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我有一座藏武樓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斯德哥爾摩
    就在段毅擄走江鴻寶的第十三天后,孟州方面終于傳來消息,事情已經談妥,可以把江鴻寶放走了。

    此次百花谷和青炎幫達成了協議,大體上來說,就是郭晴把江鴻寶打成重傷,須得賠償青炎幫十壺浮生酒,再沒有別的條件。

    與之相對,青炎幫殺死郭晴的兩個侍女,下手的羅瓊受郭晴十鞭,并賠償白銀萬兩,這件事就算揭過去。

    作為見證人的除了在河北擁有崇高聲望的大劍客云清,還有江元容的同門師兄,北少林羅漢堂的高手圓真大師,孟州刺史手下的兩個文官。

    這些人地位不低,又有宏大的影響力,作為見證人的資格是足夠的,兩方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反悔。

    從這么看,似乎青炎幫鬧到現在這地步完全是大虧特虧,畢竟調集了足夠的人手,總部這邊又被歸元幫給算計了一波,損失慘重。

    徐老大和段毅說過,其實這次青炎幫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要郭晴如何,而是百花谷賴以結交各大勢力的浮生酒配方,這才是江元容大動干戈的因由。

    好吧,看來此人并非全是一個愛護兒子的好爸爸,更是一個胸有溝壑,很能見縫插針的梟雄人物,借著江鴻寶一事對百花谷發難,還能堵住悠悠之口。

    浮生酒對于江湖人的作用,不去多說也已經明了,如果郭暖不是有襄陽郭家在背后撐著,早就被人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江元容素有雄心壯志,一旦掌握這浮生酒,便能大幅度提升手下之人的實力,詳情可參考段毅喝酒前后,當然,這也和個人的體質和潛力有關。

    江湖爭霸,群雄爭鋒,實力為重,只要自身實力夠強,手下高手夠多,就能爭搶到足夠的底盤,鞏固發展,隨后再圖謀發展。

    江元容便是打的這個主意。

    只不過段毅這邊把江鴻寶給擄過來,讓郭暖掌握了一張重要的底牌,也所以,他才退而求其次,只要了十壺浮生酒。

    不是不想要更多,而是百花谷只存有這么多的貨,再想要,只能等到三年后了。

    至于羅瓊被鞭打,還有萬兩白銀的賠償,段毅估計還是郭暖仗著江鴻寶這張牌從江元容身上薅下來的。

    反正以段毅的眼光和視角來看,江元容這次真的是虧到家了,元氣大傷是肯定的,只能等高手飲用浮生酒后提升實力再去打拼了,至于能不能拼回來,誰知道呢?

    明亮的房間內,對著銅鏡,雙手在臉上抹來抹去,再次將自己易容,段毅對著銅鏡滿意的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齊雪白的牙齒。

    很普通,很平常,更不引人注意,這很好,而且至少完全看不出易容的痕跡。

    段毅感覺將來退隱江湖,吃不上飯,靠這手藝可以往造型師方面發展,很有前途的。

    重又換上一身普通的行頭,來到密室當中,只見原本只是臉色蒼白無血,面龐陰柔的江鴻寶此刻無比憔悴。

    眼窩深陷,眼圈黑黑,顴骨高高隆起,嘴唇邊鼓起四個大水泡,頭發也是臟兮兮,看起來油油的,完全是一個凄慘無比的落魄大叔。

    沒辦法,雖然段毅按照約定不曾虐待他,該吃該喝一樣不曾短缺。

    只是江鴻寶江大公子膽子太小,生怕沖進來幾個壯漢將他剁吧剁吧扔到山里給野獸當口糧。

    再加上長時間獨處于這般密室當中,別說這樣一個心志脆弱之人,就是一個頗有膽色的正常人,被逼瘋也只是時間問題。

    見到段毅,江鴻寶的反應也很奇葩,之前是仰著腦袋,眼珠子一動不動,呆滯空洞,嘴里喃喃念叨著什么。

    見到段毅,倒是如同見到什么知心好友,搖頭晃腦的很有生氣,心中的喜悅根本掩藏不住。

    段毅一如往昔的露出溫和的笑容,或可說是戴著假笑這個面具,說道,

    “江兄,剛剛傳來消息,令尊已經將事情處理好,所以您也可以安全回去了。”

    聽到段毅這么說,江鴻寶一臉期待的表情,被捆住身體劇烈抖動,有點像是抽風,連連泣道,

    “真的嗎?你們真的肯放我?……”

    反反復復就是這么一句,邊說著,臉上已經滿是眼淚和鼻涕,這段時間,堪稱他人生最黑暗的階段,連當初被郭晴廢掉,淪為廢人也沒這么絕望過。

    一個人處在黑暗的密室當中,四周空空蕩蕩,除了自己的呼吸,心跳,再沒有別的聲音,環境狹小,心理孤獨,帶來的壓力是能讓人精神崩潰的。

    要不是這段時間段毅定期過來跟他說兩句話,緩解一下他那焦灼干枯的心理,只怕早就熬不下去了。

    所以江鴻寶非但沒有對段毅有很多的怨毒,憤恨,報復心理,反而有許多感激,感恩,和依賴。

    額,雖然有點鬼扯,不過段毅也察覺到這江鴻寶精神恐怕有些不穩定,百分之八九十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癥。

    此癥狀的四大歷程,恐懼,害怕,同情,幫助。

    毋庸置疑,江鴻寶對段毅恐懼,并對所處環境感到害怕。

    又因為段毅說話算話,以及不時的陪他緩解壓抑的情緒,完成同情和幫助兩大要素,完全符合斯德哥爾摩產生的前提條件。

    而且最關鍵的一點,江鴻寶這個人性格實在太軟弱了。

    不過這對段毅而言倒是一件好事。

    本來他還琢磨著是不是用化骨綿掌的柔勁暗中弄死江鴻寶,以免將來給自己留下后患,不過顧忌江元容會發瘋沒有施行。

    現在倒是省卻了這一麻煩。

    而且以目前的趨勢來看,將來如果有機會,這個人說不定會成為他的一個棋子,青炎幫,雖然受到一定打擊,但實力很是不弱啊。

    想到這里,段毅的面色更加緩和,像是對待好友一般說道,

    “當然,我早就說過,我不會傷害你的,好了,將這個蒙上,不要說話,我帶你出去。”

    段毅走近江鴻寶,伸手一扯,噼啪一聲,原本捆住江鴻寶的繩子便被震斷,讓除了上廁所才能有短暫自由的江鴻寶放聲痛哭,這真是久違的自由氣息啊。

    最后,這位江公子用臟兮兮的袖口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用一種堅決篤定的口吻說道,

    “你放心,我知道你也是受人擺布,身不由己,不會怪你的。

    回去后我也不會深究此事,不過我父親恐怕不會善罷甘休,你還是盡早離開衛州得好。

    將來如果你有麻煩,也可以來找我,能做到我一定幫你。”

    得,段毅聽得都有點感動了,自己是不是忒不是人了?

    想了想,也說道,

    “唉,都是各為其主,江兄能如此想,實在是我的幸運,

    這句話我記下了。

    對了,我之前所說的治療江兄隱疾的三個方法,也未曾騙你,有機會,你可以嘗試一番。”

    江鴻寶感激的看了看段毅,接過對方遞來的黑布條,繞著眼睛纏了三圈。

    雖然眼前一片黑暗,但心中無限光明。

看過《我有一座藏武樓》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世界杯竞彩足球比分 即时指数手机版 篮球比分直播90vs中国一波兰 排球比分多少算赢 东北麻将怎么玩 世界杯比分预测 菠菜娃娃即时比分网 上海时时彩 陕西快乐十分 福建11选5 湖南丫丫麻将 淘宝网篮球比分直播 德州哪里有麻将屋 新浪北单比分直播 上海时时彩 免费卡五星麻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