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筆趣閣 >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停業整頓
    陳牧在瀚海林業的林場慢悠悠的又轉了一圈,才終于心滿意足的離開。

    袁成一路陪著,不過卻一直沒再說話。

    他算是看清楚陳牧的“真面目”了,決定以后不再提什么“合作”,反正不管用哪一種手段,只要把牧雅林業手上的技術拿到手就行。

    回到加油站,陳牧轉頭問楚凡:“怎么樣,錄好了嗎?”

    楚凡連忙拿出裝備來查看了一下,看完后點頭笑著說:“可以了,沒問題。”

    這有什么好高興的……

    陳牧看著這貨,挺無語的。

    都去了兩次了,要是這樣還錄不好,該一頭撞死了。

    楚凡達到目的,收拾東西準備走人。

    陳牧拉著他:“別急別急,你之前答應我的事情怎么辦?”

    楚凡點頭:“放心,我一定會履行承諾的,到時候等我朋友的專欄文章出來,我就寄給你。”

    陳牧看了這貨一眼,那表情不像是敷衍或者撒謊,本來嘴里有一句“你要是敢不履行承諾,小心我打電話到你們報社投訴你”也就不說了,點頭:“那行,我等著。”

    楚凡收拾好東西,給陳牧遞過來一張名片:“以后要是還有什么新聞,你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哦,微信也行,你已經加了我微信的,如果你提供的消息有價值的話,我可以向報社申請付給你一筆費用的。”

    陳牧接過名片,隨手塞進口袋。

    他在心里暗暗比較了一下郭長庚和楚凡。

    郭長庚雖然做事做人更通透一些,不過陳牧覺得如果楚凡真的能夠幫他搞一篇宣傳本地旅游的報道,那還是楚凡比較“實在”,如果真有什么新聞的話兒,他更愿意找楚凡。

    楚凡很快離開了,陳牧看了看對面的打井機器,轉身回到營業室。

    瀚海林場那一邊,陳牧剛走沒多久,就出水了。

    相比起之前一出水就歡呼的場面,現在林場這里的人已經有點麻木,因為他們這幾天經歷過太多太多相似的的場景,誰也不知道半天后這地下出來的水又會斷流。

    袁成看著這井,同樣沒了激動,臉色變得更陰沉了一些,他突然覺得花這么大的力氣弄這么一個林場,真是有點不值。

    時間浪費了,錢也花了,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多安插幾個人進牧雅林業更好。

    不過事到如今,說什么都沒用了,只能想辦法把井打出來,否則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笑話。

    水井打好后,機器停下,所有人都在等著最終結果。

    這等待的時間過得特別慢,也特別熬人。

    如果說很快就知道結果,心里一下子就會有底,繼續再想辦法找別的位置打井好了,可偏偏每次都要大半天后才有結果,這簡直有點像是鈍刀子割肉,讓人感覺非常折磨。

    半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井里一直沒有斷流,這讓瀚海林業的人都多了一點期待。

    然后一直到了傍晚,水井還是出水的,冷靜的工頭找上袁成:“袁總,我覺得這一次應該沒問題了,這都已經差不多一天了,水井還是有水的,說明這一次我們找對地兒了。”

    袁成這幾天被折騰狠了,心里面雖然放松了許多,不過還是不敢掉以輕心:“你們先別走了,在這里留三天吧,等確定了我們的水井不會斷,再走,嗯,我給你們加錢。”

    冷靜的工頭一聽這話兒,很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這幾天打了那么多口井,每一口都兩千五,已經掙了好幾萬了,這么大的雇主發話要加錢讓他留下來,他不可能不聽。

    袁成轉眼看了看加油站那邊,心想苦惱了那么多天,今天終于看到一點曙光了。

    ……

    水井沒斷流,那是因為某人在回到加油站后,就接到了一個來自l市的電話,然后他立即匆匆的趕往巴河鎮去了。

    電話是出差中的庫爾班江打過來的,說他們在巴河鎮林業公司訂的十萬株梭梭苗已經全部送過去了,可是肉蓯蓉的種子卻沒到。

    光有梭梭可不行,陳牧弄出來的新種法是梭梭和肉蓯蓉同時下土,到時候會一起長起來,大大縮短肉蓯蓉的成長周期,產生經濟效益的時間也會縮短。

    所以陳牧立即把電話打到了李銘那兒去,李銘接了電話后解釋,總公司那邊覺得他們定的肉蓯蓉種子的量不小,十萬株梭梭苗已經沒收款子了,肉蓯蓉種子這邊必須先付款,再出貨。

    陳牧打完這個電話以后,只能親自往巴河鎮跑一趟,解決這個事情。

    花了三個小時跑到巴河,陳牧直接找上李銘,一來就熟門熟路的抱怨:“李哥,你們公司也太不講情面了吧,你們到林場拿我的苗,只憑一張合同就白拿了,我那邊賣你們的苗,就得先付款,合著你們這是兩頭吃啊。”

    李銘一聽就氣笑了:“你小子太無恥了吧?我們和你是公司對公司,先收苗,收了款再付錢,這是規矩。你讓我們送貨的那家就是個農戶,公司對個人,那肯定得把牢一點關子的,不然到時候我們收不到款,誰付給你們育苗林場錢?嘖,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啊,信不信我把你列入黑名單。”

    陳牧也就放放嘴炮,他知道規矩,所以把手里的煙和酒直接亮出來:“行了行了,我這不是來給你送錢了嘛,趕緊讓人送貨,那里趕著用肉蓯蓉的種子呢。”

    李銘沒說的,把陳牧的銀行卡要過去,在電腦上操作了幾下后,就直接出單子了。

    陳牧站在旁邊看著,嘴里試探著問:“最近你們接到的我們的訂單多不多?”

    李銘一邊忙著,一邊回答:“還行,兩百來萬棵吧……嗯,這一段天冷,訂單不多,不過等過了年應該就要多起來了,你可要準備好。”

    陳牧現在正在拼命擴大育苗地,先滿足x市本地的市場,然后多余的才是外面的。

    說白了,還是產能不足,這需要時間。

    李銘抬頭看了他一眼,問道:“你在l市搞的這個農戶是什么個意思?我可是聽說那里難搞得很,你這不是投錢打水漂嗎?”

    陳牧嘻嘻一笑:“我就是試試這種模式能不能行,如果能行的話,到時候在那邊擴展開來,以后我們的苗就不愁賣了。”

    “可是你這樣能賺錢嗎?”

    李銘很好奇。

    大家都是做生意,心里都會算。

    在李銘看來,l市那邊的環境比較惡劣,陳牧雖說在賣苗這方面能掙到一點錢,可是一開頭屬于倒貼,連承包土地的錢都要出,算下來頂多也就是個持平,可能還要虧利息,這樣的生意絕對不算是什么好生意。

    而且,根據之前陳牧和巴河鎮林業公司的合同,陳牧的苗要賣到l市去,必須經過林業公司。

    所以,這又被過了一手,賺頭變得更少。

    李銘真不知道這個一向不吃虧的小子,怎么會做這么一個虧本的生意。

    陳牧看重的是生機值,這不能明說,所以只笑了笑,說了一句套話:“有時候,社會效益比經濟效益更重要……嗯,李哥,你別操心了,反正我就試試,看看能不能成。”

    “社會效益?”

    李銘看了陳牧一眼,若有所思。

看過《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皇冠比分24500指数手机版 湖南麻将常德棋牌 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雪 辽宁十一选五 篮球比分_nba比分_篮球比分直播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球探比分网球探比分网手机 七乐彩 奥运会排球比分直播 叶子楣三级片在线观看 福建麻将说明 2012日本女优人气排名榜 成都麻将实战一百例46 mba课程 nba电竞比分网 pk10官网