往后,普魯士的一切財政權力全部歸法國人代為管理。

    財政是萬政之母,如果失去了這一權力,那就基本上相當于亡了國。普魯士人自然無法答應這樣的條件,于是拿破侖便怒吼道:“讓大炮和線膛槍去和你們辯論吧!”然后便將普魯士使者趕了出去。

看過《法蘭西之狐》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北京小赛车qq群 湖南桃江麻将玩法 贵州11选5 青海11选5前3直 星悦游戏广西麻将 八闽福建麻将作弊器 证券开户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走 即时比分篮球赛比分直播 速配资 好运经纪人 昆山百搭麻将胡牌后抓马 st股票涨跌幅计算 贵州麻将单机版下载 下载大众麻将 股票实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