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一百二十章.吾兄有影帝之姿
    陳長青站在陣法中心,陳梓迎看著哥哥,神色略略有點擔憂。

    一陣強烈的生命波動以陣法中心向外擴散。

    估計用不著多少時間,就會引來不少的妖怪邪魔。

    陳長青沒有說話,而是低聲用萬里同心咒向陳梓迎傳音,跟她討論戰斗時要注意的一些細節。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一片空間都已經禁止了空間傳送,但是像彌虛錦囊與袖里乾坤這一類的空間法寶倒是沒有受到影響。

    要不然的話,陳長青兄妹二人的戰斗力將會大大地降低。

    陳長青早布置好陣法之后,早早就的四周圍派出了靈蟲探路。

    沒一會兒,陳長青就用同心咒對陳梓迎說道:“迎兒,西南方有一只豬妖在靠近。”

    “東北方更遠處,有一只鹿妖。暗處還有不少妖物。”

    在這天揚密云之中,有太多善于隱匿的妖怪,陳長青不可能全部成功探視。

    不過是盡力而為罷了。

    果然沒多久,一只手執狼牙棒人身豬頭的妖怪出現在兄妹二人的面前。

    “好香的味道!”

    那豬妖看向陣法這邊,口水不停地流出來。

    對陳長青兄妹,他幾乎是視若無睹,直接就沖向陣法。

    陳長青倒是不慌不忙。

    這不過是一直靈湖后期的豬妖,他還不放在眼里。

    就在主要沖過來的時候,他腳下忽然變得一片泥濘。

    “別礙著我!”豬妖怒吼一聲,腳下的泥濘重新變回凝實。

    可是下一刻,又有無數的藤蔓從地底下冒出來,把主要給綁住了。

    陳梓迎立刻祭出斷水分光劍凝聚出一片光霞揮劍看向豬妖。

    豬妖用力掙扎,把身上的藤蔓給震碎,與此同時霞光襲來。他不得不舉起手中的狼牙棒格擋。

    他被這一陣陣的霞光打得連退幾步,然后惱羞成怒發出了一聲吼叫。

    一陣巨大的聲浪迎面朝著陳長青兄妹沖擊而至,陳梓迎忽然祭出了一個“默”字。

    那撲面而來強大的聲浪就在這個“默”字飛出來的瞬間消失無蹤了。

    陳長青在一旁抬了抬眼眉,沒想到諸葛前輩的“默”字還有這樣的用法。

    就在此時,他忽然抬起頭。

    天空之中有一只巨鷹飛過,朝著陳長青他們的方位俯沖而下。

    陳長青瞇了瞇眼睛,凝聚出兩把金劍,卻沒有其他動作。

    這巨鷹是依靠本身的體魄飛行的,一般的禁空術法對它無效。

    看著巨鷹飛來利爪直接就抓向那兩個生命果實。

    陳長青猛地揮舞手中的金劍,砍向那巨鷹的鷹爪。

    咣咣!

    兩聲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金劍與鷹爪之間濺射出一陣火花。

    兩把金劍被分別震出一道裂縫,那巨鷹的其中一只鷹爪上也被砍出一道血痕。

    陳長青直接散去金劍,從護手之中拿出三張雷火咒的投向那巨鷹的身上。

    一連串的炸響響起,那巨鷹發出了一聲慘叫,左翅上的羽毛一瞬間就燃燒了起來。

    剛飛到半空上的巨鷹無法保持飛行,墜落在陣法不遠處的空地。

    陳長青再次扔出了五六張雷火咒。

    又是一連串的炸響。

    一只靈湖境后期的巨鷹一瞬間就變成了烤鷹。

    還挺香的。

    與此同時,陳梓迎面對的那只豬妖發狂似的沖過來,地面上又出現了四條鐵鎖鏈,繼續幫助他的雙腳。

    陳梓迎劍招一變,赤潮千蝶劍。

    無數紅蝴蝶飛出,飛向了那豬妖。

    一只只血紅色的蝴蝶在豬妖的身上爆炸,豬妖的軀體被炸得坑坑洼洼,綠色直流。

    但是這豬妖的生命力卻異常頑強,依然屹立不倒。

    它一時間卻無法從那鐵鏈上掙脫,陳梓迎見秋水落霞劍與赤潮千蝶劍都無效,無奈地丟出三四張雷火咒。

    嗯,烤豬……

    另一邊,一直黑豹跑出,以絕快的朝著陣法沖來,黑豹的速度之快,就連陳長青都來不及激發埋在地底下的符咒。

    僅僅是兩個呼吸之間,那黑豹就已經繞到了陳長青身后的生命果實所在。

    黑豹二話不說,一張嘴就吞下了其中一顆生命果實。

    這黑豹精還來不及竊喜,卻意識到吞下的東西有點不對。

    此時,陳長青的聲音從它的耳邊響起:“亂吃東西很容易會吃壞肚子的。”

    陳長青在符陣之上做了一個陣中陣,最里面的是一層幻陣。他把兩個生命果實保護在幻陣之中,而那兩個看上去像是生命果實的東西,實際上只是兩塊石頭,兩塊被四五張符咒包裹著的符咒。

    那黑豹聽到陳長青的聲音嚇得猛地轉身就跑。

    那黑豹仗著速度,本想著就算搶不到生命果實,都不至于會有什么危險。

    一切都如同這黑豹精所料,那個男修者根本就來不及作出反應。

    黑豹精一個閃身就朝著陣法之外逃去。

    陳長青微微搖頭:“永別了。”

    砰!

    那黑豹的身體猛地炸開。

    腸穿肚爛……嗯,不可描述。

    這三只妖怪的作為出頭鳥的身份冒頭之后,四處又似乎回歸了平靜。

    “哥……”

    陳長青搖了搖頭,忽然把兩張符咒送到西北方大概一百米外的地方。

    轟!

    那一片區域立刻就爆發出了一陣雷暴。

    雷光之下,居然有無數的虛影閃動,緊接著就被雷光炸得一片焦黑。

    “那是什么嗎?”

    陳長青:“魅影獸。一種群居的妖獸,擁有類似隱身的能力。”

    陳梓迎:“哇,哥你是怎么發現的。”

    陳長青笑著看了妹妹一眼傳音解釋:“你多練習一下火眼金睛也可以看得到。”

    需要練習的技能“+1”。

    在這時候,四周圍出現了一只又一只的狼妖從樹林之中冒出來。

    陳長青的眉頭皺起。

    “好多妖怪……”

    陳長青吞了吞口水:“嗯,估計是……對方的試探。”

    陳長青知道,無論是隱藏在暗處的其他妖怪,還是那被魔仙控制的顧念兮,都會一直試探出這個陣法與陳長青兄妹的底細。

    在那之前肯定是一波接著一波的攻勢。

    那一只只被魔氣感染的妖狼飛奔而出,直接沖向陣法。

    陳長青四周圍掃了一圈,卻沒找到狼王的蹤影。

    還有那只一只隱藏在暗處的鹿妖一只都沒現身。而陳長青的洞察靈蟲也無法發現顧念兮的身影。

    這些狼妖一波一波地沖擊,盡可能地引出陳長青他們的手段。

    這些只有靈泉境水平的狼妖數量雖然多,但是在兄妹二人的雷火咒轟炸之下,根本就無法近身。

    “吼!”

    看著自己的族群被轟殺,狼王終于忍不住飛撲而出,那狼王比其他的那些狼妖大得多,足足是那些妖狼的兩三倍。

    狼王一出現,就吐出了十數道風刃。

    風刃飛來,那陣法之上卻閃出了一個光罩,光罩被破開。

    陳長青凝出雙劍,一躍而上,長劍揮舞,一道道風刃被陳長青砍碎。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風刃以刁鉆的交底飛來,陳長青一時不察,被風刃從他的左肩劃過。

    衣服被劃破了一個口子,陳長青的肩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哥!”陳梓迎大吃一驚。

    那狼王趁著陳長青手上,身子一扭,落入陣中。

    它身上的狼毛豎起,四處飛濺。

    陳長青把陳梓迎護在身后。

    揚起兩張水云罩符咒。

    水云罩一瞬間就被狼毛刺破。

    陳梓迎反應飛快,激發水幕。

    在水幕的抵擋之下,那些尖銳的狼毛終于被擋了下來。

    那狼王的前爪往地面上一拍,無數石柱從地底下冒出來。

    “凝!”

    陳長青連用三張凝土符,那石柱被卡在了地面。狼王趁機會飛身撲來。

    兄妹二人臉色同時微變。

    情急之下,陳長青胡亂地扔出了幾張雷火咒。

    那狼王輕松往后一跳,躲過了雷火咒。

    就在此時,一道綠色的虛影忽然出現在那狼王的左邊。

    正正就是那只鹿腳人身的鹿妖,鹿妖的容顏十分秀美,長著鹿的四蹄,人的身子,還有兩只手臂,手執長槍。

    鹿妖忽然出現,她的眼睛閃過了一道綠光,那狼王忽然失神,動作停滯了一下。

    趁著狼王停滯的那個瞬間,鹿妖手執的長槍直刺入那狼王的心臟。

    那鹿妖嫵媚一笑,在狼王的傷口上開始長出一條一條的藤蔓,把狼王的身子完全覆蓋,頃刻間就變成了一個藤球。

    陳長青站直了身子,用堅定的眼神看著鹿妖,但是握劍的雙手已經開始微微發抖了。

    鹿妖微微一笑,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為什么要擺下這種陣法引誘我們過來。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這個陷阱最大的缺陷,就是你們的實力太弱了。”

    鹿妖說著,那鹿妖的眼中閃過了一道光芒。

    陳長青兄妹二人同時神色一滯,仿佛陷入了某種幻覺之中,一動不動。

    那鹿妖看向了陣法中間的幻陣,不屑地一笑:“雕蟲小技。”

    說著,她猛地吐了一口氣。

    一陣靈風吹過,幻陣被破除。兩顆生命果實出現在鹿妖的面前。

    鹿妖上前一伸手就把其中一顆果實吸到了手上。

    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感覺到身后一陣靈力波動。

    鹿妖本能地回頭一看,發現陳長青居然強行催動自己的靈液震傷了自己,從而脫離了幻術的控制。

    對自己這么狠?

    陳長青同時刺出長劍,鹿妖腰身一扭單手持槍一擋。

    “區區靈泉境……”

    鹿妖還沒有說完,她手上的長槍被一劍兩斷。

    金劍劈在鹿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血痕。

    鹿妖一臉難以置信,這怎么可能!?

    陳長青趁著這個機會左手金劍直刺入鹿妖心臟。

    他抽出金劍,一腳把鹿妖踢開,然后扔出了一張九霄雷火咒把鹿妖轟成灰。

    陳長青臉色煞白,肩膀上的傷口鮮血直流,強催靈液之下,讓他的靈力失控,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半跪在地上。

    陳長青的靈識在四周圍搜了一圈。

    我都裝到這地步了,陣法都毀掉了,人也受傷了,顧念兮你還不出來?

    陳長青剛想到這里,一道虛影就在不遠處漸漸顯形。

    那是個一個身高大約一米二左右的小女孩,正正就是北境城主府小天才顧念兮!

看過《我的妹妹天下第一》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皮皮湖南麻将 辽宁35选7 吉林时时彩 日本成人电影一本道 山东11选5推荐 明星江苏麻将平台 捷报比分足球app下载 北京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下载德州麻将 足彩比分推荐预测app 柒依美影视网-在线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广西快乐双彩2019323期开奖 湖北的麻将叫什么 哪个软件可以好友麻将 7星彩 麻将红包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