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從西游改革諸天 > 一百三十一章:安敢在此狂吠!
    “嘁~陣仗倒不小。”

    遙遙看見佛門金云飄來,張蕃不屑的嗤笑一聲,招呼聲諸雷神朝后方飛去。

    此次他本是來看佛門笑話的,哪成想自家頂頭上司卻險些折了進去。面上無光之下,自是不愿與佛門掛面。

    而李靖卻是不敢像他這般托大,整理了下儀容,架起云頭朝前迎去。

    可惜有些事不是想躲便能躲得掉的,還沒等雷部諸神飛遠,就聽身后傳來一聲暴喝。

    “張蕃狗賊,哪里跑!”

    嗯?

    張蕃腳步一頓,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既然對方都指名道姓的叫陣了,再走反倒顯得怕了對方。

    自認問心無愧的他猛然轉身:“哪來的瘋狗,安敢在此狂吠!”

    兩邊罵聲一起,夾在中間的李靖頓時有些尷尬。論職位他雖在張蕃之上,但其乃是道門嫡傳,此次又是單獨領軍。此刻若是前去勸阻,對方盛怒之下,怕也不會給自己留什么面子。

    至于佛門,他還沒自大到認為有些淵源,便可攔下的地步。所以兩難之下,李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面上笑容不由漸漸僵硬。

    見害死自家尊上的禍首竟如此囂張,一只牛耳獨目的羅漢恨極欲狂:“狗賊!害死我家尊上還想逃,納命來吧!”

    身后十數位羅漢金剛也是齊齊怒喝,大有張蕃再敢多說一字,便要上前生撕了對方的架勢。

    面對諸位羅漢的叫罵,近在咫尺的諸位佛陀卻恍若未聞。

    有些話,他們這些上位者并不好說出口。但這些被文殊炮制出來的妖物則是不同,由他們去叫罵既不失身份,又能將來意點出,卻是兩全其美。

    “阿彌陀佛”

    為首的善游步佛誦了聲佛號,朝著僵在原地的李靖微微頷首道:“原來李天王也在啊。”

    心中稍稍盤衡,李靖咬咬牙,在一片罵聲中躬身施禮道:“下官李靖,見過諸位尊者。”

    諸位佛陀菩薩似是對他的反應很是滿意,紛紛含笑點頭回應。與一旁越發激烈的罵戰相比,氣氛融洽的一塌糊涂。

    寒暄片刻,眼見數十位羅漢金剛按捺不住火氣,脫離隊伍朝張蕃撲去后。

    李靖再也無法裝作看不見,硬著頭皮問道:“張元帥到火云洞時,普賢尊者等人已經離去,這中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善游步佛面色沉痛的搖了搖頭:“文殊尊者隕于雷部之手,乃是世尊親口所說,絕非誤會!”

    什么?文殊菩薩竟然隕落了?!

    李靖聞言身子一晃,顧不得是否失禮,閉目快速瀏覽起關于火云洞的記憶。

    修為到了一定境界,修士便可過目不忘。但因為所關心事物有主次,所以有些旁枝末節縱使當時看見,也會下意識將其忽略。

    而李靖現在做的,便是將之前忽略的關于文殊的畫面,再重新找出來。

    嘶~

    看著萬千雷霆中,那個悄然化為灰燼的身影,李靖只覺腦袋嗡的一聲,差點直接昏死過去。

    還真是雷部干的?!

    可是那群人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天仙境,怎么可能傷到一個堂堂金仙境后期的菩薩?!

    會不會是有人暗中……

    念頭剛起,隨即被李靖否定。別說當時沒有外人在場,縱使有人暗中出手,也絕瞞不過那位修為通天的世尊。

    至于會不會是一旁天機被蒙蔽的唐三藏做的,別說李靖,是個腦袋正常的都不會往那方面想。

    開玩笑,人家只要順利取完真經,便是妥妥的佛陀果位到手。得有多想不開,才會惹下這等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滔天大禍……

    有些憐憫的看了眼想要動手的張蕃,李靖急忙撇清關系:“尊者,李某一家久沐佛門恩典,與此等喪心病狂之輩絕無半點關系啊!”

    看著滿面惶恐的托塔天王,善游步佛心中不由暗暗鄙夷。

    這么多年了,這位倒是一點也沒變,還是那個為求自保,硬生生逼死自家兒子的無膽貨色。

    不過看在其三個兒子的面上,善游步佛卻也不好顯露,面色平靜的點點頭道:“天王的為人,貧僧自是知道的,與此事并無半點牽連。”

    “償命~就憑你個小小的羅漢也配?我等乃是奉天尊之命前來,若是想走,哪個敢攔!”

    就在李靖面色大喜,想要施禮謝過之時,雷部諸神與那些羅漢之間的氣氛越發緊張起來。

    為首的諸建羅漢將降魔杵重重一揮,雙眼血紅的吼道:“走你娘!不交出殺我尊上的狗賊,你們今日都得死!”

    身后數十位長得奇形怪狀的羅漢金剛,齊齊咆哮出聲。或嘶啞或尖利的吼聲中,濃郁妖氣沖天而起,遠遠瞧去,好似群魔亂舞一般。

    根本未將這些異類放在眼中的張蕃聞言大怒,翻掌將一記紫霄丁火神雷朝其劈去:“妖孽,安敢辱我!”

    雙方距離不過數丈,以神雷的迅捷來說,自是念動便至。早在其揚手之時便已察覺的善游步佛心神一動,靜靜的看著神雷落下。

    待諸建羅漢重傷到地后,他才似反應過來:“還敢出手傷人,真是無法無天。統統拿下,帶回靈山審問!”

    身后數十位菩薩應諾一聲,各施手段朝著雷部諸神攻去。一時間,神通法寶漫天飛舞,將蒼穹映的一片五光十色。

    至于行動中,不時有雷神被打死打傷。那也是因為對方反抗太過激烈,不得已而為之,絕非有意報復……

    “咳~咳~住手。”

    亂戰中,被金剛鐲砸暈的鄧化悠悠醒來。看著死傷慘重節節敗退的部下,他不禁又驚又怒。

    幾位冒死守在身邊的雷神見他竟要朝前迎去,連忙上前擋住:“元帥,這些禿驢瘋了,您快走!”

    “走?”

    某與諸建交好的金剛手中降魔杵橫掃,將一雷神砸的腦漿迸裂,與一干殺紅了眼的同伴獰笑撲至。

    “走得了么!”

    在未被皈依堂洗腦前,他們也曾是威震一方的妖王。雖然因為功德不夠只是羅漢果位,但一身實力卻是不凡。如今含怒出手之下,護在鄧化身前的諸雷神竟無一合之敵。

    眼見部下死傷殆盡,連驚帶嚇之下,鄧化總算是清醒了過來,轉身便逃。

    “你給我在這吧!”

    將其視為害死自家主上元兇的金剛哪肯罷休,怒吼一聲顯出千丈原身,將天柱般的降妖杵猛然砸下。

    若在平時,這一擊雖然威力不凡,但身為金仙境修士的鄧化倒也不怵。可奈何剛被金剛鐲打成重傷,所以此刻他不敢托大硬抗,身上電光一閃,就要化雷遁去。

    不知是否命里該造此劫,身形方動,神魂中卻突然傳來撕裂般的劇痛。鄧化身子一晃,竟然僵在了原地。

    “啪!”

    在一干仙佛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打磨了千年的堅固肉身瞬間化為團肉醬,就連神魂也在滔天的妖氣下支離破碎。

    堂堂道門嫡傳,九天應元府府主,金仙境鄧化,隕!

看過《從西游改革諸天》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斯诺克147比分直播 可开好友房的麻将软件 德州麻将规则算法 北京麻将抓牌口诀 188比分直播手机版直 南昌股票配资公司 竞彩网即时赔率 明星江苏麻将官网 足彩竞彩比分直播500 单机麻将全集破解版 91配资 球探网即时比分 星悦广西麻将河池麻将 电竞比分直播网esport007 众赢鑫配资 好彩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