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劍道毒尊 > 第1761章 掃山
    一個積滿了往年落葉的院落內,蘇玄便盤膝坐在地上,前有石桌背有古井,兩旁則是一對光頭兄弟,一個光頭青年一個光頭少年。

    但奇怪的是,每次低聲交流時,光頭青年卻總是要先詢問少年的意見,事事都以他為主。

    不知過了多久,直至一片落葉掉落在蘇玄的頭上,再經風一吹,從頭頂漸漸飄落至肩上,最終漸漸飄飛至遠處,蘇玄終于睜開了雙眼。

    “噗”

    一開口,蘇玄便將積壓了許多天的淤血吐了出來,呼吸終于順暢了一些,臉色恢復了紅潤。

    他情不自禁的抬起了自己的雙手,注視著掌心里若隱若現的兩道銀灰色痕跡,目光微怔。

    “這是師兄離開之前,特意留下的,這兩道劍意可在你決戰之時,救你性命。”旁邊,響起了光頭少年的解釋聲音。

    蘇玄面色復雜,他垂首注視著兩道劍意,雖然暫時還感受不到隱藏其中的可怕力量,但同為劍修,他卻能夠明白這兩道劍意究竟有多么重要。

    那位前輩為了自己先是破例出了一次手,此刻又是破例留下了兩道劍意,為了自己,連續破例兩次,這般恩情……的確短時間內難以償還。

    “師兄交代過,你不必太過糾結,就當做是之前打傷你的一點補償,你可以用也可以不用,用不用對你來說,其實都差不多。”光頭少年又繼續說道。

    蘇玄愣愣的抬起頭來,視線轉移到兩名光頭兄弟的身上,那位前輩為何會如此信任自己,是因為輪回珠的特殊天地威能,還是因為……

    這一瞬間,蘇玄的腦海中,又一次浮現出了之前與那位前輩交手時的瞬間情形。

    在任何人看來,他們兩個當初都是在剎那之間便結束了交手,所謂的“六十六劍”更是刻意夸張了說的,實際上兩個人只對了一劍,這一劍便已經出了結果。

    但是,雙方還未正式較量之前,那位前輩曾經很復雜的看了蘇玄一眼,本想說點什么,結果到最后則是轉移了話題,蘇玄不太明白那位前輩為何會如此反應,但他心中卻隱隱有種預感,也許是……這位前輩在剎那之間,看到了什么自己看不到的事情?

    究竟是自己的過去,還是未來,亦或是……與輪回珠有關的事物?

    之后蘇玄也想過親自去詢問,后來想一想又決定算了,畢竟有一些事情非要知根知底,反而有可能會適得其反。

    在這后面,蘇玄便感到胸口非常沉悶,那位前輩便指出了一個院落,蘇玄立即趕到這里,便盤膝坐了下來。

    一直到現在,蘇玄終于是將此前交手所積下的淤血徹底吐了出來,心中的一些郁結竟也因此而消散開來,整個人頓時輕松了許多,也精神了不少。

    而當蘇玄思索的時候,旁邊那一對光頭兄弟則是偷偷溜出去了一趟。

    蘇玄才反應回來,兩個人則又迅速趕了回來。

    只是當他們這一趟回來時,手里還抓著一把十分古怪的掃帚。

    “這是……”蘇玄深吸了一口氣,注意到這把掃帚上面的深刻指痕,以及一些古老滄桑的痕跡,不由問道,“某樣至寶嗎?”

    光頭少年摸了摸自己的腦門,將掃帚遞給蘇玄,道:“不是,是師兄以前掃山門時候用的家伙,聽說也有用,所以就拿來讓你用了。”

    光頭青年這時附和著點點頭,應道:“師伯的建議,是讓你在這最后一個周,先花三天至五天時間去清掃山門,最后的兩天時間,去找他談話,你覺得呢?”

    “你若是覺得,與師兄的交手便已經令你受益匪淺,所學所知已經足夠的話,也可以采取自己的辦法,不必拘束,我們會尊重你的意見。”

    光頭少年微笑著,特意指出了仙魔十帝劍,道:“還有那把劍,莫要忘記了我們的約定,十年之后,此劍……封入藏劍閣,可不許反悔。”

    這件承諾,的確是蘇玄剛開始踏上藏劍閣山門時,便做出的承諾。

    也正因為這一點,藏劍閣才同意了他的請求,而那位之所以破了數千年的例,則是因為他曾經看到了蘇玄的神魂。

    除此以外,這一對光頭兄弟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當他們拿出賬本,一一對著師兄念的時候,師兄既無奈卻也有些感慨。

    經此結合,最終便發生了這件驚動整個上位面的六十六劍交手一事。

    而那位也自然不是藏私之人,一旦破了例,更是準備一破再破下去,此刻更是看準了蘇玄的潛力,甚至愿意再多指點蘇玄一番,如若悟性足夠,即使只剩下最后七天來感悟,也斷然可以令劍道境界再上一層樓。

    蘇玄今日的思緒格外復雜,但當他迅速將思緒截斷以后,他立即站起身來,十分鄭重的雙手將那把不普通的掃帚接了過來,雙目認真道:“定不會辜負諸位前輩的期望,至于仙魔十帝劍,十年以后,蘇玄一定會親自將此劍封入藏劍閣,終生不碰。”

    “好!有魄力,看好你!”一旁的光頭青年忍不住笑道。

    光頭少年則是暗暗扯了一把自己捏出的小家伙,隨后沖著蘇玄說道:“莫要有壓力,即使這幾日沒有任何感悟,也不必焦慮,你要記住……那兩道劍意,才是師兄真正想要教給你的東西。”

    蘇玄沒有多語,面朝院落外的某個方向,雙手捧著掃帚,深深的躬身拜下。

    從這一天開始,藏劍閣頓時煥然一新,多了一位掃山的年輕人,而剩下的藏劍閣修士,則是每日都會好奇的向下觀望。

    與此同時,藏劍閣大殿內,這一天那名邋遢胡渣中年也來到了殿內。

    老者并不在,據說又離開山門去完成約定了。

    此刻只有光頭少年一人陪在胡渣中年的身邊,當他將茶泡上以后,便不解的問道:“師兄,你將如此重要的掃把給了蘇玄這小子,是真的打算將他培養成為傳人了?”

    “?”胡渣中年微感疑惑的看著少年,神情有些怪異。

    光頭少年見周圍無人,繼續壓低聲音問道:“說真的,師兄難道真沒打算收個傳人?我看這個蘇玄就挺不錯的,起碼心向善,可以培養。”

    “不是啊……”胡渣中年捧起茶,略微有些茫然的說道。

    光頭少年的面前浮現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給他那玩意,是讓他練練手臂,一個連劍都拿不好的人,憑什么接我傳承?”

看過《劍道毒尊》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法国队vs秘鲁比分预测 豌豆财富 陕西快乐10分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60比分直播 下载欢乐大众麻将 合肥天臣股票配资公司对股票配资认识工作 三上悠亚在线观看 欢乐麻将怎么一起玩 捷报比分app旧版本下载 188比分雷速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360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老11选5 长沙麻将技巧大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